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老北京的报刊

2012年02月28日

  老北京的报刊大多聚集在宣武区。据《宣武区志》记载:这里自辽以后,印刷、造纸等相关工业已经达到一定水准,而且文化氛围浓厚,这里群贤荟萃,有“宣南士乡”之称。
  明代的《邸报》是我国最早的报纸之一。它是由通政司负责发行的朝廷公报。内容包括诏令、奏章、皇室动态和官吏升迁等。《邸报》只在统治机构内部发行,普通民众是看不到的。到了明末,在京城民间开始出现手抄本的《邸报》。崇祯十一年(1638年)改用活字印刷。清代,由军机处承担抄录并转发六部和在京各衙门的公告。后来,名为荣禄堂的南纸铺取得了承印、发售的特权。地点就在地处宣武区的铁老鹳庙胡同,即现在的铁鸟胡同。道光年间,《邸报》改称《京报》。一些贩报的山东人,在前门外设立报房,包揽《京报》的发行。京城有固定字号的报房达10余家。较为有名的有聚兴、聚恒、聚升、集文、同文、合成、信义、公兴等。这些报房大多集中在南柳巷。《京报》改为日刊,发行量最多时能达1万份。内容分为“宫门抄”、“上谕”、“奏折”三部分,基本是经过批准的官方公文。这与现代的报纸有本质的不同。随着朝代的更替,《京报》也就消亡了。现存清代的《京报)多为7至10页的小册子,用竹纸和毛太纸印刷。

  而现代人比较熟悉的《京报》则是另外一张报纸。它与我们的烈士邵飘萍紧密联系在一起。1918年10月5日,《京报》在北京前门外三眼井38号诞生,后又迁到了琉璃厂小沙土园胡同。最后,邵飘萍集资把报馆建在了魏染胡同30号。魏染胡同得名于明代一普通魏姓染匠,却出名于一批文人、士绅,明末清初诗人吴伟业、清代文人查慎行等都曾寓居于此。《京报》馆是一栋灰色的两层西式小楼,分上下两层,各七间,门楣正中的青砖上,镌刻着邵飘萍手书的“京报馆”三字。邵飘萍,名新成,字振青,号飘萍。1886年10月11日出生于浙江省金华县东市街芝英考寓。早年,他曾作为一名反对袁世凯斗争志士,活跃在南方新闻舞台上。在《京报》,他熟练地利用手中的一枝毛锥,奋勇拼杀,反对反动的军阀、官僚、政客,为民主革命摇旗呐喊,冲锋陷阵。1925年春天,由李大钊、罗章龙二人介绍,邵飘萍在北京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6年4月24日,邵飘萍遭到奉系军阀政府特务的围捕,两天后即英勇就义,年仅40岁。对于邵飘萍,冯玉祥将军做过这样的评价:“飘萍一枝笔,抵过十万军。”

  《向导周报》是中国共产党早期的一份报纸,是共产党1922年9月到1927年7月的政治机关报。主编蔡和森,编辑有高君宇、陈乔年等。印刷厂设在今广安门内大街广安西里5号,以承揽市民印刷品为掩护,并通过民信局和铁路局,将《向导周报》发往全国各地。中国共产党通过《向导周报》对孙中山幻想利用军阀和军事投机取得革命胜利的错误提出批评,指出只有仿效苏联,建立革命军队,革命才能成功。

  另外一张在新文化运动中很有影响的报纸是《每周评论》。《每周评论》是中国最早宣传科学社会主义的刊物之一。为了加强对旧文学、错误思潮的攻击力,同时着手新文学自身的正面理论建设。在陈独秀、李大钊、胡适等倡议下,《每周评论》于1918年12月创办,并在米市胡同设立编辑部和发行所,为五四时期重要的政论性刊物。《每周评论》采取小型报纸的形式,每周日出四开一张,分四版,内设国外大事述评、国内大事述评、社论、文艺时评、随感录、国内劳动状况、评论之评论、名著等栏目。密切关注国内外重大政治事件的发生、发展,并及时地加以报道和分析。陈独秀在《发刊词》里写道:“《每周评论》的宗旨,也就是主张公理,反对强权。”元旦正逢出版《每周评论》第二期,李大钊写了一篇《新纪元》社论,提出“打倒全世界资本的阶级”。

  《每周评论》创刊后,正值国际上即将举行巴黎和会之际,该刊发表了大量的时评,对这次“和会”进行了报道和分析。五四运动爆发后,该刊从第二十一号起,连续5期用全部或大部的篇幅详尽地报道和评论了这一伟大的爱国运动的进展。在时事报道和评论中,《每周评论》声张正义,宣传反帝爱国思想,在动员民众参加反帝反军阀斗争中起了重要的舆论引导作用。《每周评论》曾摘译发表过《共产党宣言》,介绍科学社会主义。1919年6月11日,陈独秀被捕。此后,由胡适接办《每周评论》。胡适在1919年7月20日出版的第三十一号上发表了他的《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从此,胡适与李大钊在《每周评论》上展开了现代文学史上的“问题与主义”之争。这次争论虽然规模狭小、时间短暂,但已暴露出他们之间所存在的根本分歧,李大钊主张以马克思主义为指针,对中国社会进行根本的改造:胡适主张实验主义,对社会进行点点滴滴的改良。这场论战,在“五四”思想界产生了广泛的影响。由于《每周评论》以犀利的时评,抨击旧政府,宣传新思想,1919年8月在出版第三十七号时被北洋军阀政府查封。

  历史上曾有两份同名的《万国公报》。一份是于1868年9月在上海创刊,以传播西学、新学为主要内容,包括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其前身是《中国教会新报》(简称《教会新报》)。另一份则是1895年8月,由康有为、粱启超、麦孟华等人出资,在北京南海会馆,即今米市胡同43号创办的,后来改为《中外纪闻》。报纸为双日刊,每期10页,内容有上谕、外电、各报选录、译报、评论等。1895年4月,日本逼签《马关条约》的消息传到北京,康有为发动在北京应试的1300多名举人联名上书光绪皇帝,痛陈民族危亡的严峻形势,提出拒和、迁都、练兵、变法的主张。“公车上书”揭开了维新变法的序幕。

  《北京女报》是一份很有特点的女性报纸,由张展云母女于光绪三十一年七月十九日,即公历1905年8月20日在前门外羊肉(今耀武)胡同创办,是反映中国清末新女性心声最早期的报刊之一。该报“以提倡女学妇德为宗旨”,颇受妇女界的欢迎。报刊纸质脆薄又经百年苍桑,为世人少见。它报道过社会新闻,如出洋大臣起程的消息,王府防备刺客的报道。同时,还有谈家政学方面的内容,教的是治家之道。此外还刊登个人演说、小说、笑话等,可读性很强。

  类似的报纸杂志还有很多,如《京话日报》、《大兴日报》、《共和民报》、《北京日日新闻》等。还有一些著名的报刊如《大公报》在永安路,《晨钟报》在菜市口胡同等。

  有趣的是,新中国成立以后,不仅像《北京日报》《北京晚报》一些“老牌”的报纸,就连最近几年人们熟悉的《北京晨报》、《新京报》等一批“新秀”都能在历史尘封中找到它们的名字。

推荐阅读

老北京之“舟”

拉骆驼的是指过去在北京市郊及山区用骆驼驮运货物的行当。拉骆驼的把几头骆驼用较细皮绳穿通骆驼的鼻孔,形成一串,称为“一把儿”。每只骆驼驮着两个麻袋,内装石灰或煤块儿。拉骆驼的平时沿街售卖,除贩运石灰、煤块儿,拉骆...[详细]

老北京的大杂院

 自打电视剧《风车》播放后,人们好像才发现北京大杂院的风貌。其实不然,反映大杂院题材的影视、话剧早已有之,如《龙须沟》、《皇城根儿》、《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左邻右舍》等,而且从内容的深刻性到艺术的完美性...[详细]

老北京曾经鸣炮报时

 “晨钟暮鼓”,老北京报时都依靠它,但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前,还有另外一种报时法,即每到中午在德胜门、宣武门鸣炮。   炮在古代战争中作用巨大,明末为对抗满清进攻,大量进口“红衣大炮”。一说红衣为红夷之讹,因当时红头...[详细]

镜头下的老北京

【老北京摄影展】 昨天,一位观众在仔细端详拍摄于上个世纪初期的老北京风情照片。当天,“旧京风物摄影展”在国家图书馆古籍馆正式开幕,展出了德国摄影师汉茨·冯·佩克哈默拍摄的100帧珍贵老北京照片,从宏观建筑到人物...[详细]

谁拆了老北京第一块砖?

老北京城被认为是人类设计史上的经典之作,是唯一在修建前经过整体规划建设而成的城市,然而,在走向现代化的过程中,北京旧城风貌受到了很大的破坏。那么,究竟是谁拆的第一块砖呢? ...[详细]

老北京城的宫城城门

 明清北京城的一大特色,就是其严谨的城市布局。以紫禁城(宫城)为核心,外围皇城、内城、外城等四道城池组成。四道城池的正中线是从南到北,由一条近8公里的中轴线所贯穿。北京建都八百余年形成“里九、外七、皇城四”的“...[详细]

体验“老北京风情”的休闲文化

体验“老北京风情”的休闲文化[详细]

“老北京动起来”系列活动大幕拉开 228米动屏再现...

 在北京庆祝成功举办奥运会三周年庆典,暨北京奥运体育文化节举办之际,由北京奥运城市发展促进会、北京市旅游发展委员会、北京晚报主办,北京传世天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承办的“看老北京,爱新北京”活动隆重展开,228米长3米...[详细]

老北京为何东富西贵?

老北京“东富西贵”,此说流传甚广,但究竟何意,争论颇多。   概括起来,有三种说法:第一,东和西指老东城区和老西城区,因清末东城区多商家,西城区多王府。第二,西指老宣武区,东指老崇文区,因清制汉官非功不得居内城,故汉吏多住崇...[详细]

老北京的算卦

 世界杯终于结束,那只名叫保罗的章鱼因8次准确预测比赛结果,而成为明星,被球迷们尊称为“章鱼哥”。事实上,“章鱼哥”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它的“预测”带有很大的随意性。如果不是有专业团队在背后操作的话,那么,只能说“...[详细]

从随迁户到老北京 北京人祖上来自四面八方...

现在一提老北京人,一般指往上数三代都定居在北京的人。您要是往上数四代,就会发现,前面说的那些老北京人,基本也是“随迁户”。历史上凡是作为首都的地方,都是汇聚各民族的移民地区,而相互交融的移民文化注定是海纳百川的。...[详细]

老北京为何多槐树

国槐是北京市树之一,市内种植之广,罕有其匹,城区内年龄最大的已达千岁,栽种于唐朝,在北海公园画舫斋内,乾隆皇帝曾御笔题写“古柯庭”三字,而京郊的槐树,更有汉朝种植的。据不完全统计,北京市区内已有50多万株国槐,令人好奇:老北...[详细]

挥之不去的老北京儿歌

 在老北京生活了几十年,最难忘的是老北京的儿歌。唱着儿歌长大,又唱着儿歌养育子女、教学生。老北京的儿歌生动活泼、隽永纯真,非常贴近生活,通俗、易学、易唱,几乎成了孩子们的小百科书。   回想一下,小时候说唱儿歌,...[详细]

给你一个南腔北调的老北京?--什刹海的京腔哪去了?...

曾几何时,什刹海的三轮车“胡同游”相当红火,甚至成了什刹海旅游的一张名片。“祥子”们都是土生土长的老北京,一口京片子,侃得天南海北的游客们心花怒放。   现如今,这里的司机、车夫、导游九成以上是外地人,北京人极少...[详细]

2015年老北京摇身变新城 细数2016年京城有啥大工...

站在2016年的起点,全北京蓄势待发:升级、变身、疏解、改造,开工、启动、建设、联通--两组能量十足的动词,一面拆解中心城区的“大城市病”;一面破题新城,在更广阔的蓝图里拉动城市新引擎。...[详细]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