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融入长安街的胡同

2009年08月01日

  今年,长安街将以新姿容迎接新中国60年华诞。因此,长安街很多路段将进行大修,同时西长安街新华门路段也拓宽,其南侧的东、西安福等多条胡同相继融入宽阔的长安街……我们的思绪不禁回到上世纪那个如火如荼的建设年代。那时的长安街还不是现在这样横贯东西的通衢要道,随着报子街、旧刑部街、邱祖胡同、卧佛寺街、东西观音寺街相继融入长安街,经过五十多年的不断建设,长安街以海纳百川的气度,成为“神州第一街”。

  长安街取自盛唐“长安”之名 意寓长治久安

  ■长安街是明代兴建北京城时“城市总体规划的横坐标”

  长安街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了,相信每一个人都曾无数次地走过这条长街,而每次走过这里,总有一种骄傲之情,涌上心头。有时也禁不住在想,历史上的长安街是不是就是现在这个样子呢? 我曾去图书馆查阅历史地图,当我怀着急切的心情,翻开老地图发黄的纸页时,答案清晰地呈现在我眼前。

  在长安街成长的历史中,曾几经拓展。元代的长安街是由大都城“顺成街”演变而成。到了明朝,永乐四年至十八年,建造明皇城时,长安街与皇城同时修建,是明代兴建北京城总体规划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

  看到明代的地图显示,长安街是东西走向的水平线,它与纵贯南北的中轴线,刚好以天安门为中心点相交,形成横纵坐标。长安街好比X轴,而中轴线就如同Y轴,辉煌的北京城就在这个坐标轴上,纵横布局。

  不过明代修建的“长安街”只是一条窄窄的街,是中间高、两边低的黄土路。那时,天安门两侧的长安街上,建有长安左门和长安右门。从长安左门至东单牌楼叫东长安街,从长安右门至西单牌楼叫西长安街。因此,最早的长安街总长,尚不足4公里。

  从老地图上看,清朝在城市布局上沿用明朝旧制,而现代版的长安街,是在新中国成立以后才修建的。

  ■上世纪五十年代因为交通问题,扩建长安街

  新中国成立后,东、西单牌楼,仍是东西长安街的终点,从东单往东走或从西单向西走,都必须绕道东单以东或西单以西的狭窄胡同,交通不便。于是,拓展长安街的工程,迫在眉睫。1950年,为了迎接建国一周年,便于群众游行和改善平时交通,首先在长安街自东单至中南海东侧,修建了一条林阴大道。但是这样并没有缓解交通的压力。1952年,为了进一步疏通长安街交通,决定拆除东西三座门。随后,从1953年开始,为配合天安门广场的扩建,重点改建了东西长安街。鉴于东西长安街交通量日益增多,1954年相继拆除了西长安牌楼和东长安牌楼。为了满足节日游行的需要,1955年将西长安街西单至新华门东侧约1.1公里路段向北拓宽。

  首都建设如火如荼地进行着,西郊的建设也蓬勃发展。那时,西郊与城区之间的交通量日益增大。而复兴门至长安街间的旧刑部街、报子街、卧佛寺街和邱祖胡同的宽度,只有5米,远不能满足日益增长的交通流量,同时亦不能快速疏散重大节日的游行队伍,成为交通的瓶颈。最初,为缓解这一地区的交通压力,曾实行过单行道制。当时,在旧刑部街,机动车只能自西向东行驶,而报子街、邱祖胡同是由东向西行驶。但是这样做的结果也是杯水车薪。

  为了满足交通发展的需要,沟通城郊之间的联系,市委、市政府决定,打通西单至复兴门路段。1956年打通西单至复兴门路段工程启动,为此拆除了旧刑部街、卧佛寺街与报子街、邱祖胡同,路面展宽35米,与复兴门外大街贯通,1957年竣工。西单至复兴门道路的打通,便利了交通运输,而且为西郊重工业区发展,提供了快捷的运输道路,同时也便利了节日庆祝活动时来自西郊的群众队伍和部队的聚集疏散。1958年又拆除了东单至建国门之间的东西观音寺街,路面展宽到35米。

  经过上世纪五十年代长安街的扩展,报子街、旧刑部街、卧佛寺街、邱祖胡同和东西观音寺街,融入进长安街的怀抱。

  报子街里故事多得讲不完

  复兴门内大街南侧,从西单十字路口往西到闹市口附近,就是原来的报子街。如果您翻阅上世纪六十年代以后出版的地图,或是地名志的书,是查找不到这条胡同的,我也是翻阅了民国时期的老地图,才找到它的身影。报子街是一条东西向的长街,在这条长街里,藏着讲也讲不完的故事。我在写这篇文章时,查找到有关这条老街五花八门的故事,我试着将这些故事串联在一起,一个鲜活的报子街呈现在我们眼前,折射出人间百态。

  ■报子街东口“参与”民国倒卖清代大内“密档”的同懋增纸行

  报子街因临近西单商业区,成为京城里的繁华地界。街内店铺林立,其中街东口的同懋增纸行,当时是京城里赫赫有名的老字号。

  这家老字号老实本分地经营了许多年,不想在民国初年,卷进了一桩大案而名噪一时。案件还要从1916年说起,这一年,清朝内阁保存档案的大库破败坍塌,不利于档案的保存,于是北洋政府下令把档案搬至紫禁城午门与端门门洞中。这堆档案在这里风吹雨淋了许多年。1921年,北洋政府教育部经费紧张,于是打起了这堆档案的主意。教育部决定将这些档案卖掉换钱,以解燃眉之急。清朝大内档案要卖的消息不胫而走,许多纸行前来接洽,最终同懋增纸行以4000元的价格购得。这些档案足足装了8000麻袋,拉了几天才拉完。

  这些档案中有皇帝的诏书、大臣的奏章,甚至科考的考卷也在其中。同懋增纸行挑选值钱的档案,以一块大洋一页的价格卖掉一部分,剩下的送定兴、唐山两地造纸了。教育部出售档案一事,在社会引起轩然大波,这件事也把同懋增纸行推到了风口浪尖上。1927年鲁迅先生在他著的《所谓〈大内档案〉》文章中,深刻揭露和抨击了当局的腐败和丑恶。

  ■报子街里聚贤堂、同和堂“斗法”

  在老北京的饭庄子里,西城的聚贤堂和同和堂是最有名的两家,而更巧的是这两家同在报子街,相隔不过几步路。都说同行是冤家,此话不假,更要命的是这两家同行还在一条街里,这买卖怎么干?

  既然竞争是免不了,那就各自摆开阵势,放马过来。咱们先说聚贤堂。聚贤堂拿手菜是“炸响铃双汁”。响铃就是把烤好的小猪脆皮,回锅再炸。那时候在北平想买烤小猪,不是容易的事情。可是人家聚贤堂有办法。那时,天福号老铺在西单大街,聚贤堂跟天福号的交情没得说。聚贤堂要做“炸响铃双汁”这道菜,就从天福号匀些小猪脆皮来炸,加上甜咸勾汁双浇,那美味就别提了。聚贤堂做菜有绝活,吃饭的环境也好。据说饭馆里三面有楼,还有新式戏台,时不常组织些演出。

  聚贤堂那边儿办得红红火火,再说同和堂这边儿也不示弱。同和堂有一道拿手菜叫“天梯鸭掌”,是把填鸭的鸭掌,用黄酒泡发,与火腿、春笋一起抹上蜂蜜,用海带丝扎起来,用文火蒸透来吃。这道菜糯润适口,可惜从同和堂歇业后,就失传了。就吃饭环境而言,同和堂虽然没有戏台,可是院落多,各个院落花木扶疏,毫无市井俗气。1924年秋,末代状元刘春霖小女刘沅颖与小学教师出身的徐枕亚,在同和堂举行了一场轰动的婚礼,同和堂也跟着沾光而名声大振。

  卧佛寺街真有卧佛

  邱祖胡同北面,还有一条融入长安街的胡同叫卧佛寺街。不过卧佛寺街里的寺院却不叫卧佛寺,而被称为鹫峰寺。百盛商场和工艺美术馆所在地就是鹫峰寺旧址。鹫峰寺即唐淤泥寺,建于唐贞观二十二年,算是北京老爷爷级别的寺院。鹫峰寺后殿,供奉有一尊卧佛,这就是为什么寺院前面的胡同会称为卧佛寺街。鹫峰寺每逢冬季舍粥,救济乞丐和城市贫民。

  上世纪五十年代扩展长安街时,鹫峰寺中的部分殿宇被拆除。1972年,在复兴门门洞原址修建北京市城区第一座立交桥,鹫峰寺彻底消失。

  旧刑部街达官贵人聚一堂

  报子街北边是旧刑部街,虽然两街相邻,但是却风格迥异。如果说报子街反映了人间百态,那旧刑部街就是达官贵人的世界。

  明正统七年,皇帝下令于宣武街西,建刑部、都察院、大理寺。因为正统皇帝这一个念头,就有了旧刑部街的前世今生。

  我查阅了大量资料,证实当时的宣武街就是现在宣武门内大街和西单北大街的统称。刑部、都察院、大理寺的位置,大约就在民族饭店、民族文化宫这一带。因刑部设在此处,于是署衙前的胡同称为刑部街。清朝定都北京后,将中央机构设置在西长安门外,刑部就挪地儿了,又有了新的刑部街,这里的刑部街就不能再叫了,只好在前面加个“旧”字,称为旧刑部街。

  上世纪五十年代扩建西长安街时,旧刑部街的南半部全部拆除,剩下的街北部就是今天的复兴门内大街东段北部。

  昔日旧刑部街因处在内城的繁华地界,清末民初的达官贵人多居于此,这里俨然成了权贵显宦的聚居区。据说,当时这条街里有曾国藩、左宗棠、张作霖等的邸宅。

  ■旧刑部街东口路北的奉天会馆举起抗日大旗

  奉天会馆在旧刑部街东口路北,大致的位置,就是现在复兴门内大街中信银行那一片。民国初年,这里曾是张作霖的宅邸。张作霖入关来到北京,看到京城中各省会馆林立,唯有东三省的会馆寥寥可数,于是就把旧刑部街路北的这座大宅子拿出来,成立了奉天会馆。

  1931年9月18日,日本悍然发动九一八事变。奉天会馆在九一八事变后,毅然举起抗日大旗。9月27日,流亡到北平的东北爱国人士杜重远、阎宝航等人,在奉天会馆成立了“东北留平同乡抗日救国会”,后改称“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抗日救国会的宗旨是:“团结东北军民,抗日救国,收复失地”。同时抗日救国会还创办了《覆巢》等抗日宣传刊物,培训了大批抗日救国骨干。在抗日救国会的号召与影响下,流亡在北平的东北籍人士纷纷返回家乡,参加对日斗争,有不少人参加了东北抗日义勇军。

  现在,每一次路过复兴门内大街,我都会不由自主想起这段历史。虽然现在奉天会馆已经消失,但是我知道它曾经存在过,历史的地图上有它留下的印迹。

  ■从哈尔飞戏院到西单剧场

  上世纪三十年代,奉天会馆逐渐衰落,遂将东院、花园和戏楼,租与他人开办了哈尔飞戏院。

  我第一次听说哈尔飞戏院这个名字时,百思不得其解,感到十分奇怪,好好的戏院干吗叫这么不伦不类的名字?后来一查资料才知道,这个戏院叫这个名字竟是因为“马虎”的缘故。戏院开业前,在报纸上大做广告,称剧场名字为“哈培”,取英文HAPPY的意思,以此为卖点。那时候的人认为用个英文单词,就是沾了洋气,就是时尚达人。本来戏院身处娱乐圈,取个英文名字,无可厚非。谁知不知何人拟写广告词时误将HAPPY,音译为“哈尔飞”。等广告发出去了,戏院才发现错了,可是也只好将错就错,自称为“哈尔飞戏院”了。您说这“马虎”害人不?学生考试“马虎”,考不了一百分,这广告词因为“马虎”写错了,戏院就得跟着改名字了。

  虽然戏院名字叫得让人匪夷所思,但是并没有影响戏院火起来。当时西城只有哈尔飞一家戏院,所以它的生意非常兴隆。再加上戏院演出,请的都是京城大腕如尚小云、程砚秋、荀慧生、马连良、高庆奎、言菊朋、郝寿臣、侯喜瑞、袁世海等,这使得哈尔飞戏院的生意更是火爆。后来戏院经理大胆改革,请来著名的益智白话新剧社、上海明月歌舞团,演出反映科学与民主精神的新编话剧、音乐剧和歌舞节目,这在思想相对封闭的年代,敢于上演思想开放的新剧,在社会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吸引了大批观众。

  可是随着长安戏院和新新大戏院的建成,哈尔飞戏院便日渐萧条,在激烈的竞争中败下阵来。为了维持经营,哈尔飞戏院改为瑞园茶社,专营曲艺杂耍。后来,瑞园茶社倒闭,开办了大光明电影院。1954年,大光明影院改制为西单剧场。

  上世纪五十年代,西长安街扩展马路,旧刑部街南面的房屋全部拆除,随之西单剧场的整个门脸,就露面在长安街马路北边了。1994年因为西单地区整体规划,西单剧场被拆除,哈尔飞戏院彻底走入了历史。

  ■哈尔飞戏院成为燕子李三“捕猎”的据点

  我在查找哈尔飞戏院资料时,还发现了一个故事。哈尔飞戏院最火的时候,众多的京剧界大腕纷纷在此登台,他们的富豪“粉丝”也追随而来。哈尔飞戏院俨然成了富豪们聚集的高级会所,如此珠光宝气的地方,吸引了民国大盗燕子李三。不过他来这里的目的不是看戏,而是盯着看戏的人,西单丽华绸缎庄的经理潘国英,进入了他的视线。

  一天潘国英看完戏,燕子李三悄悄跟随在他的车后,混进了潘国英的寓所。等到潘国英一家酣然入睡,燕子李三就如入无人之境,将潘家值钱的东西来了个卷包会,然后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潘家。不过也该着李三倒霉,潘国英是当时京城里数一数二的大户,他向各家当铺打了招呼,只要看到有他家的东西被当,立即报官。结果就这样,在李三同伙一次典当潘国英家东西时,被当铺报了官,出神入化的李三被逮着了。

  留在历史深处的邱祖胡同

  查找邱祖胡同费了我一番心思。我在明清地图邱祖胡同的位置,怎么找也找不到这条胡同。明代绘制的地图里,胡同名为曲子胡同,而清乾隆十五年地图又写为秋子胡同,这两个名字怎么也与邱祖胡同联系不上,最后我还是在民国的地图上找到了邱祖胡同的名字,才知道曲子胡同和秋子胡同,都是邱祖胡同的曾用名。

  邱祖胡同是一条普通的胡同,一直沉寂在历史中,直到1924年9月李大钊一家搬到这里。李大钊在北京居住了十多年,因为工作需要他的住处时常变换。李大钊在北京的故居共有五处,邱祖胡同是他居住时间最短的一处。此后邱祖胡同就一直深藏在历史的深处,少人提及,直至融入到长安街中。

  东西观音寺街过去是城东部人们通往

  天安门广场的主要街道

  东长安街的东单至北京站口这段长安街中,也有两条已经消逝了半个世纪的胡同,即昔日的东西观音寺街。东西观音寺街是城东部人们通往天安门广场的主要街道,每年国庆大批的游行队伍,都要经过这条胡同去往天安门。我认识的一个阿姨,曾经住在东观音寺街,她就经常给我讲,每年国庆游行时,从东边集结去天安门的队伍,不到四点钟就会从观音寺街陆陆续续往城里走。住在观音寺街的居民看游行的队伍,不用去天安门,只要站到胡同口,就可以看到了。

  1958年,因拓宽东长安街,这两条胡同融入到宽阔的长安街中。从1958年算到现在,半个世纪过去了,已经很少有人提及这两条胡同了。

  报子街、旧刑部街、邱祖胡同、卧佛寺街、东西观音寺街已经融入长安街半个世纪了,但是我想它们并没有消失,它们随着长安街将一直留在历史中。
推荐阅读

天安门广场及长安街沿线实行24小时防控...

本报讯 昨天上午,市公安局正式启动首都中心区治安防控行动。从当天开始,以天安门附近及长安街沿线为中心区的地段,警方将实行24小时防控。 当天上午10点左右,120名巡逻民警、30名特警、30名武警在国家大剧院前列队。这...[详细]

胡同成婚纱照外景地

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了在具有北京特色的胡同为婚纱摄影的外景地,他们身穿传统服装,站在胡同里的老门脸儿前完成自己定情照的同时也成了胡同一景。特约摄影 庞铮铮 ...[详细]

北京胡同游全攻略

北京胡同游带着您领略老北京的胡同文化。说起北京胡同游那就免不了要提到北京的四合院,老北京人说:天棚、鱼缸、石榴树。这是四合院夏天的情景,正是这一间间错落有致的四合院勾勒出了北京胡同游的线路。 ...[详细]

胡同里的小哥俩

话说宣武区永安路靠近东口路北,有一条L形的断头小巷,曾叫迟家胡同。如今,这条小巷早已并入永安路,成为永安路大街的一部分。小巷不长,也就二三个院落,住着几户人家。 早年以艺名“毛毛旦”而享誉京城的梆子旦角宋永...[详细]

帽儿胡同

  帽儿胡同属北京市东城区交道口街道。东起南锣鼓巷,西至地安门外大街。北与豆角胡同相通,南与东不压桥胡同相通。明代称梓潼庙文昌宫胡同,因有文昌宫而得名。清代因有制帽作坊,改称帽儿胡同。帽儿胡同7号、9号、11号院...[详细]

椿树胡同何处寻

如果从公元前1045年(西周),眼下北京的这块地界上出现了最早的城市“燕”和“蓟”算起,北京这座古城已经差不多三千岁了。因为历史久远,所以北京有着太多的历史文化流传和典故,北京的一个镇,一个村,一条街,一条胡同,甚至一口井,...[详细]

况晗:铅笔画中胡同永驻

一枝铅笔很轻,他画的胡同很沉。胡同,是老北京民宅的建筑形式,更是古老历史与文化的肌理。我敢说,这世界上迄今为止,还没有哪一位画家能像他一样,憨憨地以老北京的胡同为模特,一画就是整整20年。 ...[详细]

深藏在胡同里的贵族生活

在繁华喧嚷的北京老城里,在纵横交错的胡同深处,老北京的四合院,仿佛被现代文明唤醒的、尘封了多时的记忆,悄然复兴。 [详细]

胡同深处,热闹年味儿

  胡同是北京的细胞,老北京城精髓都在此。风光的紫禁城和皇家园林是不苟言笑的北京,缺少人情味,胡同里才是真正的北京味道,闪着生存的智慧,飘扬着浓郁的地域哲学。虽然胡同中的年俗比胡同消失得还快,但是热闹的氛围在一些...[详细]

关键词:长安街胡同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