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北京地铁》-- 开往春天的地铁 --

作者:汪情天   百度一下


  开场白:
大家好,这里是北京地铁,我是天乐,跟大牌名星古天乐同名,不齐名,不过在下不姓古,而姓辛,全名辛天乐。
今年是2006年,丙戌,狗年。离北京奥运会还有两年,国家博物馆馆前的倒计牌每天都在缩短奥运开幕的时间。我有幸能够提前两年来北京,看看风景,坐坐公交,逛逛长安街,最后体验体验生活。对了,也体验体验北京地铁的*。
这是一个生活节奏快板化的城市,不管你来自何方,你赶的是这个时间,这个地点,所以周围的一切不是听你的,也不是听他的,而是有眼看着别人走,没眼摸索着盲道过。
在这个城市,许多人起早贪黑,很辛苦。为了什么?为了房子,为了车,为了爱 《北京地铁》[墙根网],为了名誉,为了地位,为了能够名垂千史。那么,老兄,你呢?告诉我,你为了什么!
北京是一座大城市,有着悠久的古文明历史。说它大,其实并不指它的地域面积有多大,相对于浙江省10.54万平方公里的面积而言,这个身处中国心脏、面积只有1.6808万平方公里的北方城市,只是它的六七分之一大小。
之所以说它是大城市,是因为它中心的繁华地带面积相对较大。就像我们说一个人是大人物,并不是因为他长得人高马大,体重如同一头壮牛,而是说他的心大, 《北京地铁》[墙根网]襟开阔,志存高远。
那么,有人说上海是中国最大的城市,也无可非议。正如上海市实际上比北京小许多,但是心大,繁华地带面域广,所以就成为了中国的第一大城市。
先前提到过浙江省,之所以不拿别的省份作比较,原因有二:一是浙江省是中国的小省之一,跟小省都比不了,怎能跟诸如新疆、西藏等大省比呢?二是大家在本文中见到的第一位主人公将来自于浙江省。
北京承载着太多人的梦想,因为它是中国的政治中心,没听说过吗?到了北京,你才自己的官到底有多大?同时也是文化中心,到了北京,你才知道什么叫做卧虎藏龙之地。
曾听说过一个故事,说是一位老人一生的梦想是想去一回北京。年轻时,因为种种原因,不能达成去北京的愿望;中年时,因为要抚育儿女,时间与经济上又不允许;到老年时,总算一切都安顿下来了。这时,躺在病 《北京地铁》[墙根网]上,面对儿女的悉心照顾与切身关怀,老人终于说出了自己心中许久以来一直寄挂着的愿望:想去一趟北京。于是女儿,凑足了钱准备带他去一趟北京。不久,他又觉得去一趟北京太过浪费,所花的费用是自己往年一年的劳动所得。于是,又犹豫了。儿女并不知道他实际上担心的原因是什么。再后来,终于下定决心时,却不幸重病在身,病倒在了 《北京地铁》[墙根网]上。享年77年,北京之行的夙愿终究成为了一生的遗憾。
北京,这是一个个人收入不到三千,没有资格谈女朋友的城市。这是一个没有房子,没有车,不能够结婚的城市。这是一个没有身份、没有地位,永远只能是打工仔的城市。
此时,我也感到了不幸,很不幸。似乎是来错了,却又不能够走。似乎不该来,又不知道该向何处去?
比起自己的茫然不知所从,别人的故事或许更加精彩,别人的经历或许更值得记录。那么,就让时光倒流吧!回到本世纪初,也就是21世纪的第一个龙年。
“我就不信,有实现不了的梦想。如果真的实现不了,那么这个所谓的‘梦想’也就不是真正的梦想。”毕成临窗坐在杭州开往北京的火车上,一只手拿笔在笔记本上画着,一边无声地自言自语着。末了,将这句话记在了笔记本的最后一页。
望着窗外渐渐后退的风景,他知道家乡离他越来越远了。越来越远,越来越触不可及;越来越远,随后的每个日子或许思念也将越来越深重。
回想儿时的天真,他 《北京地铁》[墙根网]不自 《北京地铁》[墙根网]地发笑。记得有一次,他问哥哥:“有人说,中国秦始皇最大;有人说,中国毛主席最大。哥哥,你说他们哪个更大?”毕天比他弟弟大五岁,但是这个问题他也没有想过。所以,他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就这样,一年一年过去了,谁也不曾给小毕成一个答案。后来,随着时光的流逝,小毕成也把这个问题给忘掉了。直到此时,他又突然想起来,想起来自己曾经是那么地天真无邪,那么懵然无知。
是的,现在知道答案了。秦始皇是中国战国的一个皇帝,那时他最大。而毛泽东是新中国开国的主席,解放时他最大。就像在恐龙灭绝之前,它们是地球陆地上的霸主。自从恐龙灭绝后,狮子成为了陆地上的王者。他们两者根本是风牛马不相及。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毕成长大了,知道了很多小时不知道的事。重要的是,这一切都不能决定他的命运,而北京之行才是他人生的命运起跑线。
毕成出生在一个穷苦人家,祖辈世代务农。他们那里的人们,很少有走出那个穷山沟的,他们也从电视上看到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是他们从来未曾尝试着外出闯 《北京地铁》[墙根网]。日升而作,日落而息,这是他们一成不变的生活模式。作为中国的一代农民,日子过得不算太忙碌,不算太疲累,但是似乎“清闲”这个词也不宜用在他们身上。
毕成在家是老小,除了父母之外,他还有一个哥哥。哥哥平时游手好闲,也不跟着父母老实种地。谁都不知道,他一天到晚都干些什么。
之前,父母成天骂他,他是皮不痒 《北京地铁》[墙根网]不痛地认骂。后来,父母看他一点也听不进去,而且自己也骂累了,也就习惯他这样子了。再后来,睁一只睁闭一只眼,只有他不犯什么大事,父母就菩萨保佑、阿弥陀佛了。
其实,上学时,哥哥是个挺聪明的孩子。门门功课都很优异,样样事 《北京地铁》[墙根网]都想得周到,老师也时常在学校开家长会时夸他。父母也引以为荣,以为自己上辈子积了什么德,这辈子受到上天的恩赐。
就这样,正如某些人习惯了安逸,某些人习惯了悲伤,毕成的父母也因毕天的乖顺习惯了人们的夸赞,习惯了老师的好评,习惯了家庭中有了一个能够走出穷山沟的希望。
只是好景不长,在毕天上高中时,与一位女同学谈上了恋爱。之前是男方父母的反对,毕天父母认为男子汉应以学业为重。之后,是女方父母的反对,那种“农民永远是农民,山沟永远是山沟”的落后思想封杀了他们的爱 《北京地铁》[墙根网]
再后来,毕天所谓未经双方父母认可的女友又被别班同学挖了墙脚。那天,原本生 《北京地铁》[墙根网]怯懦的毕天找了那位男生说理。结果,隔天被他那位同学招集的几位外校同学在学校附近的道路边痛打了一顿。因为毕天作了反抗,而且无意中踢伤了其中一位同学的脚根。所以,那一场恶战,毕天被打掉了一颗牙。之后,毕天发誓,此仇不报非君子。
知道无法挽回爱 《北京地铁》[墙根网]的同时,他第一次对一个人产生了深深的恨。与此同时,他跟他的所谓女友至此也不再说话。
那个学期放假的前一个礼拜,毕天找了自己小时候的死党。在那位同学正准备回家的路上,将其打倒在地,并连刺数刀。之后,虽经抢救保下 《北京地铁》[墙根网]命,但也同时休学了半年。
毕天承担了所有的责任,在赔付医药费的同时,毕天也被学校开了除。毕天最终逃脱不掉法律的制裁,**了一年。
刑满释放后,毕天就彻底变了。原本不多话的他,变得更加沉默寡言。谁也不知道他的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当然大家也都猜得到,他是不可能会去考大学了。
正如一件事来得凶猛,去得不那么容易一样。那件事也留下了一些后遗症,首先是毕天再不思上进,二是父母更是撒手不管。
虽然毕天也曾后悔过,但最终咬紧牙关,觉得自己做得还算是一个男子汉做的。不过,只是赔了那么多钱,倒是很觉得过意不去。而父母呢?赔钱再多,也不算是大事,只是可惜了自己这么好的一个儿子。
而毕成,小时也还算是聪明,门站成绩都不错。只是上了初中,偏科太厉害。最后,连个重点一点的高中也没考上。
在他们那个县城,考上重点高中,才有希望考上大学。上普通高中,不但考大学没有希望,而且更有可能人也跟着学坏。
可是自从大儿子伤人赔了很多钱之后,就是供小儿子上学都已经力不从心,更别说花钱上什么重点高中了。
不过,深感愧疚的毕天还是想办法弄到了钱,让弟弟上了重点高中。希望能够给予父母一丝安慰,减少一些他们的遗憾。
事实上,毕成小时是个体弱多病的孩子。虽然大病不曾找上门来,可是小病却不断,什么感冒啊,皮肤病啊,头晕啊,鼻火啊,牙疼啊,没完没了。
以致考不上好大学,也有了一个开脱的理由。这么病恹恹的一个人,却是一个文学的痴迷者。
在高中时,他就总喜欢写诗,而且在学校的报纸上发表过很多,拿过一些报酬,也在不少同学的眼中是个诗人,是个才子。
上了大学,更是一天到晚泡在图书馆里,比起踩三点(寝室、食堂、教室)的同学,他多一个点,那便是图书馆。下午一下课,一泡就是很长时间,有时候晚自习就请假。
功夫不负有心人。慢慢地,灵感来了,功底也深厚了,于是他的诗作也就更加丰富了。
不过说来也怪。他就喜欢汪国真的诗,而且似乎只写情诗。在感情方面,他也经历过几十年来一次刻骨铭心的爱情,其实所谓的刻骨铭心只是刻他自己的骨,铭他自己的心罢了。因为每一次他所追求的爱情多半是夭折,也就是说,还没有正式做上女方的男朋友,也没有正式让哪一个女方成为自己的女朋友。
他有点想不通。为什么?唉!物质社会,还用问为什么吗?没钱嫁有钱的,有钱嫁更有钱的。谁不想嫁个有钱老公?谁不想,男方父母是高官厚禄?现代社会还有几个祝英台?
被所谓的“伤害”了多少次之后,他不再痴迷于女孩,而是更加执著于自己的诗歌。而且,说得直一点,就是钟情于自己的情诗。
不过,在大学期间,为了能够更好地写出好作品,珍惜更多难得的光阴,他不再执迷于投稿。他有一个习惯,投一家报纸最多不过三次,如果三次都不能被录用,从此对于那家报社,他是再不会寄去一纸一字的。
他的诗,好坏任由读者去说。但是对于报纸而言,却不容易发表。一者是他没有耐心,按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没有时间。再者,举凡报纸上发表的诗歌,多半是励志诗,还有一部分是不知所云的朦胧诗。而他的诗歌,只局限于爱情诗。不具备励志的倾向,不具备朦胧诗特点。所以,他也就有了自知之明。
从此只知道刻苦地看诗,外加日以继夜地写诗。有时一天写一两首,有时一天写几十首。用的都是白纸,而且单面,有人说他浪费,他说另一半留到以后修改用的。
浙江省虽然是个经济发达的地方,但是文化这一块,相对于北京而言还是比较薄弱的。虽然杭州、绍兴出现了不少的中国才子,但是从衢州出来的才子好像不多。
毕成也想做一个才子,一个中国才子,一个浙江才子,一个衢州才子。有一句话不知谁说的,毕成很欣赏,说:“如果你做一名才子,得不到大家的认同,那么不妨就做一名大才子。”于是每当得不到别人的认同、诗歌得不到发表时,毕成就会自己安慰自己:“看来上天是想让我做一名中国的大才子。”
岁月如光,泪水如流。三年的大学生活,很快便结束了。在家乡逗留了一年之后,毕成毅然选择了北上。只有北京,才是承载每一个中国才子梦想的圣地;只有北京,才能让一只自认为只是小鸟的小鹰认识到自己原来是一只苍鹰。
虽然哥哥毕天给人的印象是不务正业,不过对弟弟毕成却是十分疼爱。毕成想要什么,他就会给他弄来,这是从小到现在一直所未曾发生过改变的。小时候如此,长大后依旧如此,小时候弟弟被人欺负时,纵然自己身单力薄,也要拼了命地挺上去,保护弟弟。
对于这一点,弟弟从来不提一个“谢”字。因为真正的手足之间,是不用提“谢”字的。一谢,便谢出了陌生;一谢,便谢出了距离。
所以,对于这一次弟弟毕成的离开,哥哥毕天很是舍不得。因为他知道,这一去,至少是一年,弄不好三年五载的也未定。因为,他也曾经是文学青年,但那仅仅只是一个梦而已。尤其弟弟是写诗的,在这个诗歌不景气的年代,一百首诗歌也换不回一顿美餐。
毕天不知该说什么好,只是拍拍毕成的肩膀,对弟弟说:“在北京要吃好,穿暖,北方比咱们南方冷,注意身体,尤其是你还时不时的有鼻炎。想家的时候,就往家寄信,或是给哥打传呼。”
哥哥的话,毕成记得很清。至于父母的叮咛,除了能明白大概的意思外,毕成听不清他们具体讲了什么。因为他们总是你一句我一句,生怕自己说少了,体现不出自己对儿子的关心,来不及表达自己对儿子的爱。其实更多的关怀写在眼睛里,因为当毕成坐上火车的那一刹那,他看见父亲的眼睛红了,母亲的眼眶湿了。
梦想就像一位天使,在梦里不停地召唤你,时而发出银铃般的笑声,让你难以抗拒,却又不能轻易靠近。为了梦想,有人可以付诸青 《北京地铁》[墙根网]、热血;为了梦想,有人一路坚持了下来;而更多的人,只是把梦想放置在自己的梦中,不轻易取出来。也曾想过,只是不敢冒风险,不愿过不幸有一天流浪街头的日子,不想因为一个未知的梦想舍弃此时正拥有着的幸福爱 《北京地铁》[墙根网]。最终,年老时,面对已逝的青 《北京地铁》[墙根网],怅然若失地走在葱绿的树林边,自言自语:“我曾经是否真正拥有过自己的青 《北京地铁》[墙根网]?”“还是现在的年轻人有见识,青 《北京地铁》[墙根网]不拿来折腾拿来做什么?”是啊,现在想折腾还有精力吗?还有时间吗?还有允许的机会吗?没有了,一切都没有了。
梦想就是这么消逝的。它在你犹豫的一瞬间,即逝而过;它在你退缩的刹那,选择与你诀别;它在你放弃的那一刻,从此再不给你一次再来的机会。
毕成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的梦想。
“想靠文字吃饭,很难的!”“想当作家,想想还差不多,不能当真的。”“想出书,简直不靠谱。”这都是初中时的同学留给毕成的善意劝导。
“我们的大才子,什么时候能出名呢?”“诗人,给我写一首诗吧,请你吃顿饭。”“真拿自己是汪国真啊,汪国真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这是高中时的同学留给毕成的话,一半是讥讽与嘲笑,一半是不屑一顾与狗眼看人低。
等到大学时,原本应该还好一些。不过,因为只是一所普通的院校,所以多数人只是为了一个可以炫耀的文凭,思想不曾觉悟。唉!真是生不逢时啊!
还好,国文老师的鼓励还是充满希冀的。先是给毕成的一篇作文第一次打了个90分,继而选取毕成的两首爱 《北京地铁》[墙根网]诗在日报上作了发表。为此,毕成还得过200元人民币,赶上自己的生日,毕成好好地庆祝了一番。另外,给国文老师买了一份礼物。毕成知道国文老师喜欢养花,于是给他买了一盆算是有点名贵的盆栽送了过去。一开始国文老师坚决不收,后来在毕成的再三请求下,才算是作为毕业前临别的纪念收下了。
关于诗歌上大报的事,同学们多半不知道,因为他不愿在他那帮文学智商为零的同学面前炫耀自己,也不愿因一时得意而忘形。
真正的荣耀应该是发自内心的。不能对别人说,说出来便容易虚脱。
那个村里,没有出过一名作家;那个乡里,没有出出一名诗人;那个县里,没有出现一个著名的文人。文化的贫穷是精神的一种,有时物质的富有会导致文化的更加贫穷,有时物质的贫穷又会让精神习惯贫穷。
毕成不想做一名贫穷者,包括文化、精神、思想,哪怕包括物质。当然这一切,对于一个现今站在贫穷边缘的人而言,是要付出一定代价的。
可能在身经百战后,还得面对人们的嘲笑;可能在付诸奉献的同时,面对的是人们的不理解;也可能在一个个无助的夜晚,留给自己的只是一片漆黑的夜。
此刻坐在列车的窗前,数过往的风景,正如数着自己逝去的年华,那么匆匆即逝,那么茫然无措。
“兄弟,你家哪的?”蓦然间,发现有人在跟自己说话。“哪的?不都是浙江的吗?问我哪的干嘛呀?”毕成心思游离着。
“各位乘客请注意,列车将在五分钟后到达商丘南,请在商丘南下车的同志,拿好自己的行李,准备下车。”原来离家的路途早已过半,不知不觉经历了天黑,又经历了天明,此时的太阳也已经不是昨日的太阳了。
“衢州的。”毕成头也不转地回答了一声。
“衢州是哪里的?”毕成抬头看了一眼对方,四十开外,浓眉大眼,脸光红润,外加一副高大的身材,唯一能够显示此人文雅的似乎就是这张爱打听的嘴了。看来此人必定是山东人无疑。
“浙江。”“噢!”大汉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又想起点什么,“你们浙江不是很富裕吗?你们不是都喜欢用脑子,做生意吗?”
“还有不是富裕的,还有脑子不是用来挣钱的,还有喜欢往外面跑的。”大汉一时无语,不知该如何回答或是继续提问。
“兄弟,是大学生吧?”大汉用羡慕的眼光直盯毕成看。“大学生?大学生值钱吗?大学生值得炫耀吗?大学生能当饭吃吗?好不容易上了大学,本想混个文凭,找份好工作,没成想到了自己这里,一毕业赶上国家实行并轨制,大学生从此工作不再包分配。”一肚子的委屈正愁没有地方诉呢,现在倒有人找上门来了。
毕成迟疑了一下,心想,也罢。人家也是出于一片好心,才关心问自己的,何必 《北京地铁》[墙根网]脸回赠人家笑脸呢?
“嗯。”“大学生好啊,国家的人才。”大汉兴奋地说。大学生不一定是人才,人才不一定是大学生,这个道理应该谁都懂。可是农民们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大学生会不是国家的人才,不是大学生的人怎么就能成为国家的人才?
毕成没有直接作答,“哼哼”了一声,像是默认,又像是自我否定。
大汉掏完上衣左下兜,发现没有东西,然后又掏了上衣右下兜,终于掏出了一袋有着透明包装的花生米。拿在自己的手里,用右手撕开,很礼貌地递到毕成面前,问:“兄弟,吃花生米不?”“不吃,谢谢!”
毕成转身朝车窗外看,等到再转身与大汉面对时,不知他又从哪里掏出一瓶白酒。然后还是像刚才那样,递到毕成的前边,问:“兄弟,喝点不?“不不不!谢谢!谢谢”毕成对大汉连连摇头,连用了三个“不”字。因为花生米可以客气客气,盛情之下大不小吃几粒表示礼节。但是,酒是绝对不能沾的,纵然再热情也得拒绝。一是不会喝,一喝一苦二辣三脸红;二是不能喝,喝之前可以脑子清醒,唱之后可能就语无伦次了;三是不敢喝,出门在外,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听哥哥毕天说,大伯就是在外面因为贪杯,被人家在酒里下药喝死的。还有一种说法是,大伯酒喝得太多,脑溢血,抢救无效死亡。最后,连尸体都没能运回故乡。唉!
毕成想,不见得自己喝的酒还能在里面下药给别人喝,但是万一真的喝大了,东西被人盗走,拿错行李,火车坐过头了,也是时有可能发生的事。
大汉见小老弟不接吃的,也不接喝,也不见怪,便独自喝起来了。喝到一半时,便站立起来,东走走西逛逛,时不时地与他人聊天。有浙江人,有安徽人,也有他们山东人,但更多的是不知从哪里来的哪里人。还好,大家都习惯用普通话,即使不标准,大致都能听得懂,明白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
火车正在行驶途中,适才报的商丘南没停几分钟就走车了。所以,毕成一点也没知觉。倒是山东人,又回到了他原先的位置。毕成已经记不清他是从始发地上的车,一直坐在自己对面,还是在山东中途上的车,坐在自己对面还不到一个小时。
不过,一切都不重要,反正自己旁边的座位也不会是空着的。坐在自己旁边的大姐一上车就在睡觉,睡得挺香,不过挺安静;一醒来便吃东西,虽然声音大点,倒没有吃得到处都是碎沫。坐在自己对面的另一位则是中年妇女。她也靠着窗边,可以看得出,她一直在用脑,不是在思考着问题,就是在思念着某一种过往的光景或人。看得出,当山东大汉喝酒时,刚开始她有点害怕。不过,最后看他没有干扰自己,一切平安无事,也就慢慢地静心了。
火车仿佛提速了,听车厢里的人议论,说是之前慢了几分钟,现在要通过提速来把到站的时间调正。
坐在窗前的毕成,突然又想起十几年前的事,虽然自己十几年前还是孩子,但是他知道有一个叫海子的诗人卧了轨,自了杀。
“作品得不到认同,也用不着用自杀引起别人的注意嘛!真是弱智的可怜人!”看来,他还不算是个大才子,也就是一般档次上的才子。因为正如自己所信奉的一句话:做一个才子,如果得不到别人的认同,那么不妨就做一个大才子。
自杀是可悲的,不管情况有多糟,能够坚持下去的生命都是值得敬仰的。不过像文革时的人们那样,生命没有自由,思想没有自由,言论没有自由,一天到晚受的都是生不如死的折磨,他们通过死的方法来为自己寻找解脱,那也不失为一种办法,同时也是可以谅解的。
不过,像诗人海子那样自杀是可悲的。生命有多宝贵,他不知道吗?不见得。可一个人要选择绝路,死神在那一刻也就成了他的爹。
只是有一点,毕成想不通。既然有人要自杀,为什么火车就不能停一下呢?也许来不及了吧!但是海子是卧轨,想必远远上百米之内就能看到了。但是火车为什么还不停呢?
后来,通过一部名叫《生命列车》的影片,让毕成了解了事情的真相。因为全国火车多,但铁轨有限,所以铁轨在某些地方的转接都是共用的,也就是前一列车刚过这条铁轨,后一列可能就要过来。在时间的安排上,是非常仔细又精确的。如果哪辆火车擅自晚点或提前,很有可能会在某一个路段发生两辆火车相撞事件,这样死亡的危险将威胁两列火车两千多条的生命。比起两千多的人命,一条小小人命又算得上什么呢?另外,火车刹车时前行的惯性也很大,在短距离内是停不下车的。紧急刹车只能导致整列火车乘客生命的不幸。
所以,一般选择自杀的人们选择卧轨,如果不被检查路段人员发现,那么肯定是必死无疑了。如果你热爱自己的生命,请不要与正在行驶中的火车开玩笑。火车是无情的,不是一般的无情,是相当地无情,因为它要照顾到一车人一千条性命的有情。
“我是不会选择自杀的,不论事情糟糕到何种程度。我想,我的这种人生观应该是积极乐观的吧!”毕成心里想着。
火车还在行驶途中,时不时地有列车员推着小车过来卖零食或方便面,间或从广播里播出晚餐已经准备好,需要就餐的旅客请到X号车厢用餐的消息。
广播也很自觉,临近夜里九、十点钟的时候,播音员会说,为了不影响大家休息,现在是最后一次播音。

版权声明
墙根网小说频道刊登的所有小说版权归作者所有,严禁下载和传播,如需要请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所有以商业为目的的转载请先取得作者同意,谢谢。 墙根网小说频道主要刊登以北京生活、历史为题材的长中短小说,欢迎广大写作爱好者在本站刊登,同时也希望广大读者对小说内容指证。
推荐阅读

北京地铁车厢起火致机场线全线停运...

 昨天(27日)下午4点半左右,由三元桥开往首都机场的一辆地铁机场线列车,运行途中车厢顶部突然起火,造成机场线全线中断运营。事发后,列车内工作人员自行灭火,152名乘客被疏散至另一辆列车中,返回到三元桥地铁站。地铁方面称...[详细]

北京地铁禁拍引不满

 2月9日(除夕)下午,北京市民、著名咨询顾问康国平一家8口一同乘坐北京地铁4号线前往颐和园游玩。当时有两个孩子和大人一起出行,他就边走边用随身携带的相机抓拍一些孩子的照片。在海淀黄庄站站台,正当他准备抓拍一张照片...[详细]

北京地铁10号线14日晨发生故障 国贸等多站限流...

 10月14日晨7时36分发生的地铁10号线导致目前10号线部分车站客流较大,国贸、双井、潘家园、知春路等车站采取限流措施。   目前地铁13号线知春路站客流较大,13号线部分列车在知春路站采取通过不停车措施。   北京...[详细]

北京男子地铁车厢内面部被陌生人击伤 满脸是血...

昨日,“天星蓝蓝”称,当晚,他在地铁9号线白石桥南上车,刚坐下听到旁边“咣当”一声。“一个小伙很快蹿出车厢,上台阶跑了,随后,列车关门开动了”。此时,他发现车厢内有一个小伙子倒在地上,眼角破了,满脸是血,眼镜掉在地上。于是,...[详细]

北京地铁换乘图如迷宫 网友赐名"宇宙第一换乘站"...

近日,微博上一位名叫Li Han的建筑师画了一幅西直门地铁站换乘分析图,直观展示了西直门站换乘的复杂,引起了网友的热议,西直门站也被网友赐名“宇宙第一换乘站”。记者体验发现,扶梯缺乏,换乘需要在蛇形缓冲区里不断重复绕行...[详细]

北京地铁3号线揭神秘面纱 站点公布...

1号线、2号线建成运营数十年后,被网友称为“神秘”的3号线终于提上了建设日程。市政府昨日召开常务会议,研究首都环境建设和地铁3号线工程规划等事项。据了解,地铁三号线最快有望年底开建。...[详细]

双节期间动物园、前门及天安门、西单地铁站或封站...

昨天,记者从北京地铁运营公司了解到,中秋、国庆期间,地铁客流将呈现增长态势,地铁方将视客流情况随时加开临客。同时,动物园、前门以及天安门东、西单站在遇极大客流日或将临时封站。...[详细]

磁悬浮门头沟线公布具体走向 说明电磁环境影响...

  本报讯 轨道交通门头沟线(S1线)具体路线走向首次向社会公开。昨天,《北京市轨道交通门头沟线(S1线)工程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第一次公示》在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网站上发布,10天内市民可通过该网站提出意见和建议。...[详细]

北京地铁2号线宣武门站一男子跳下站台被轧身亡...

 昨日17时24分许,地铁2号线宣武门站,一名中年男子从内环站台跳下,被进站的列车碾轧,当场身亡。事发后,该站采取封站措施,内环停营,外环列车通过不停车。至17时41分,现场清理完毕,2号线内外环恢复正常运营。   昨晚6时许,宣武...[详细]

北京地铁图像灰太狼

当枯燥的事物遇到网友丰富的想象力时,往往能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地铁路线图遇到想象力时,奇迹就出现了。先是有网友发布了“上海地铁隐藏惊天秘密”,将上海地铁的外部轮廓连成了一条火龙;随后又有人开始打北京地铁的主意...[详细]

北京地铁7号线7月全线动调 菜市口站2分钟完成换乘...

年底即将开通的地铁7号线,正处于紧张施工中。记者今天上午从北京市轨道管理有限公司获悉,从北京西站到焦化厂站的全线动车调试,将于7月15日正式启动。 ...[详细]

春节地铁运行图公布 大年初一雍和宫附近地铁站临...

记者今天(4日)上午从地铁运营公司获悉,为配合2月10日(大年初一)雍和宫大街交通管制,自2月10日首班车起至16时止,2号线雍和宫站、5号线雍和宫站实行临时封站措施,5号线北新桥站A口、B口临时封闭,相关车站已提前张贴通告,并通过加...[详细]

两条地铁贯穿京城东西

石景山到通州将新增两条轨道交通横贯东西。昨天记者获悉,M6线和R1线将按规划方案陆续启动建设。同时,S1线(西段)计划于本月开工建设。 [详细]

玩在北京

吃在北京

网友评论

图书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