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北京大杂院之迪珍姑娘

  百度一下

北京大杂院之迪珍姑娘( 第9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民间文学(新故事创作)获奖)
作者:范大宇 % C2 K5 n+ a2 k8 e& |; B( k# d
  北京自打金代建都,至今已经有八百余年了,历经了元、明、清几个朝代。人说:“宰相府内的丫头九品官。”那天子脚下的老百姓也就沾了王气,说起话来就总透着一股子牛劲儿。不错,你没看,在北京打个出租车,一上车,那“的哥”就能把你给侃晕了。
  咱们今天不表别的,单聊聊北京一个大杂院里发生的故事。什么叫大杂院,那就是几十户人家都住在一个院子里。这屋咳嗽一声,那屋听得清清楚楚。人多,热闹。人多,事儿也多。自然,故事也就多。 % H' j( \' ?6 X  W3 P; x6 p
  这大杂院在北京西城,靠近白塔寺。院子深院子大,五进五出,前门进后门出,怎么着也得走十分钟。据说它曾是日本宪兵司令部,囚禁过不少的抗日英雄,解放后成了教育系统的员工宿舍。“文革”中,有的人家被轰走了,有的人家搬进来了。几经变迁,现在院子里住着五十多户人家。 8 I* n' G; M9 h+ ^* W
  第三进院子东头那三间正房住着祖孙三代四口人。老奶奶九十岁了,虽然耳不聋、眼不花,可是有点老年痴呆,除了儿子,其他的人都不认识了。见天地只知吃喝拉撒,时时守着个电视发呆。老奶奶的儿子顾保明是个骨科医生,夫人刘玉琪是个中学教师。孙女顾迪珍在一家IT公司做白领。按说这一家子除了老奶奶稍稍有点“麻烦”外,没有什么不可心的。可是爷,您错了,老话说得好: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顾家也有难事儿。什么事儿?那就是顾迪珍已经三十三岁了,可至今还是独身一人。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为这个,顾保明夫妇没少操心。可太监急,皇上不急。这婚姻别人又代替不了。那真叫瞎着急。
  难道是顾迪珍长得砢碜?才不是呢,她一米六八的个儿,白皙的皮肤,一双水汪汪的大眼,谁见谁爱。那怎么回事?高不成低不就呗,一来二去,拖成了老姑娘。
  春节后,地坛公园搞了一次征婚活动。顾保明夫妇非拉着宝贝女儿去参加。顾迪珍拗不过老爸老妈,只好跟着去了。好嘛,到那儿一看,单身男女海了去了。迪珍看着直乐,心说:这和牲口交易市场有什么区别呀?她心里这么琢磨,嘴上可不敢说出来。说出来,众人的唾沫星子不得把她砸死。
  顾迪珍心不在焉。虽然有不少的小伙子主动上前找她搭话,可她却只抬抬眼皮,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热脸蛋贴上冷屁股,叫谁谁也受不了。大半天过去了,一个“备用品”也没成型。顾保明老两口钻进人群中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又在广告栏前仔细地看上面的资料。等他们返身找迪珍时,天,没了。老两口火了,骂道:“死丫头,什么时候才能让我们不操心啊!”只好打道回府。没想到,在广告牌后面竟发现迪珍和一个年轻人聊得正欢。老两口愣了,打量了一下那个年轻人,不到三十,人倒是白净,但看不出是干什么的。不过,老两口挺高兴,看来,这趟没白来。 , J1 {9 p. P4 T7 v/ I' I3 G
  从那以后,顾迪珍就像换了个人,天天一脸的阳光,嘴上还哼着流行歌曲。那天,趁女儿心情好,刘玉琪就来了个“火力侦察”,问她那个“他”是干什么的。这一问,刘玉琪差点没背过气去。原来,那个小白脸叫张东川,是四川都江堰人,今年刚刚二十九岁,是个到北京闯天下的“北漂”。“北漂”也无所谓,可是他什么专长也没有,充其量只是一个高中生。那天,他可不是去相亲的,他所在的公司负责广告牌的搭建,他是去维修的。最要命的是这个张东川早已经结婚了。迪珍竟和一个有妻室的男人谈恋爱,这不是充当了第三者吗?可是迪珍说:“那没辙。我和他在一起有感觉。”
  顾保明脑袋“嗡”地大了,老两口好话歹话说了一火车。谁知迪珍就是钻进了牛角尖,认准了一条道,说:“我三十三岁了,也成年了,找谁不找谁我明白,再说,我也没打算立马结婚呀。我看你们是势利眼。外地人怎么啦?工作不如意怎么啦?一切都能改变的。我是过日子,和一个不喜欢的人生活那还不如死了算。”顾保明火了,说:“我们就你一个女儿,你怎么就不替我们想想。”迪珍反问:“是你们和东川过,还是我和他过?”
  一家四口一下子进入冷战状态。过去下了班,刘玉琪就下厨做饭,现在哪还有心思做饭呀,好歹对付一口就成了。而迪珍呢,也不愿意看老爸老妈阴沉的脸,回到家就钻进奶奶的屋里。老太太就轰她,边轰边叨唠:“你是谁家的媳妇呀,不在家看孩子,跑我这儿干吗?”
  那天,张东川提着一盒“稻香村”的点心竟上了门。这人别的没有,就是那张嘴能白话,能把死的说活了,说得迪珍咯咯地笑。顾保明夫妇自始至终没给他好脸色。他刚走,迪珍就爆发了,嚷着说:“你们要是这样,我就搬出去住!” 8 l: [2 H& [1 L2 p) l1 O
  “你敢?反了你了!”
  “大不了是个死!” + v9 A$ s# E+ ^' _+ n
  此话一出,顾保明立时傻了。他在医院接诊过跳楼自杀的病人,高位截瘫,一辈子离不开床了。而原因仅仅是父母不同意他的婚事。顾保明思来想去,别真把女儿逼到绝路上呀,就自动举起了白旗,并对刘玉琪进行了“策反”。夫妇俩为了全家的大局,为了女儿,决定采取“统一战线”。但是,也不是一点不讲原则。五一假期时,张东川又来了。顾保明单独将他叫到自己的房中,郑重其事地提出:“你要和我们珍珍谈也行,但是必需离婚后才能与我们珍珍在一起,我们给你一个月的期限,怎么样?”张东川一听,喜笑颜开,拍着胸脯说:“岳……伯伯,我这就回家办手续,办不来我就是个龟儿子。” - z* I/ w" [* O* n$ \: j* `
  迪珍亲自把张东川送到北京西站,回家后对刘玉琪撒娇:“妈,这回你们相信东川了吧。他是真的爱我。而且他的婚姻很不幸,这样的婚姻还有什么意思?我们在一起,一定会白头到老的。” / T# q) a/ i3 s* K; ~1 @1 B
  刘玉琪无奈地叹口气说:“珍珍,只要你快乐,我和你爸就高兴!” & r4 ^$ b0 N* g. G$ p5 y; b! J: |; }& K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五月十二日下午,一个让全中国、全世界震惊的大地震发生了。顾迪珍像疯了似的给张东川打电话,可是,打不通。回家后,她冲父母发火:“都是你们逼他,干吗非要他赶在月底前?他要有个好歹,你们得赔!”顾保明看看妻子,苦笑着摇摇头,刘玉琪责怪道:“珍珍,你和谁说话呢,没老没少的。” 1 l8 O) y+ G; ~+ j8 @+ z9 g
  迪珍哭喊着:“就和你们!就和你们!你们赔我的东川!” $ ^- ?# a7 Y  u1 d2 O6 {! u- `' j, K
  刘玉琪真火了,甩手给了迪珍一个耳光,打完后,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竟对女儿动手了。迪珍愣了一下,“哇”地大哭,跑了出去,跑到奶奶屋里。老太太看迪珍进来,问:“姑娘,你找谁?” . G5 T, L( {% [$ N  h
  迪珍跳着脚哭着喊着:“都地震了,还能找谁!” 5 q  [9 R6 W: q) W% J
  “什么,又地震了?”老太太一听地震,愣了一秒钟,旋即就像中了电似的,一下子来了精神,连鞋都没脱,“噌”地就爬到床上翻找起什么来。 ( A" T1 z" [6 N" K1 g4 k. S
  看着奶奶的样子,迪珍憋不住又乐了,问:“奶奶,找什么呢?”

版权声明
墙根网小说频道刊登的所有小说版权归作者所有,严禁下载和传播,如需要请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所有以商业为目的的转载请先取得作者同意,谢谢。 墙根网小说频道主要刊登以北京生活、历史为题材的长中短小说,欢迎广大写作爱好者在本站刊登,同时也希望广大读者对小说内容指证。
推荐阅读

北京大杂院之迪珍姑娘

  北京自打金代建都,至今已经有八百余年了,历经了元、明、清几个朝代。人说:“宰相府内的丫头九品官。”那天子脚下的老百姓也就沾了王气,说起话来就总透着一股子牛劲儿。不错,你没看,在北京打个出租车,一上车,那“的哥”就...[详细]

关键词:北京大杂院

玩在北京

吃在北京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