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北京老案之昌平血案始末-- 昌平血案始末 --

  百度一下

  这个故事传的比较广泛,和以前北京城北经常传的一个公交车失案有关,传说里是有这么回事,但具体是哪条线这个我不好断言,我所追查的是去往昌平345那条线,大家提到的别的线路可能也有,但我只说我知道的345这条线的情况。故事里提到的人肯定是有,但名字我稍做调整,事情的经过都是从他们嘴里听来的…故事的整个经过绝对没有那么简单,公交车上死人只是个开始,到后来这个事是怎么平息的都是有故事的。

  80年代末90年代初,具体是哪个年份已经没人记得清了,北京德胜门外去往南口的这条八达岭公路上,曾经发生过一起离奇的血案,案件的经过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有尸体、有现场但就是没犯人,也寻不着一点的犯罪动机,这个案子当初是以一起交通事故结案的但知内情的人都明白,这绝不那么简单。

  那个时候北京的昌平区还叫昌平县,98年才改的区,以前的昌平县大都是些生产大队和化肥厂、手表厂、仪表厂之类的厂子,也算是个半农半工业县,那个时候的人们对当工人都是十分热衷的,尤其是技术工人,挣的也多吃的也好,工作远点到不怕只要厂子里提供宿舍和食堂去哪都一样,而且,城内的工厂规模也小调动也困难,所以,在北京城里有一段时间不少的城北人口都往昌平的工厂办人事关系,在这其中就包含家住德胜门外关厢的小赵。

  小赵祖籍是山东济南人,自小跟着父亲来到了北京,怹的父亲早先是从部队里下来的(组织上分给一套房子就在目前德胜门外关厢,在现在剑楼北边清真寺在往前两个路口往东的那片楼,早先那是一片军队大院,后来德外改造才给拆的)父亲当过兵自然对小赵严格要求,不管是从学习还是工作都要求做到独立,小赵也是听父亲的话一直磨练着自己。初小毕业之后,他没有按照自己的意愿继续考取高中而是听父亲的话服从分配去到南口的一家电工技校学习,希望以后能做个工人可以为国出力。

  当时的学校还是采用寄宿制,学生一旦到了学校连吃带住国家拿钱全管你的生活起居,毕业之后就近分配到化肥厂或者仪表厂之类的地方,技校一周学习六天,周日按照规定放假,小赵每周末都会回家看看父母,第二天的晚上再坐公交车返回学校。那是夏天的一个夜晚,小赵从家里出来已经是漫天的星斗,他低头一看手表,这已经快9点了,从德胜门往南口开的车当时只有一趟,就是345路,这趟车当时可以直达南口化肥厂,晚上9点45末班。但一般发车是9点30,还好距离车站不远,小赵甩开双腿奔去了车站。

  今天车站的人并不多,算上小赵只有四个人,一个大姐,一位老先生还有一名学生模样的人,要是照往常末班车人挤都挤不上,但今天等车的显然是不多,站台外一辆单包红色的345路大公共“趴”在那里,司机坐在驾驶室内大口大口的喝着艳茶,票员也在票位内打着毛活,大不会功夫车站的调度喇叭里传出发车的声音。

  “204走吧”

  正在喝茶的司机放下茶杯打开气门,车门“呲~~”的一声左右分开,小赵和几位等车的人鱼贯上了这辆公共汽车,上车后小赵找了个靠后的座位坐了下来,不大一会345路公共汽车也慢慢悠悠的跑了起来。

  当时的车速非常慢,时速40公里上下,在到清河镇之前的路还算不错走的能块点,一过西三旗路况立刻就变差了,道路明显收窄,两旁也不在是平地而是一行行的沟渠,路边上用树做个隔档来拦着公路与农田的界限。公共汽车一路上停留的站很少,也没有上什么人。真正去到昌平的也就他们几个人而已,车一边摇晃着一边艰难前进,小赵没多久就靠在后排睡了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哐噹”一声。

  小赵迷迷糊糊的站了起来,看见司机和票员都站在车前掀开皮蒙子,借着昏黄的车灯看上去他们露出一付沮丧之情。

  “走不动了,破车完蛋了”司机促着眉头说道。

  “哎,怎么坏到这了,这我怎么回去啊!”车里的大姐嚷嚷起来,随即几个人都开始产生骚动。

  “大家别着急,这不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票员开始安抚乘客。

  常做公交车的人都知道坏车在北京简直是家常便饭,谁没碰到过这情况,现在只能自己认倒霉,慢慢的乘客的怨言开始被压了下去。

  司机又埋下头去仔细看了看,之后无奈的抬起头:“咱们一起往前走吧,这车没法修,前面有车站我找个电话打回队上找师傅修车”

  小赵心里也烦的不得了,平时很少坐车怎么今日就碰到这么个情况,下车一看,这还不到沙河,离南口还远着呢!

  总之,现在大家都很沮丧,一路摸着黑往前走,以前的城乡建设比较落后,道路两旁还没有路灯虽然视线不好但顺着大道走肯定不会迷路,司机拿出手电带着票员在前面引路,一行几人在后面跟着。远远的看见有光亮,那里就应该是345的下一站沙河镇,大概走了30多分钟,几个人来到了车站,一进站司机赶忙敲开了一家小卖部的大门往队上打了一通电话,之后出来告诉大家说现在车队马上发车大家别着急在这等会一会就有车来接咱们。

  大家伙在等车的时候有的开始抽烟有的开始聊天,就在这份平静之中小赵发现站台上还有位等车的老者,看年纪60岁上下,身上穿着白色的汗滩,背着个青布的包袱里面鼓鼓囊囊的不知道装了些什么,从脸上看慈眉善目的,到不像什么坏人。反正也是闲着找个人聊会吧,想着小赵走到老者面前搭话。

  “大叔儿您也等车啊”。

  “啊,是啊,小伙子,我刚才就在远处看见你们了,这是怎么的了?”老者说道。

  “咳,您别提了,末班车坏了,这不我们几个都是从前面走过来的,刚才司机说车队又发车了,等会就来,您老也是等车吗?这是去哪啊?”

  “哦,那可够耽误事的,你们过来道可不近,我是本地人家就在那”说着老者回身一指前面的那片灯火。

  “那您老这么晚还出门?往北干嘛去?”小赵提出了疑问。


版权声明
墙根网小说频道刊登的所有小说版权归作者所有,严禁下载和传播,如需要请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所有以商业为目的的转载请先取得作者同意,谢谢。 墙根网小说频道主要刊登以北京生活、历史为题材的长中短小说,欢迎广大写作爱好者在本站刊登,同时也希望广大读者对小说内容指证。
推荐阅读

有故事的老北京皇城建筑

[老北京皇城建筑的故事]北京,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金碧辉煌的紫禁城、风光旖旎的颐和园、雄伟壮观的万里长城、园林艺术的瑰宝圆明园是北京最知名的古代建筑,在那里人们可以瞻仰往日皇家的威仪。其实,一些不太被人...[详细]

北京老案之京密水渠浮尸案

老案三虽然作为一个独立的故事但情节也会继续承接老案二,老案二里的疑问我会逐渐让它浮出水面。这个案子确实发生过,但为了免去麻烦角色都是改换过名字,大家看的时候还是当一个故事去看,什么真不真的,乐呵乐呵完了。 ...[详细]

北京老案之昌平血案始末

这个故事传的比较广泛,和以前北京城北经常传的一个公交车失案有关,传说里是有这么回事,但具体是哪条线这个我不好断言,我所追查的是去往昌平345那条线,大家提到的别的线路可能也有,但我只说我知道的345这条线的情况。故事里...[详细]

是哪些女人动了皇帝们的“第一次”?...

 中国宫中男子的结婚年龄一般不超过18岁,大多数是在13岁至17岁之间,几乎所有的皇帝、小皇帝、太子在正式结婚之前都已临幸过女人,有着熟练的性经验,有的甚至已经生儿育女。西晋的痴愚皇帝晋惠帝司马衷,在做太子的时候,13岁...[详细]

北京的味道

北京是这样一个少有水色的城市,倒是大风常常来光顾,不适合我这样谨小慎微的人来居住,我需要喝很多的水才能防止内心的干燥。等我后来好不容易租了房子,好不容易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就也开始对北京说三道四起来,哪管这一切的...[详细]

“双桥老流氓”-- 一个人潜入京东村庄强奸380人...

“‘双桥老流氓’?谁让你找我问这案子的?”老孙瞪了萨足有半分钟,忽然眼睛一翻,厉声问道。 就这一声,萨差点儿把采访的笔记本儿扔了。老孙生得豹头环眼,燕颌虎须,寒暄的时候慢声慢语的没觉得,这冷不丁一发威,二目如电,那感觉活...[详细]

北京老案之西单人肉包子铺案

北京的西单在解放前那可是个繁华的地方,“东四、西单、鼓楼前,前门外边赛过年”,这句谚语但凡在北京生活过的多少都有点耳闻,就在这一片繁华的背后曾经发生过一件震惊一时的大案“西单人肉包铺案”。这案子说大影响也大,向...[详细]

玩在北京

吃在北京

网友评论

图书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