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北京老案之昌平血案始末-- 昌平血案始末(十二) --

  百度一下

 车上的俩人跟着前冲的势头也是一摘歪差点掉下车去。

  拉车的车夫一撂车把,回身对俩人说道:“哎呦,两位可坐稳当了,这道可不好走,别在摔出去。”

  他说这个话的时候小赵和马队的心里就是一紧,看来下车的时候到了,随即,马队开口说了话。

  “嘿,你怎么拉的车,有你这样掂主顾的吗!”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一些嗔怪的意思。

  小赵这时也在一旁帮衬:“就是的,你这车拉的真不行,掂屁股不说还差点摔着人。”

  拉车人听完他们的抱怨后略微沉默了一会,随即讲道:“两位可不好伺候,您看啊。”说着一指道儿。

  “这地也不平,路还远,我这拉您去也不是趟好活,您看这么着行不行,您两位给我加两块钱,我给您跑的又稳当又快当,包准让您舒服了,行不行?”

  早知道车夫会说这个话,马队把自己早就准备好的说辞拿了出来:“这可没有,咱们一开始说好的价儿,你可不能半途反悔。”

  “就是你这半道儿上多要钱我可受不了”你一言我一语俩人怎么也不肯给钱。

  “那二位看还有缓儿吗?”

  “没有”俩人一口同声的说。

  “行,那您二位走回去吧,我不拉了”虽然看不到脸上的表情但,从感觉上知道车夫是来气了,气呼呼的抄起车把瞥下他们转头跑去。

  人和车跑动几步之后慢慢的开始聚化为一条白影并且不断的收缩变小,逐渐的又变成了一个不大的白点。突然白点突的一晃,“啪”就这么在眼前消失了。

  两人这时候后背都湿透了,刚才和他们讨价还价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而且把他们拉到的这是什么地方?一大堆问题又摆在了俩人的面前,但此时可不是低头想问题的时候,该开工了。

  按照大哥的说法,要开挖的地方就在脚下,这四周除了那些坟包和几块墓碑之外就再没有别的东西,连荒草也没有。不像是埋过人的样子,但既然来了就要按照大哥的嘱咐原地动手,小赵定了定神,挽起了袖子蹲了下去,地面上尽是些松软的黄土看上去比较好下手的样子,于是一埋头挖了下去。

  马队此时也拿出了那把黑伞撑起来,挡在了小赵的头上,天上的月光和星光微微透出白色洒在地面上,黑伞撑起之处正好将小赵的身影和下面的浅坑笼罩起来形成片小小的阴影,小赵就在这个不大的阴影之中埋头苦挖。

  黑暗之中只有天上那点可怜的光亮能为他们照明,而阴影之内则是伸手难见五指,小赵摸着黑卖力的刨着土,一顿饭的时间后半米高的小土山堆在了小赵的面前,怎么还没挖到东西?难道说找错地方了?正当他胡思乱想的功夫突然手中似乎抓到了什么东西,好象是块板子,已经碰到棺材了?

  想到这小赵猛的挖了几把土,打掉浮头的土后感觉摸到了木板,他手头微微一用力“嚓”的一声半块板子就被他撅了起来,小赵用手仔细摸了摸板子的形状,似乎像是那种简单的四块半。当年,村子穷安葬父女俩时也没什么拿的出手的东西,就找人拿几块木板钉了口四块半的棺材把人装进去勉强发送了。虽说自己钉的棺材手艺差点,但好在木料还算过的去,这么多年了还没完全腐烂,多少还能见点形状。

  到了这个时候小赵可有些害怕了,毕竟一个学生动人家的棺材,这从来没有过的事。他战战兢兢的把板子抛到坑外,往下一掏,里面是空堂的没有土,显然这是已经摸到了棺材内部,小赵双腿撑在坑的两边,心里一狠心,死就死了吧!双手一伸就摸了下去,一个冰凉梆硬的东西立即进入了手中,他凑近一看,一根白森森的腿骨出现在黑暗里,白色的腿骨带着寒气显得那么诡异而阴森。小赵压抑着心中的恐惧打开一整张草纸把骨头包了进去,接着,第二条腿骨也被掏了出来,陆陆续续胯骨、肋骨、脊椎骨及其他大块的骨头也被取了出来,可散落成了无数小块骨头则很难被找到,这让起坟的进程变得十分缓慢,正到他继续往里摸的时候一个温软的小东西进入了掌中。

  小赵撤出手掌来一看,原来是块石头,他也没有多想,毕竟埋在地底下掉进块石头也不算什么新鲜事,就随手揣进了怀里。当触手摸到一个圆滚滚的东西之后他知道已经接近了工作的尾声,这就是它的头骨…

  很快的,小赵取出了所有的尸骨,他分别将这些白骨包入几张很大的草纸之内,最后用纸绳在上面仔细的系紧,接着向马队一点头示意都干完了。马队掏出早就准备好的萝卜丢进了坑中算是完成了所有的步骤。

  一切妥当之后马队一收伞,拉起了在坑中的小赵两人迅速的将坑外的土推回了坑内填平,之后立即夹起几个纸包扭头就走。按照大哥说的,挖出尸骨之后当立即背向坟墓开始走,尽快离开这里。晚了的话恐怕会被殃伤到。

  俩人刚刚走出没几步,突然一屡黄色的烟雾缠住了他们,起初是一条,接着是两条、三条越来越多,慢慢的烟雾将他们完全包围住。这种烟雾在黑暗中滑动时会留下淡淡的烟线,随着数量的增加烟线变成了烟墙,不断的围绕着两人前后转动,或远或近景色非常的奇异。接着,一种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声音开始响了起来,一会远一会近…

  这大概就是大哥所说的殃了吧!说什么也不能回头,俩人各自抱紧尸骨缓缓的往前挪动身体,烟雾和声音一直缠绕在他们周围,既不接近也不远去始终和他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小赵此时胆子大了许多,刚刚挖过了死人墓也见过了不少脏东西,这点小“把戏”显然难不到他。想到这里他抱着纸包就想冲出烟雾尽快离开这里。

  正当他迈出脚步要冲过烟雾的时候一直手紧紧的拽住了他,小赵回头一望原来马队正握着他的胳膊。

  “别过去,我先试试”马对低声念叨了一句。

  其实马队也想跑出这片黄烟,但他比小赵要谨慎的多,要是这东西真对人有伤害贸然跑出去只能是找死,想到这他从口袋中摸出了一付黄铜色的手铐,用力向前一抛…


版权声明
墙根网小说频道刊登的所有小说版权归作者所有,严禁下载和传播,如需要请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所有以商业为目的的转载请先取得作者同意,谢谢。 墙根网小说频道主要刊登以北京生活、历史为题材的长中短小说,欢迎广大写作爱好者在本站刊登,同时也希望广大读者对小说内容指证。
推荐阅读

北京老案之京密水渠浮尸案

老案三虽然作为一个独立的故事但情节也会继续承接老案二,老案二里的疑问我会逐渐让它浮出水面。这个案子确实发生过,但为了免去麻烦角色都是改换过名字,大家看的时候还是当一个故事去看,什么真不真的,乐呵乐呵完了。 ...[详细]

北京老案之昌平血案始末

这个故事传的比较广泛,和以前北京城北经常传的一个公交车失案有关,传说里是有这么回事,但具体是哪条线这个我不好断言,我所追查的是去往昌平345那条线,大家提到的别的线路可能也有,但我只说我知道的345这条线的情况。故事里...[详细]

“双桥老流氓”-- 一个人潜入京东村庄强奸380人...

“‘双桥老流氓’?谁让你找我问这案子的?”老孙瞪了萨足有半分钟,忽然眼睛一翻,厉声问道。 就这一声,萨差点儿把采访的笔记本儿扔了。老孙生得豹头环眼,燕颌虎须,寒暄的时候慢声慢语的没觉得,这冷不丁一发威,二目如电,那感觉活...[详细]

是哪些女人动了皇帝们的“第一次”?...

 中国宫中男子的结婚年龄一般不超过18岁,大多数是在13岁至17岁之间,几乎所有的皇帝、小皇帝、太子在正式结婚之前都已临幸过女人,有着熟练的性经验,有的甚至已经生儿育女。西晋的痴愚皇帝晋惠帝司马衷,在做太子的时候,13岁...[详细]

北京老案之西单人肉包子铺案

北京的西单在解放前那可是个繁华的地方,“东四、西单、鼓楼前,前门外边赛过年”,这句谚语但凡在北京生活过的多少都有点耳闻,就在这一片繁华的背后曾经发生过一件震惊一时的大案“西单人肉包铺案”。这案子说大影响也大,向...[详细]

有故事的老北京皇城建筑

[老北京皇城建筑的故事]北京,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金碧辉煌的紫禁城、风光旖旎的颐和园、雄伟壮观的万里长城、园林艺术的瑰宝圆明园是北京最知名的古代建筑,在那里人们可以瞻仰往日皇家的威仪。其实,一些不太被人...[详细]

北京的味道

北京是这样一个少有水色的城市,倒是大风常常来光顾,不适合我这样谨小慎微的人来居住,我需要喝很多的水才能防止内心的干燥。等我后来好不容易租了房子,好不容易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就也开始对北京说三道四起来,哪管这一切的...[详细]

玩在北京

吃在北京

网友评论

图书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