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北京老案之昌平血案始末-- 昌平血案始末(十三) --

  百度一下

 手铐当啷一声穿过黄烟掉在土地上,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异常发生。

  “哎,人家不是不让带别的东西吗?”小赵露出了不满的表情。

  “啊,啊,对呀。我这不是习惯了吗?这付铐子跟我这么多年,从当警察起那天我就带着它就像长在我身上一样,这上午收拾的时候不自觉的就挂到了腰上”马队尴尬的解释道。

  小赵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发现马队握住他的那只手微微有些颤动。

  “你,你怎么回头了!”

  坏了!此时小赵的脸转向后面正对着马队惊恐的脸!

  此时小赵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个多么大的错误,俩人你瞧瞧我我看看你,得这下可好,俩人一块堆都犯了禁忌。

  霎时间,周围的黄烟开始飞速的扭动起来。两人发现刚才马队抛出的黄铜手铐此刻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发生着变化,月光之下黄铜手铐飞快的改变着颜色,原本黄色的表面泛出一片片青绿色的铜锈,就好象在博物馆里见过的老古董一样,铜制手铐似乎正在被什么东西飞速的氧化着。当然,他们此刻并不知道,如果现在身处黄烟之中的是他们那么他们的身体将会飞速的衰老下去直到变成一堆尘土为止。

  “这个殃怎么这么厉害!黄铜都腐蚀的这么快,要是让人碰到那还不灰飞湮灭了!”小赵一买面说一面尽量远离黄烟的范围。

  最糟糕的情况还不是现在,随着禁忌的触动,黄烟已经不只是若即若离的跟在他们左右,而是逐渐收紧了“包围圈”越逼越窄!拼命的挤占着他们的生存空间!

  “咱们怎么办?我们出不去了!快想办法!”小赵此时已经彻底的慌了。

  “冷静!越是到这种时候越要冷静对待!如果我们仍旧这么慌张的话可能就永远也回不去了!”马队说这话的时候也是冷汗岑岑。他心里也没有出去的办法,目前也只能先稳住局面再说。好在他的话对小赵起了些作用,慢慢的两人开始冷静的面对眼前的局面。

  黄烟进逼的速度并不十分快,一点点的蚕食他们有限的生存空间。冷静下来的两人开始面对眼前的困境,目前来看黄烟已经是从各个角度将他们包围在其中,想硬冲显然是不行。

  “你身上还带着别的东西没有?”小赵满怀希望的望了马队一眼。

  马队此时也是苦笑一声摇了摇头,本来手铐也是无意中挂在身上的,大哥之前就嘱咐不要带别的东西,他怎么可能还会有别的东西。

  “我们再找东西试试这玩意儿的深浅,你身上还有什么能扔的东西吗?”马队跟小赵说。

  “上衣行吗?”小赵开始拉自己的衣服拉锁。

  “试试吧!”马队回答道。

  只见小赵飞快的将白色的运动服脱了下来篡成一团,之后用力向面前的黄烟一甩。上衣啪的一声落到尘土之中,很快的这件运动上衣开始遭到黄烟的“攻击”,白色的衣服表面被迅速染成了灰褐,并且逐渐颜色越来越深,大约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整件上衣已经成为灰黑色,就好象被火烧成灰烬的报纸一样随着黄烟的转动而化成了飞灰。

  “没看出什么…还有别的吗?快给我找一个!”马队一边招手一面说道。

  上衣落入黄烟中时俩人仔细观察了一阵,希望通过上衣甩过去时带起的风力在烟墙上吹出一个洞来,但显然黄烟的规模和速度远比他们想象中的要大。想简简单单把他们扇散这根本不可能。随着时间的流逝黄烟和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近,眼看还有不到五步的距离黄烟就要将他们完全吞噬。

  “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可用的东西!不要放弃希望!”马队瞪起了眼睛注视着逐渐包围上来的黄烟,双手上下开动在自己的身上摸索试图找出些别的什么可用的东西来。小赵在一旁也是一阵乱摸,突然啪嗒一声,那块刚才从棺材里带出来的石头掉在了地上,小赵忙伸手去捡。当触手之后石头传来一阵的温热,就像带有体温一般而且随着黄烟的进逼正变的越来越热。

  “马队!你看这个!这是刚才从棺材里捡出来的!”小赵将石头递了过去。

  马队接过石头一掂,这块石头大约火柴盒大小,椭圆形状略微有些发白,就好象一块普通的鹅卵石一样,但不同的是它正在随着黄烟的逼近而变的越来越烫手。

  “这个东西可有古怪!反正也是从这古怪地方淘换来的,就用他试试!”马队当即轻轻的将它抛向了前方。

  这时奇迹发生了,当石头撞击到黄烟上的时候传出“滋啦”一声轻响,就好象电糊了什么东西一样,一股好象烧胶皮的味道传了出来。被石头打中的地方慢慢的出现了一个拳头大的缺口周围的黄烟的颜色也变的淡了许多。

  “你闻这味儿!好象管用!”小赵一见石头起了作用立时激动起来,不管这石头是个什么东西但似乎对黄烟起了些作用。

  “再打一次”马队解下了腰带,趴在地下将带扣的一边甩了过去,皮带扣正巧搭在石头上面,马队用力一抽,石头咕噜咕噜被带了回来。

  “这次绑到皮带头上”说着小赵开始解球鞋的鞋带,三下五除二的将取回的石头固定在皮带扣儿的顶端。

  “你闪开,看我的”马队抡起皮带开始抽打黄烟,每当带着石头的皮带碰撞到黄烟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的发出“滋啦”的轻响。很快的他们面前的黄烟明显变的淡薄了起来。

  马队一见有门,又加紧了手中的速度,眼见着黄色的烟雾逐渐被驱散,烧胶皮的味道也越来越重,马队此时到来了劲头。

  “着法宝,着法宝!”随着马队大力的挥舞,皮带啪的断裂了,绑着石头的皮带扣也笔直向前被甩了出去。其实,马队每次攻击黄烟的时候皮带都会被黄烟轻微的腐蚀掉一些,虽然只有短短瞬间可时间一长也难免会完蛋。皮带此刻短裂着实吓了俩人一跳,这可是唯一的救命稻草,要是丢了必定要丧命于此了!

  此刻逃生的机会也出现了!马队大喝一声“快从那缺口冲出去!。”


版权声明
墙根网小说频道刊登的所有小说版权归作者所有,严禁下载和传播,如需要请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所有以商业为目的的转载请先取得作者同意,谢谢。 墙根网小说频道主要刊登以北京生活、历史为题材的长中短小说,欢迎广大写作爱好者在本站刊登,同时也希望广大读者对小说内容指证。
推荐阅读

有故事的老北京皇城建筑

[老北京皇城建筑的故事]北京,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金碧辉煌的紫禁城、风光旖旎的颐和园、雄伟壮观的万里长城、园林艺术的瑰宝圆明园是北京最知名的古代建筑,在那里人们可以瞻仰往日皇家的威仪。其实,一些不太被人...[详细]

图说北京三千年

北京三千年,建都八百载,多少鲜为人知的政界往事曾在此风水宝地轮番上演?玄机重重的文化谜团,伴随着帝王显贵长眠地下,至今还有多少未曾揭开神秘面纱?无奇不有的民间传说,皇城特色的平民生活,随着岁月的流逝,愈加散发出独具特色...[详细]

北京的味道

北京是这样一个少有水色的城市,倒是大风常常来光顾,不适合我这样谨小慎微的人来居住,我需要喝很多的水才能防止内心的干燥。等我后来好不容易租了房子,好不容易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就也开始对北京说三道四起来,哪管这一切的...[详细]

北京老案之京密水渠浮尸案

老案三虽然作为一个独立的故事但情节也会继续承接老案二,老案二里的疑问我会逐渐让它浮出水面。这个案子确实发生过,但为了免去麻烦角色都是改换过名字,大家看的时候还是当一个故事去看,什么真不真的,乐呵乐呵完了。 ...[详细]

“双桥老流氓”-- 一个人潜入京东村庄强奸380人...

“‘双桥老流氓’?谁让你找我问这案子的?”老孙瞪了萨足有半分钟,忽然眼睛一翻,厉声问道。 就这一声,萨差点儿把采访的笔记本儿扔了。老孙生得豹头环眼,燕颌虎须,寒暄的时候慢声慢语的没觉得,这冷不丁一发威,二目如电,那感觉活...[详细]

是哪些女人动了皇帝们的“第一次”?...

 中国宫中男子的结婚年龄一般不超过18岁,大多数是在13岁至17岁之间,几乎所有的皇帝、小皇帝、太子在正式结婚之前都已临幸过女人,有着熟练的性经验,有的甚至已经生儿育女。西晋的痴愚皇帝晋惠帝司马衷,在做太子的时候,13岁...[详细]

北京老案之西单人肉包子铺案

北京的西单在解放前那可是个繁华的地方,“东四、西单、鼓楼前,前门外边赛过年”,这句谚语但凡在北京生活过的多少都有点耳闻,就在这一片繁华的背后曾经发生过一件震惊一时的大案“西单人肉包铺案”。这案子说大影响也大,向...[详细]

玩在北京

吃在北京

网友评论

图书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