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北京老案之昌平血案始末-- 昌平血案始末(十四) --

  百度一下

  小赵眼前的黄烟开始散开变薄,马队的攻击已经为他们打出了一个缺口。

  “快跟我冲!”马队丢掉了手中的半截皮带,拉起小赵就往外跑。

  俩人一低头就顺着这不大的缺口开始往前跑,就在身体接触到黄烟的瞬间他们身上衣服就开始发黄变黑脱落!而暴露在衣服外皮肤上的毛孔则张开每一根汗毛倒竖起来!黄烟擦过的地方就像拿辣椒面搓过一样,立刻传来火辣辣的疼痛。

  这种火辣辣的感觉疼的小赵连声大叫。

  “真他妈疼!这玩意儿真厉害!”

  “快跑出去!”马队在前面使劲拽着小赵。黄烟似乎被那块石头克制住一般竟然一时间没有合拢这个缺口,俩人忍受着疼痛拼命的往外冲去,在吃了些苦头之后总算狼狈的逃到烟墙外面。

  “快把石头捡起来!”马队一面向小赵说着一面回头看向烟墙。

  小赵在黑暗中摸索着找到了刚才甩出去的那快石头,刚想抬头招呼马队就听到马队又大叫起来。

  “不好!它们又追来了!”

  那股黄烟逐渐从烟墙的形状中飞快的分解着旋转着,又化成一道道的烟线向着他们扑了过来!

  “不要往后看!一直往前跑!”黄烟就似乎是有灵性一般每回头望一眼就会几条烟线自动追在你的身后。

  “别看它们!越看追的越多!”马队在前面拽着小赵拼命的跑着。此刻两人谁也不敢在回头看黄烟一眼,使劲全身吃奶的力气向前奔跑着。一前一后在黑夜中构成了一付奇异的画卷,两个衣着不整的人身后尾随着一大串黄色的烟线,既恐怖又惊险。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俩人的眼睛开始模糊起来,在一片汗水与泪水交织的视线之中慢慢的出现了一串串昏黄的灯光。

  这串灯光并不是很明亮,但却给两人带来了极大的勇气,光明总是能驱散人心中的恐惧。

  “那是大队的用来看田的房子!跑到那就安全了!”两人的心中顿时燃起了希望。按照大哥说的只要跑到那就算脱离了虎口,一想到这身上不襟增添了几分的气力,眼看着昏黄的灯光越来越近。

  就在这时“吧唧”一声传来,小赵低头一看原来是自己一直夹住的骨头包。这一路上的颠簸和奔跑消耗掉了几乎他身上所有的气力,手一软没抱住,纸包跌出怀中。这可是冒着很大的危险才搞到的,可不能丢在这!小赵略一停留弯腰就钩起了纸包的绳子,与此同时身后的黄烟也以认针打闪的功夫追了上来,眼见着黄烟就要打在小赵的身上!就在这危险降临的瞬间,看守田地屋子旁的草堆里斜次里腾地蹿出一条黄白相间的大柴狗,也不知道这条柴狗是谁家养的呲着森白的牙齿恶狠狠的猛的扑到黄烟面前,正好将小赵与黄烟隔离开来!

  柴狗就好象要保护他们俩人一样向着黄烟露出了牙齿,喉咙里也滚出阵阵低吼,随着黄烟的接近柴狗也猛地爆发出巨大的犬吠声:“呜~~~汪”。

  犬吠的声音直接撞击在黄烟上,唰的一下烟雾立时被打成几大片,破碎的黄烟不断的试图冲过柴狗的阻挡,但每一次的努力都被柴狗的叫声所撞碎,反复几次之后渐渐的黄烟轮廓越来越浅终于慢慢的消散在空气中,小赵和马队利用这难得的机会拼命向灯光处跑去,一面跑一面听到身后传出的阵阵犬吠。

  很快的俩人来到了屋前,当屋前昏黄的灯光出现在他们视线之内的时候俩人一屁股坐倒在地下。

  “可,可,可跑出来了。”小赵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累,累死我了。”马队双手撑着大腿也低着头喘着粗气。

  这口气足足喘了有五分钟,俩人才稍微感到舒服。一路跑来也不知道跑了多远浑身已经被汗水湿透。马队一边解开上衣的扣子一面问道:“刚才好象是有条狗救了咱们。”

  “刚才那东西马上就要打到我身上了,多亏了那条狗帮我挡一下我才幸免遇难。”小赵一面说一面望向他们跑来的方向,只见那条柴狗仍旧停留在他们跑过来的那条路上,柴狗的耳朵一直竖立着,警觉的注视着远方,就好象一名卫士般守护着这所老屋。

  这时俩人仔细打量起这座小屋,屋子并不大,屋子当初建的时候主要是为了给春季里播种灌溉的社员夜里干活后打盹休息用的,到了夏天麦穗已经成型就不需要人夜晚留守,只放了一条村里养的柴狗守在这里看看器材。屋前的棚子里搭着一个不大不小的狗窝,窝里面还有几只熟睡中的小柴狗,想来刚才救下他们的那条一定是它们的母亲了。

  “怪不得,大哥让咱们往这走,原来这还真有咱们的救星。”小赵感叹着说。

  “可不是那,回头咱们得弄点好吃的慰劳慰劳咱们这位狗朋友。”马队长也赞同道。

  接着,两人一直在屋前的灯光下蹲了一宿,直到天亮救他们的那条柴狗回了窝他们才敢离开这里,这一夜的经历对他们来说既恐怖又惊险。

  第二天,日上三杆。小赵和马队敲开了大哥家的大门,他们迈步往里一看发现老金和崔老太太早已经在大哥家一起等着俩人的归来。

  大哥也站在院子里笑吟吟的等着俩人的“凯旋”。

  “怎么样?起出来没有?”还没等大哥说话老金在一旁着急的问道。

  小赵啪啪一拍夹着的纸包:“几位上眼,都在这儿了。”

  “俩位辛苦了,赶紧里面请吧!”大哥一摆手带着几个人进了里屋。

  几个人落座之后,老金从上到下仔细打量起两人来,眼目前的这俩人和昨天那付意气风发的样子可大不相同,先看小赵,上衣也没穿里面只套了个跨栏背心,一只鞋也没了,浑身都是泥土。而马队也好不到哪去,裤子皮带不知道去哪了,只能用手提在前面,白衬衫滚的跟泥猴似的,俩人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大哥对俩人这副狼狈的样子大感意外,按说照自己的方法来做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波折才对,怎么现在搞的俩人会如此狼狈呢?

  小赵和马队也没做隐瞒将昨天夜里的经过和盘托出,小赵主讲马队补充,听的老金一个劲的挠头。不大会功夫俩人将昨晚的经历全都叙说了一遍,大哥听完后点了点头。

  “看来,你们没拿我的嘱咐当回事儿啊,怪不得搞的如此狼狈。”


版权声明
墙根网小说频道刊登的所有小说版权归作者所有,严禁下载和传播,如需要请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所有以商业为目的的转载请先取得作者同意,谢谢。 墙根网小说频道主要刊登以北京生活、历史为题材的长中短小说,欢迎广大写作爱好者在本站刊登,同时也希望广大读者对小说内容指证。
推荐阅读

图说北京三千年

北京三千年,建都八百载,多少鲜为人知的政界往事曾在此风水宝地轮番上演?玄机重重的文化谜团,伴随着帝王显贵长眠地下,至今还有多少未曾揭开神秘面纱?无奇不有的民间传说,皇城特色的平民生活,随着岁月的流逝,愈加散发出独具特色...[详细]

“双桥老流氓”-- 一个人潜入京东村庄强奸380人...

“‘双桥老流氓’?谁让你找我问这案子的?”老孙瞪了萨足有半分钟,忽然眼睛一翻,厉声问道。 就这一声,萨差点儿把采访的笔记本儿扔了。老孙生得豹头环眼,燕颌虎须,寒暄的时候慢声慢语的没觉得,这冷不丁一发威,二目如电,那感觉活...[详细]

北京老案之昌平血案始末

这个故事传的比较广泛,和以前北京城北经常传的一个公交车失案有关,传说里是有这么回事,但具体是哪条线这个我不好断言,我所追查的是去往昌平345那条线,大家提到的别的线路可能也有,但我只说我知道的345这条线的情况。故事里...[详细]

北京老案之西单人肉包子铺案

北京的西单在解放前那可是个繁华的地方,“东四、西单、鼓楼前,前门外边赛过年”,这句谚语但凡在北京生活过的多少都有点耳闻,就在这一片繁华的背后曾经发生过一件震惊一时的大案“西单人肉包铺案”。这案子说大影响也大,向...[详细]

北京的味道

北京是这样一个少有水色的城市,倒是大风常常来光顾,不适合我这样谨小慎微的人来居住,我需要喝很多的水才能防止内心的干燥。等我后来好不容易租了房子,好不容易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就也开始对北京说三道四起来,哪管这一切的...[详细]

是哪些女人动了皇帝们的“第一次”?...

 中国宫中男子的结婚年龄一般不超过18岁,大多数是在13岁至17岁之间,几乎所有的皇帝、小皇帝、太子在正式结婚之前都已临幸过女人,有着熟练的性经验,有的甚至已经生儿育女。西晋的痴愚皇帝晋惠帝司马衷,在做太子的时候,13岁...[详细]

北京老案之京密水渠浮尸案

老案三虽然作为一个独立的故事但情节也会继续承接老案二,老案二里的疑问我会逐渐让它浮出水面。这个案子确实发生过,但为了免去麻烦角色都是改换过名字,大家看的时候还是当一个故事去看,什么真不真的,乐呵乐呵完了。 ...[详细]

玩在北京

吃在北京

网友评论

图书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