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北京老案之昌平血案始末-- 昌平血案始末(十五) --

  百度一下

  小赵和马队一听大哥的话里有点埋怨他们的意思当时就有些脸红,人家曾经认真跟我们讲过方法和禁忌,但由于自己的意识里对问题认识不够深刻,对鬼神之说心里还存在那么点不信任,导致大哥说的话并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这才搞的狼狈而归,好在俩人并没有受太大的伤害。

  “好在你们平安回来了,这就比什么都强,况且也算顺利起坟,值得记一功!”老金在一边说道。

  “是啊,你们也算命大,倘若没有发现那颗石头你们怕也是看不到今天早上的太阳了。”说到此大哥略微一沉吟,脸色稍微有些凝重。

  “这次你们两人虽然没有受伤但是跑出那片黄烟的时候有没有感觉到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对呀!您怎么知道的”小赵回答道。

  “你们的脸上都带出像来了,一进门我就看出来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那就是殃在往你们身体里钻的征兆。”大哥脸色显得有些紧张。

  俩人对忘了一眼除了面色有些发黄之外也没看出什么,但大哥说的言之凿凿就急急追问道:“有什么不对吗?”

  “不瞒两位,实际上你们所碰到的那黄烟就是农村里经常所提到的殃,这人死后甭管好人坏人都会生出一股煞气,这股气就叫“殃”,黄颜色,长了下能有一丈多,人一般死后几天之内这个殃就会从身体里出来,人要是被黄烟碰上就叫做殃打着,不死也得大病一场,哪怕被擦上一点皮也要走十年的败运。”

  “你看啊,你们去的那个地方是个老坟,那里面难免会有这种脏东西,之所以不叫你们带东西也是为了你们好,这人身上的物件就都好比是一个容器,你带的时间越长过给它的人气也就越多,而殃就喜欢人气,你们带的越多对殃来说就越是耀眼,就好比一个小孩端着一碗红烧肉从一条饿狗面前通过一样,它没有不吃的道理。东西越少人气越小越不容易被它们发现,而且你们去的那片地方吗…”说到这大哥只是微微一笑没有继续说下去。

  “可我们后来把手铐丢掉了,怎么他们还是想要吃掉我们?”小赵对这个解释似乎有些搞不明白。

  “我来问你,你们是不是回过头?”大哥说道。

  “我没注意确实回过一次。”小赵尴尬道。

  “这就是了,眼为心灵之窗,一个人全身的人气都从你的五官七窍之中散发,而眼睛正是这其中最重要的一个,紧紧尾随着你们的殃本来并没有发现你们身上微弱的人气,你们首先带了不必要的东西,它们就已经盯上了你们。其次,你又回过头来,将身体中的人气向他们散发过去,这自然会将殃招过来,它们就是顺着你眼中散发气息找到你们的。”

  原来是这样,小赵听的一个劲的点头。

  “本来两位按照我嘱咐来办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不叫二位带东西和回头那都是为了你们安全的考虑,谁没想到最后会搞成这个样子,你们俩人身上现在多多少少已经沾染上了些殃的秽气,要是不及时清理掉怕是对两位今后的运道不利。”说着大哥转向崔老太太继续说道。

  “老姐姐您受累,帮我去村里拔两把柳树叶子,帮他们擦擦眼睛,然后帮我找来一些锅灰去去秽气。”

  崔老太太立刻答应下来,转身朝门外走去。

  小赵对大哥的吩咐感觉到有些不理解,随即问道“您这是要?….找树叶和锅灰干什么用?”

  大哥转身答道:“昨天夜里你们已经见过了殃,弄一点柳树叶子给你们擦眼睛,不然,你们明天睡醒一觉起来全的都起“针眼”(一种眼科病,是因为感染所引起的,也有一说是因为看见过“不干净”的东西。),此外,你们昨天跑出来的时候身上也是沾染了不少的殃气,如果不及时拿锅灰水洗掉怕也得走上十年败运。”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大哥对俩人的关照到是十分细致。小赵站起来连声称谢。

  此刻,坐在一旁的马队长脸色十分阴沉,大哥刚才解释殃的时候他也在认真听着,殃的问题到不是很关心,倒是那个拉车人让他十分在意,此人来无影去无踪的,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到底是人还是鬼?

  想到这他忍不住找了个空子说了起来:“那您能跟我们说说带我们到那里的是个什么人吗?。”马队问的很严肃,屋中的空气顿时凝重了起来。

  马队的话出口之后大概有半分钟的时间屋中没有一个人接茬,又过了一会,大哥皱着眉头说道:“这个事嘛…我想你们还是不知道为好。”

  “它能带你们找到那个地方就可以了,具体是谁这个实在是现在没办法告诉你们,也许以后你们自己也会知道它到底是谁…”大哥避重就轻的说了这翻话。这话说的吞吞吐吐,俩人谁也没有听明白,不过既然大哥现在不愿意说出来就必然有它的道理,索性他们也就不在继续问下去了。

  不大会功夫,崔老太太也不知从什么地方抱来了一大捧的柳树枝子和一小盆的锅底灰,大哥嘴里连声倒谢接了过来。

  只见他取出一根上面树叶多的枝条用手一撸就下来一大把叶子,接着他用叶子在小赵的脸上从左向右连擦了三次,只见树叶在擦之前还是嫩绿色的,但随着叶子在眼前划过嫩绿的颜色渐渐变黄,擦了几次之后大哥对小赵说道:“你自己也取一把来,按照我的方向在眼睛上擦,什么时候感觉绿树叶变成了黄色什么时候就换一把,一直到再也擦不出黄色为止。”

  小赵取来一枝树叶,按照大哥的方法坐在一旁开始擦了起来。之后,大哥又为马队进行了一遍擦眼睛的“手术”。一看两人都按照他说的方法开始擦眼睛之后大哥拿起锅灰走了出去,不大一会从院里的传出了一阵隆隆的水声。

  小赵和马队擦了能有十多分钟,黄色的树叶散落了一地,等到嫩绿色的树页终于不在发黄的时候俩人终于停住了手,往脚下一望,地面上散落着大片的黄色柳树叶就好象吸饱了血的水蛭一样树叶显得厚实了许多。

  这时从外面传来大哥的喊声:“出来洗个澡吧,给你们准备得了。”


版权声明
墙根网小说频道刊登的所有小说版权归作者所有,严禁下载和传播,如需要请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所有以商业为目的的转载请先取得作者同意,谢谢。 墙根网小说频道主要刊登以北京生活、历史为题材的长中短小说,欢迎广大写作爱好者在本站刊登,同时也希望广大读者对小说内容指证。
推荐阅读

“双桥老流氓”-- 一个人潜入京东村庄强奸380人...

“‘双桥老流氓’?谁让你找我问这案子的?”老孙瞪了萨足有半分钟,忽然眼睛一翻,厉声问道。 就这一声,萨差点儿把采访的笔记本儿扔了。老孙生得豹头环眼,燕颌虎须,寒暄的时候慢声慢语的没觉得,这冷不丁一发威,二目如电,那感觉活...[详细]

北京老案之西单人肉包子铺案

北京的西单在解放前那可是个繁华的地方,“东四、西单、鼓楼前,前门外边赛过年”,这句谚语但凡在北京生活过的多少都有点耳闻,就在这一片繁华的背后曾经发生过一件震惊一时的大案“西单人肉包铺案”。这案子说大影响也大,向...[详细]

北京老案之昌平血案始末

这个故事传的比较广泛,和以前北京城北经常传的一个公交车失案有关,传说里是有这么回事,但具体是哪条线这个我不好断言,我所追查的是去往昌平345那条线,大家提到的别的线路可能也有,但我只说我知道的345这条线的情况。故事里...[详细]

北京的味道

北京是这样一个少有水色的城市,倒是大风常常来光顾,不适合我这样谨小慎微的人来居住,我需要喝很多的水才能防止内心的干燥。等我后来好不容易租了房子,好不容易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就也开始对北京说三道四起来,哪管这一切的...[详细]

北京老案之京密水渠浮尸案

老案三虽然作为一个独立的故事但情节也会继续承接老案二,老案二里的疑问我会逐渐让它浮出水面。这个案子确实发生过,但为了免去麻烦角色都是改换过名字,大家看的时候还是当一个故事去看,什么真不真的,乐呵乐呵完了。 ...[详细]

图说北京三千年

北京三千年,建都八百载,多少鲜为人知的政界往事曾在此风水宝地轮番上演?玄机重重的文化谜团,伴随着帝王显贵长眠地下,至今还有多少未曾揭开神秘面纱?无奇不有的民间传说,皇城特色的平民生活,随着岁月的流逝,愈加散发出独具特色...[详细]

是哪些女人动了皇帝们的“第一次”?...

 中国宫中男子的结婚年龄一般不超过18岁,大多数是在13岁至17岁之间,几乎所有的皇帝、小皇帝、太子在正式结婚之前都已临幸过女人,有着熟练的性经验,有的甚至已经生儿育女。西晋的痴愚皇帝晋惠帝司马衷,在做太子的时候,13岁...[详细]

玩在北京

吃在北京

网友评论

图书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