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北京老案之昌平血案始末-- 昌平血案始末(六) --

  百度一下

  星期天的早晨,小赵起了个大早,为了这次的拜访他做了一翻功课,把自己要问的问题密密麻麻的罗列在一张纸上。草草的吃过早饭之后刚刚走出宿舍的大门就听到“嘀、嘀”两声汽车喇叭的声音,他一看原来是马队长的那辆黄色拉达,前两天他在老金家出来的时候看见了这辆车,毕竟那个时候车还不算多,小赵很容易的就记下了他的车牌。听到鸣镝之后他赶忙走了过去,车窗里的驾驶室坐着一人,正是马队长。

  “这么早就出发啊,上车吧,我是来接你的,咱们一起去。”马队长为了这个案子起的比小赵更早,他感觉到这个年轻人可能会给他带来更多的发现。

  小赵倒很意外,老百姓怕官,这个是千古难变的道理,尤其这又是个警察,这让他格外的谨慎,对于马队长的盛情小赵也并非一点都不明白,他能感觉的到马队长想在他身边弄明白什么事情。不过,小赵自己问心无愧,纵然马队长贴在身边也是他也没什么好怕的。

  “您老真勤奋,这么早就出来了,我怎么敢劳动您呢”小赵客套了几句。

  “都是为了社会主义建设,没什么劳动不劳动的,我来接你也是想尽快梳理出案件的头绪,要是等你骑车到那指不定什么时候了。”马队长说话到也直接,小赵不在推辞一屁股坐进了车里。

  这一路上两个人并没有多说一句话,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小赵想的是如何开口问这些事先准备好的问题,而马队长则想的是如何能从对话中找到蛛丝马迹,不到一小时,车就开到了沙河镇。

  他们到的时候老金正在院里收拾东西,昨天拿粮票换的点心和水果装了一大匣子,毕竟空手去看人家不老合适的。黄色拉达停在院门口的时候老金也提着东西走了出来。

  “哎呦,两位来的早啊。吃饭了吗?”老金笑呵呵的说。

  “您别客气,咱们赶紧走吧”老金也知道马队的意思,于是不再多说上了汽车。

  按照老金指的路,从沙河镇往南一直开到史各庄东店上坡,这路途到不算远,7、8公里的样子,但道路实在是难走一路上坑坑洼洼,等来到东店上坡一看还真是个上坡的路,挺高一个大土坡,汽车根本开不上去,于是仨人下了车徒步走了上去。崔老太太家的房子就在坡上,就跟老金之前描述的一样,三间房带个小院儿。

  老金带着俩人来到院门口一推大铁门就喊:“老忒忒(太太),我们来看您了。”

  “谁呀?”一个响亮的声音由远而近,走近一瞧,原来是个皮肤黝黑满面皱褶老太太,老太太头上包着一块深蓝色的头巾,上身穿着一套粗布灰色小夹衫,下面黑裤子系着红布绵围裙,脚下踩一双毽鞋,看年岁得有70多了,眼睛很亮显的那么有精神。

  “您瞧我看您来了。”老金站在门口熟悉的跟老太太打着招呼。

  “这不年不节唔的你怎么来了,进屋,进屋。”老太太一见是老金就往屋子里让。

  “我这带俩朋友”老金一边往里走一边回身招呼。

  “赶紧屋里,赶紧屋里”老太太赶紧招呼几个人往屋里走,说着就去厨房烧水砸茶叶。

  仨人进到屋里一看里面打扫的真干净,八仙桌子、坐凳、大衣柜一应俱全,东西还真不少。靠着门右手边还放着口水缸,上面还漂着个二分钱的“钢蹦”。

  东边是烧火炕的卧房,西边有个小屋,(农村的老房基本是通着的,除了房门之外屋子之间没有门,最多有个布帘子档)西边小屋里的陈设到吸引了俩人的目光,这屋儿不大,三四方的样子,里面正中间有个学生上课用的小课桌,上面有个小香炉和几样供品,再后面是用鞋盒子打去四边做的一个神主牌,上面写着胡先生、胡太太之位。俩人顿时被这个给吸引了。

  老金一看俩人一个劲的看小屋当下就跟他们说:“老太太信狐仙爷和狐狸奶奶,那是供奉的地方,一会别瞎问。”

  (在这我解释一下关于乡土信仰的一个问题,按照当地人的说法,得道的狐狸就不能在写“狐”字了而要尊个胡姓,胡先生和胡太太是每家的客人,来到你家你管好了就不会再来别的东西,家宅也就平安。为什么要用鞋盒子去做牌位?这个是和本地信仰有关系,在当地认为如果你把牌子做的太好那个是敬神敬佛敬祖先的,如果给胡先生和太太做的太好,一是不合适二是胡先生和胡太太也不认识。)

  几个人就坐在这说闲话的功夫,崔老太太端上来来一个瓷壶和几个茶碗,给仨人到上一杯之后也坐了下来。

  “您别忙了,赶紧坐下,咱们说会话。”老金站起来招呼老太太也坐下,小赵和马队也附和着。老太太也就没在弄别的也坐在了桌边。

  “您老身体挺好啊?家里过的怎么样啊?”老金开始寒暄起来。

  “还行吧,没病没灾,求保佑都还可以”老太太也答应着。

  “这是我的一个小朋友,小赵,那是小马,跟我一块来的,今天我们来看您还的跟您问点事情。”终于聊了几句开始进入了正题。

  “您老头些天听说没有,咱们这东边那条道上闹出事了。”

  “听他二舅说过两句,好象死了几个人吧?”老太太答道。

  “就这事,不瞒您说当天死人晚上我和我这小朋友也在。事情是这么,这么,这么…回事。”老金把当晚的事啪啪啪一讲,老太太听的直点头。

  一碗茶的功夫老金把自己的事合盘托出,小赵也在一旁做补充。

  “哎,我就知道这早早晚晚得出事,这还没过多久果然就遭了难。”老太太叹了口气。

  “听这意思是您老知道这内情?”小赵在一边按奈不住心中的激动终于开了口。

  “多多少少能明白点吧。”老太太答道。

  “那您能跟我们讲讲吗?我们也是不明白所以在上门求教。”

  “嗨,农村人什么求教不求教的,你们要愿意我就跟你们讲讲。”说着崔老太太微微欠身,眼皮往下一耷拉慢慢的开始讲了起来。

  “说这话得有2、3年了,你们当初知道就咱们村南边要拆迁的事吗?”

  马队长对这些事情到很熟悉,连忙点头道:“是、是,头年确实说那片要拆,好象是要盖什么园区什么的,我当时保驾领导看过这的地。”

  “盖什么我不管,只是你们知道当初那块地是什么吗?”老太太问了一句。

  “这还真不清楚,我们去的时候已经给腾退干净了。”

  “那块地方是这个村儿的祖坟!”


版权声明
墙根网小说频道刊登的所有小说版权归作者所有,严禁下载和传播,如需要请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所有以商业为目的的转载请先取得作者同意,谢谢。 墙根网小说频道主要刊登以北京生活、历史为题材的长中短小说,欢迎广大写作爱好者在本站刊登,同时也希望广大读者对小说内容指证。
推荐阅读

“双桥老流氓”-- 一个人潜入京东村庄强奸380人...

“‘双桥老流氓’?谁让你找我问这案子的?”老孙瞪了萨足有半分钟,忽然眼睛一翻,厉声问道。 就这一声,萨差点儿把采访的笔记本儿扔了。老孙生得豹头环眼,燕颌虎须,寒暄的时候慢声慢语的没觉得,这冷不丁一发威,二目如电,那感觉活...[详细]

北京老案之昌平血案始末

这个故事传的比较广泛,和以前北京城北经常传的一个公交车失案有关,传说里是有这么回事,但具体是哪条线这个我不好断言,我所追查的是去往昌平345那条线,大家提到的别的线路可能也有,但我只说我知道的345这条线的情况。故事里...[详细]

图说北京三千年

北京三千年,建都八百载,多少鲜为人知的政界往事曾在此风水宝地轮番上演?玄机重重的文化谜团,伴随着帝王显贵长眠地下,至今还有多少未曾揭开神秘面纱?无奇不有的民间传说,皇城特色的平民生活,随着岁月的流逝,愈加散发出独具特色...[详细]

是哪些女人动了皇帝们的“第一次”?...

 中国宫中男子的结婚年龄一般不超过18岁,大多数是在13岁至17岁之间,几乎所有的皇帝、小皇帝、太子在正式结婚之前都已临幸过女人,有着熟练的性经验,有的甚至已经生儿育女。西晋的痴愚皇帝晋惠帝司马衷,在做太子的时候,13岁...[详细]

有故事的老北京皇城建筑

[老北京皇城建筑的故事]北京,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金碧辉煌的紫禁城、风光旖旎的颐和园、雄伟壮观的万里长城、园林艺术的瑰宝圆明园是北京最知名的古代建筑,在那里人们可以瞻仰往日皇家的威仪。其实,一些不太被人...[详细]

北京老案之西单人肉包子铺案

北京的西单在解放前那可是个繁华的地方,“东四、西单、鼓楼前,前门外边赛过年”,这句谚语但凡在北京生活过的多少都有点耳闻,就在这一片繁华的背后曾经发生过一件震惊一时的大案“西单人肉包铺案”。这案子说大影响也大,向...[详细]

北京的味道

北京是这样一个少有水色的城市,倒是大风常常来光顾,不适合我这样谨小慎微的人来居住,我需要喝很多的水才能防止内心的干燥。等我后来好不容易租了房子,好不容易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就也开始对北京说三道四起来,哪管这一切的...[详细]

玩在北京

吃在北京

网友评论

图书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