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仓南胡同5号

2012年02月14日

仓南胡同5号[墙根网]

  仓南胡同属东城区东四地区,按照现在的路牌所示,是朝阳门北小街路东从南往北数的第三条胡同。胡同自西向东沟通朝阳门北小街与朝阳门北大街,长约600米,因地处“南门仓胡同”以南而得名。胡同中段稍有曲折,东段与豆瓣胡同相交;南侧与“福夹道”相通,有支巷通“烧酒胡同”;北侧自西向东与“仓南北巷”、“罗家大院”相通。

  被称为“全面系统记述古代至民国前期北京城区变迁最详尽的著作”《燕都丛考》却对“仓南胡同”没有记载。是作者疏漏了吗?似乎又不像。因为:其一,书中对“仓南胡同”周边情况记录得非常详细,怎么可能单单落掉一个“仓南胡同”呢?书中记载:“自朝阳门大街南北直达之街曰北小街。在北小街以东,朝阳门大街以北,曰烧酒胡同,曰弓箭营(《顺天府志》作弓匠营),曰吉兆胡同(《顺天府志》作鸡爪胡同),段执政府在是。曰宝玉胡同,曰新开路,曰前井,曰后井。又东为五爷府,为空府大院。府之东曰罗家大院,曰府夹道,曰煤铺胡同,曰花园。又东曰豆瓣胡同。其南曰后石道,曰钓鱼台。又东曰南豆芽菜胡同。”其二,书中明确指出:“吉兆胡同,段执政府在是。”而“段祺瑞宅”就是在“空府大院”基础上建成的。据此分析,“仓南胡同”原为“吉兆胡同”的一部分。

  “吉兆胡同”亦称“鸡爪(zhao)胡同”。当年的走向是:西起“朝阳门北小街”,往东直行通“弓箭营(工匠营)”;胡同北侧有两条支巷,第一条支巷往北直行通“宝玉胡同”,中间东拐与第二条支巷汇合东行通“新开路”;经“新开路”继续东行通“豆瓣胡同”,北侧自西向东有一条支巷和“罗家大院”通“南门仓”。胡同枝枝岔岔由西南折向东北,恰似由“新开路”连接的两个“鸡爪子”。因此,胡同应是因形得名,又以谐音弃俗就雅,称“吉兆胡同”。如此说来,“新开路”原来也应该是“吉兆胡同”的一部分,而且是起着连接作用的中间部分;极有可能由于狭窄,成为“瓶颈”,为方便交通予以拓宽,遂称“新开路”。

  当年,北平市内三区境内有两条“新开路”,另一条在“雍和宫大街”路东,即今“北新胡同”。为避免重名,解放前就将雍和宫大街的“新开路”改称“北新开路”;将“吉兆胡同”中间的“新开路”改称“南新开路”。“南新开路”西端的“吉兆胡同”名称照旧;东端的“吉兆胡同”东西向的干线改称“仓南胡同”,南北向的支巷改称“仓南西夹道”。1965年整顿地名时,将“南新开路”、“仓南西夹道”并入“仓南胡同”,形成“T”字型。东西向的一横,西起“南弓匠营胡同”,东止“豆瓣胡同”;南北向的一竖,南起“仓南胡同”一横,北止“南门仓胡同”。

  如今,从“南门仓胡同”往南至“朝阳门内大街”,从“朝阳门北小街”往东至“朝阳门北大街”建成了楼房居民区,称“仓南小区”。小区内有新建的“史家胡同小学”新校园和“东四奥林匹克社区公园”。用句《沙家浜》中的台词——“今非昔比,鸟枪换炮啦”。

  “仓南胡同”东西的一横已经贯通了“朝阳门北小街”与“朝阳门北大街”,南北向的一竖,路牌上赫然标明:“仓南北巷”。

  仓南胡同5号在胡同中段北侧,占地面积为22600多平方米,四周环以围墙,墙体皆为城砖,俨然一座城堡。南墙在“仓南胡同”,北墙在“南门仓胡同”,东墙在“罗家大院”,西墙在“仓南北巷”。整座建筑虽然是坐北朝南的格局,但街门却面西,是一座两侧砌有砖垛子的随墙大门,可以进出载重汽车;街门虽然建在“仓南北巷”,但门牌依然是“仓南胡同5号”。

  仓南胡同5号现为单位宿舍,目前,院内正在施工。

  1986年6月,东城区人民政府将其作为“段祺瑞宅”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

  此宅原为清康熙皇帝第二十二子允祜的底邸。允祜于雍正八年(1730年)封贝子,雍正十年晋贝勒,乾隆八年(1743年)卒,谥曰“恭勤”。故该府又称“恭勤贝勒府”。允祜的长子弘昽于乾隆九年袭贝子,乾隆四十九年卒;其长子永芝同年袭镇国公,但第二年便被革退。遂该府又被称为“空府大院”。

  北洋政府时期,段祺瑞购得“空府大院”,大兴土木,进行了大规模改建。

  段祺瑞居此之时,街门应该面南,但面阔三间的府门被改为西式大铁门;门内有一个大地球仪造型,一只雄鹰傲踞其上,“文革”中被拆除。原府内中轴线上的建筑,仅存大殿,亦被扩建为面阔九间,前有新式走廊的民国时期风格的建筑。院内有曲水环绕,上有前(南)三后(北)两共五座石桥。大殿后院东、西、北面建有一组西式屋宇,北为二层楼房,是主体建筑,东、西为配房(一层),有走廊连接,廊柱为瓜棱水泥柱。大殿东侧建有一座两层西式楼房,据说是段母的居所;大殿西侧建有一座两层窗户、实为一层的舞厅。据说段祺瑞执政时曾在此召开过国务会议。

  仓南胡同5号曾是段祺瑞的住宅,故被称为“老段府”。

  “老段府”大概不能作“老段的底邸”解。因为,段祺瑞在今东城区交道口地区的“府学胡同”也有房产。《燕都丛考》载:“府学胡同,文文山祠在其西,段合肥任总理时曾居于其东。”所以,“老段府”具有识别的功能,是“段祺瑞本宅”之谓也。

  段祺瑞(1865-1936),皖系军阀首领,原名启瑞,字芝泉,安徽合肥人。毕业于天津武备学堂,后赴德国学习军事。1896年,随袁世凯创办北洋军,与王士珍、冯国璋并称“北洋三杰”。

  辛亥革命后,段祺瑞在北洋政府任过陆军总长、参谋总长、国务总理。1916年袁世凯死后,段祺瑞掌控了北京政府的实权。在任国务总理期间,与黎元洪发生了“府院之争”,之后,引出“张勋复辟”、“马厂誓师”,段祺瑞大获全胜,强化了他在北京政府的实权。1920年,段祺瑞在“直皖战争”中兵败下野,但他依靠手中的皖系军队,在军阀角逐中仍有重要影响。

  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后,段祺瑞被冯玉祥联络张作霖推为临时政府执政。期间,段祺瑞制造了骇人听闻的“三一八惨案”。1926年3月18日,北京各界群众在天安门广场举行“反对八国通牒国民示威大会”。会后,群众结队到位于铁狮子胡同的执政府门前请愿。面对手无寸铁、且毫无思想准备的请愿队伍,段祺瑞悍然命令卫队开枪镇压,当场死40多人,伤100多人。

  “三一八惨案”震惊了全国。鲁迅愤然写下“三月十八日是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并发表了《无花的蔷薇》、《记念刘和珍君》等一系列申讨檄文;冯玉祥命北京警备司令鹿钟麟缉拿段祺瑞。段祺瑞逃往天津,后迁居上海

  1936年11月2日,段祺瑞病死于上海霞飞路寓所。11月5日,国民政府发表关于国葬段祺瑞的命令。本来段氏死后,蒋介石拨款20万在黄山购置了墓地。然其子段宏业认为乃父创业发迹,一世功名均在“京师”,遂决定扶柩北上,在平郊另卜风水宝地。12月11日,段祺瑞灵榇运至北平,公祭三天,暂厝卧佛寺,等待安葬。岂料,这一等便是28年。

  原因是:段祺瑞遗榇暂厝卧佛寺未及一年,北平沦陷了,日伪当局当然不会承认国民政府关于国葬段祺瑞的决定;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当局忙于内战,实在是无暇顾及;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政府也不会为一个已故军阀举行国葬。

  1964年,段祺瑞的老部下、老朋友章士钊等人出面,将段祺瑞遗榇悄悄地葬于万安公墓水字区,章士钊还在汉白玉的墓碑正面题写了铭文:“段公芝泉男宏业、宏范及诸孙敬立”。

  章士钊不忘故交,知恩图报,才使段祺瑞死后28年入土为安。

  参考资料:

  《燕都丛考》(陈宗蕃编著北京古籍出版社)《北京文物胜迹大全·东城区卷》

  (谭伊孝编著北京燕山出版社)

  《近代名人大出殡》(常人春著北京燕山出版社)

推荐阅读

北京味道之“南锣鼓巷”

这是鼓楼大街的帽儿胡同,我就是从这里开始寻找锣鼓巷的。。。国家话剧院就在这个胡同口上。过去这里叫做实验话剧院。 [详细]

漫步北京胡同 东单东四胡同攻略

无论你是北京土著、还是来到这里的外乡人,或许你只是想在这里驻足片刻;我们每个人对于北京的胡同都有着自己的理解与情怀。北京的胡同,布局上大多正东正西或正南正北,走向横竖笔直;从而构成了十分方正的北京城。胡同的形成...[详细]

寻着徐志摩的脚步 探访古都胡同文化...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1931年11月19日,著名诗人徐志摩因飞机失事而遇难。八十年过去了,他那些脍炙人口的诗篇,依然感动着一代又一代青年。徐志摩的诗歌创作和感情经历,近年来屡...[详细]

图说北京胡同

北京胡同摄影,用影像记录北京文化![详细]

消失的北京风景线:北京胡同从3200条到990条...

1984年11月上午,朱渤峰骑车到我单位找我说:“我发现一个很好的目标,跟我走一趟。”我请完假后,随他骑车到了西华门大街,从光明胡同穿过去后,左转右转的多次转弯,还是没有找到。我说:“你不会跟我开玩笑吧?”他瞟了我一眼说:“哪...[详细]

北京胡同街巷名称中的“营”

  校尉是一种军职,在汉代仅次于将军,但到了明清两代,卫士亦称校尉。因此关于校尉营胡同的得名,一直有两种说法:一是缘于胡同曾居住过低级武官,二是当年曾为军事机构所在地。在老北京,叫校尉营的地方共有两处,且明代就已成巷...[详细]

老墙根街 北京胡同的『老爷爷』

  街名约起于辽代。叫老墙根是因为此街处于辽时南京城东垣的内垣,说白了就是在南京城墙根底下。据传上世纪三十年代时,老墙根街尚有古城遗址。据《燕京访古录》载:“宣武门外老墙根有半截废城一段,长一丈八尺,高九尺。城...[详细]

北京胡同的由来

胡同,是北京的一大特色。当一个现代化国际大都市在胡同的废墟上拔地而起的时候,人们在担心:胡同是否会消逝?大概正因为如此,有人又拣起了一个似乎陈旧的话题:胡同是怎么成为街巷的名字的?这个词是怎么造出来的?因为提出了新观...[详细]

去老北京胡同欣赏杨柳烟

正是欣赏杨柳烟的时节。 萌发的新芽连接成淡绿的云烟,让北京立即改头换面。换了春装,骑单车慢逛北京是不得不考虑的享受。 谁敢说春天不诱惑人呢!跟随我们的编辑,去最北京的胡同和街道,别像游客那样走马观花。 骑上单车...[详细]

老北京的特色胡同里找寻新意

胡同似乎成了老北京故事里永恒的地标,这里是外地人了解北京的重要窗口,这里是京城人闲话家常最舒适的选择。在北京的国际化进程中,胡同显然也逐渐披上了一些现代化的外衣,让人欣慰的是,历史文化街区、文化商业街的保护策略...[详细]

北京胡同摄影

北京胡同:繁华印记里的一声叹息[详细]

那时胡同里,谁家门口没个门墩?

老北京的胡同里,谁家门口还没个门墩?这些 “蹲”在大门外的石头,仿佛一个个京味儿文化的雕刻板,默默地承载着时间的印记,也悄悄记录着北京的变迁…… ...[详细]

北京印象——北京胡同与798厂

第三天我们休息了,上午睡了一个安稳觉后吃饭酒店提供的早点,我便背上我的相机去了北京火车站。由于北京有三个火车站,我去的是北京站,对它整体的建筑没什么特别的影响和其他的地方的火车站没什么区别。我准备去订票可是火...[详细]

北京最具风情的十大胡同

  说起北京的标志,自然是数之不尽,一座座拔地而起的建筑,与一道道五光十色的城市风景线,是北京无与伦比的风尚。然而,每每说起北京的历史标志,那么胡同,绝对是不可不提的景致。昔时古旧的民风与居民的朴实之情,都凝固在这一...[详细]

消失的北京古巷胡同

胡同是老北京的特色,也是新北京的典型符号。假如有一天,北京的胡同消失了,恐怕没人再承认,北京是一座有着八百多年历史的文化古都。 据说,解放北京时,为了保护北京市的古建筑,解放军专门派人悄悄找到着名建筑学家梁思成,让他...[详细]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