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首页北京文化胡同胡同名称趣谈

胡同名称趣谈

2012年02月22日

    北京城里的街巷胡同名称有的很古老,例如西四南边的砖塔胡同,早在元代就叫这个名字,现在还是叫砖塔胡同。也有一些街巷名称是新中国建立后更改的新名字。不过大部分是明、清两代形成的,民国时期也更改了一些旧名称。街巷胡同名称的来源,可以分为几类,第一类是市政当局定的名称,东、西长安街就是如此。那些以城门命名的大街大致也是如此。市政当局命名的大多是大街名、坊名,还有以衙署命名的街道。第二类是市民给起的名字,得到社会的承认,沿用已久,也得到市政当局的承认,许多胡同的名称就是这样来的。第三种是市政当局和市民起的名字并存不悖,如“正阳门”是明代官府为内城正南城门起的名字,普通市民则习惯地称这座门为“前门”。第四类是市民起名,文人和官府更改的名字。更名的原因一是因为重名太多,不改容易混淆,北京城内叫井儿胡同、花枝胡同、箭杆胡同的有9处,叫做扁担胡同、穿堂门的有十几处。二是俗名雅化,北京城里有些胡同的名字很粗俗,让人听了不舒服,甚至引起反感,像狗尾巴胡同、屎壳螂胡同等名称。于是就有人按照谐音的原则改换名称,将俗名雅化。像屎壳螂胡同改为时刻亮胡同。许多市民不认字,所以只记音不记字,这种改名的方法容易被他们接受,但是却影响了对胡同历史的深入研究。像屎壳螂胡同过去很可能是粪场所在地,因为有许多屎壳螂而得名。一改为时刻亮胡同,就会使人感到不知所云。狗尾(音乙)巴胡同改为高义伯胡同,会使人误以为以前这里住过一位很讲义气的老伯,或者是住过一位封为“高义伯”的贵族。

    无论哪一种来源,最终都要得到市政当局和市民的普遍认可,才能得以保存和流传,否则就行之不久。像文革时期红卫兵将许多街道改名为反帝路、反修路、红日路等新的名称,还印在了地图上,终于因为得不到广大市民的认可而停用。

    按照专家的研究结果,北京城街巷胡同的名字按照命名原则的不同可以分为11大类。

    第一类是按照地形或水道命名的。像泡子河位于建国门南侧。“泡子”就是水坑的意思。以前这里确实有一大片水域,称为“广淀”,有两条长溪分别从朝阳门、崇文门内延伸至此,河水注入广淀。明清时,这里还是“空水澄鲜,林木明秀”。直到20世纪40年代泡子河才完全消失。位于崇文门南边的三里河,在元大都时期曾经是城南的一条重要水道,因离南城墙有三里路而得名。

    东城有一条南北走向的胡同叫锣鼓巷,原名罗锅巷,但是这个“罗锅”并不是指某个驼背的人,而是指地形。这条胡同两头低凹,中间隆起,像是驼背人的后脊梁,所以得名。

    西河沿、东河沿的名称,显然是因为这些胡同位于城门东、西两侧护城河的边上与护城河平行而得名。

    第二类是因与城市特有的建筑与设施而得名。东、西长安街的得名是因为与东、西长安门(也称长安左门、右门)相通而得名。以各城门命名的大街也都是如此。大栅栏街原名廊房四条,清初在街口安装上了栅栏,因为栅栏甚大而得名“大栅栏”。

    西单北边有个名叫甘石桥的地方,原来叫做干石桥,明代中叶,这里有条河,后来干涸了,只留下一座石桥横跨河道上,所以起名干石桥。

    北京有许多以井命名胡同,像二眼井、三眼井、四眼井分别是指一个井盖上有两个、三个、四个孔。苦水井、甜水井是指这条胡同里的井水是苦的、甜的。不过甘井胡同中的井水却不是甜的,因为它原名干井胡同。高井胡同是指这条胡同的水井井台很高。柳树井是指水井旁边有柳树。阜成门内有个福绥境的地名,实际上是从“苦水井”改的。

    第三类是根据所在地的特殊标志命名的。像西四南边的砖塔胡同,它的东口南侧有一座砖塔,塔有九层,八个角,密檐、实心,成为这条胡同的标志。

    东四北边有一条东西方向的胡同叫铁狮子胡同,是因为胡同里有一对铁狮子而得名。这对铁狮子原来是在某王公府邸的门前两侧,民国初年迁移到鼓楼,但胡同的名称仍然沿用下来,1926年的“三·一八”惨案就发生在胡同东口路北的段祺瑞临时执政府的院内。抗日战争胜利后,这条胡同改名为张自忠路,以纪念这位在抗战时期壮烈殉国的著名将领。

    前门大街西侧有一条北起廊房头条,南至大栅栏的小胡同名叫门框胡同。据说在1940年前后胡同南口仍有门框保留着,但门扇已没有了,这里的饭馆、玉器店很多,有人认为胡同里的商家为了防盗,在南北胡同口安装了大门,后来大门废除不用了,只剩下门框还留在原处没有拆,所以名叫门框胡同。石虎胡同、铁门胡同的情况大致相同。

    北京城里有许多以树木命名的胡同,像松树街、柏树胡同、槐树胡同、榆树大院、枣林街、丁香胡同、桃园、葡萄园。当年都是以胡同内的这些树木命名的。另外像右安门内的南菜园、阜成门内的官菜园,当年都是菜园。

    第四类是根据自身的形状命名的街巷胡同。口袋胡同,是指胡同像口袋一样,只有一个出口,北京的口袋胡同有不少,绝大部分都是不通行的死胡同。也有不少口袋胡同有两个出口,可能是后来打开的。蒙福禄馆原名闷葫芦罐,即旧时存钱用的“扑满”,只有上方有一道缝,可以将钱放入,却无法将钱拿出来。只有当钱存够数目后将罐摔碎才能拿出钱,用闷葫芦罐给胡同起名是形容胡同里边的空间较大,出口却很狭窄。

    笔杆胡同、通条胡同的得名是由于这两条胡同很直,不打弯。曲尺胡同则是形容胡同像曲尺的形状。大秤钩胡同、拐棒胡同、牛角胡同、月牙胡同、藕芽胡同、弓背胡同的得名是由于这些胡同都是弯曲的。八道湾、九道湾则是形容胡同里曲里拐弯的,并不是指有八、九个拐弯。一尺大街、一溜儿胡同都是指街巷很短。丁字街则是指两条街呈“丁”字形相交。

    椅子胡同是形容胡同环绕三面,两个出口在同一方向,像椅子的靠背和扶手。四环胡同则像一个“口”字,可以绕回到原处。罗圈胡同、磨盘院胡同也是如此,大概略呈圆圈形。而抽屉胡同、盒子胡同则是长方形的。烟袋胡同、耳挖勺胡同、油勺胡同等都是形容这些胡同基本上是细长的,但是在一端比较宽敞。弓字胡同、骆驼脖儿胡同、辘轳把胡同则是形容胡同内拐弯比较多的形状。

    第五类是根据衙署及其附属机构命名的街道胡同。国子监街是一条东西方向的街道。国子监和孔庙在路北侧,街口有木牌坊,上有“成贤街”三个字,是这条街的正名。国子监两侧也有两座木牌坊,上写“国子监”三字。另外还有“文武官员至此下马”的石碑。

    贡院东大街和西大街是两条南北方向的街道,分别位于旧日贡院的东、西两侧。京畿道胡同在复兴门内,明代京畿道公署就设在胡同北侧,到了清代成为步军统领衙门、礼部会同馆所在地。提学察院胡同和巡按察院胡同都是明代同名衙署所在地,都是东起太平桥大街,西至复兴门北顺城街。

     顺天府街在交道口西边,在乾隆年间已成为鼓楼东大街的一部分。顺天府是明永乐年间将北平府改名而来,清初就已废除,府学胡同在铁狮子胡同北侧,明代的顺天府学就在胡同西口北侧,府学旧址今改为府学胡同小学,东邻文丞胡同。太仆寺街位于今天的西单商场北侧,太仆寺并不是一座寺庙,而是掌管车辆马匹及畜牧的衙门。

    惜薪司胡同是明代惜薪司所在地。惜薪司是管理宫廷及二十四衙门、陵园所用柴炭的。蒋养房原名浆绛房,是明代负责洗涤衣物的内廷二十四衙门之一。明代宫女年老及有罪退废者就被发往此地洗衣服。明末天启年间曾极有权势的客氏在崇祯皇帝登基后被送到这里,后来也是在这里受笞刑而死。后来人们讹传为蒋养房。酒醋局胡同、巾帽局胡同、织染局胡同也都是明代内廷二十四衙门所在地,地点都在皇城之内。酒醋局掌管宫中食用的酒、醋、糖、酱、面、豆等食物,巾帽局掌管内吏的帽、靴,织染局掌管染织宫中使用的绸缎绢纱等织物。地安门有司礼监胡同,司礼监是明代内府二十四衙门中权势最大的衙门,首领是掌印、秉笔太监。东厂胡同位于美术馆南边,东厂是明代皇帝直接掌握的特务机关,以太监为首领,权势极大。

    今天的灯市口西街从前叫乃兹府,是奶子府的讹传。奶子就是奶妈,明代设立奶子府是为了预选奶妈给皇子皇女喂奶。吉安所则是宫眷死后、殡葬之前停柩的场所。饽饽房是清代的甜食房,饽饽就是点心。饽饽房后改名为博学胡同。会计司和庆丰司地点都在北长街,都属于清朝内务府管辖。会计司掌管内府户口、地亩、征收庄粮等事,庆丰司掌管牛、羊圈养与口外放牧,以供给宫中食用。

    兵马司胡同在北京城内有四处。明代迁都北京后设东西南北中五城兵马司,负责指挥巡捕盗贼、疏理街道。巡捕厅胡同在阜成门内,清代京师有五个巡捕营,由九门巡捕五营步军提督统领,担负京城内外的治安。分司厅胡同是顺天府属下的分司厅所在地,分司厅即巡检。

    北京城里有英房胡同、英子胡同、箍子胡同,都是营房胡同的讹传。营房就是兵营,是当年军队的驻地。教场胡同则是昔日军队的教练场所在地。此外还有校尉胡同、校尉营。校尉本是武官职称,明代锦衣卫的军官也叫校尉,校尉营大概就是这些校尉的营房。

    交道口的南边有一条大兴胡同,原名大兴县胡同,是明、清两朝大兴县署所在地。北海后门西边不远处名叫东官房,是宛平县衙所在地。大兴县、宛平县的县衙设在北京城内或许会使今天的北京人感到奇怪,但在当时的人们却习以为常。

    东四北边有一条钱粮胡同,过去称为钱粮局。清代旗人每年按时领钱粮,包括俸银、禄米两部分,后来也把银钱称为钱粮,于是造币局也就被人们俗称为钱粮局了,钱粮胡同就是铸造铜钱的造币局所在地。交道口西边有一条宝钞胡同,原名倒钞胡同,当年在这里有个负责兑换旧纸币的倒钞司。

    府右街是中南海西侧一条南北方向的街道,这条街是1913年修建的。当时袁世凯在中南海内设立总统府。这条街位于总统府右侧,所以称为府右街。西单南边的教育部街是民国时期教育部所在地,鲁迅先生任教育部佥事时曾在这里上班。新中国成立后,于60年代改名为教育街。类似的街道还有刑部街、外交部街、内务部街、公安街、司法部街,大致都是清末、民国时期政府各部的所在地。

    今天的宣武门西大街曾经称为象来街。明清两朝曾在这里设象房,清末象房废除,在旧址上设资政院,民国初年改为众议院,又在附近建参议院,由于国会两院都在这条街上,所以命名为国会街。新中国成立后,原址改为新华通讯社,国会街的名称就消失了,倒是象来街的名字保留下来了。

    北京城里有许多以“厂”命名的地名,像台基厂是堆放柴草的地方。神木厂是放置木材和加工木材的地方。西单附近的大木仓胡同可能是大木厂的讹传。琉璃厂在明初是烧制琉璃砖瓦及其他琉璃制品的地方。黑窑厂是烧制砖瓦的地方。这五大工厂都是由明政府工部直接管辖的。

    西四北边的红罗厂是向宫中供应红罗炭的场所。由于这种炭装在圆形的涂有红土的小炭笼里,所以叫做红罗炭。盔甲厂是制作头盔、铠甲的工厂,也制作铁炮、弓矢、火药。明万历年间曾发生两次爆炸,崇祯年间又发生一次。这三次爆炸比起王恭厂爆炸来还是小巫见大巫。王恭厂在宣武门内,明天启六年三月初六,这座生产火药的兵工厂发生大爆炸,周围地区的房屋全部倒塌,死伤了数千人。这场灾难究竟是怎样造成的?一直是个难解的谜。

    西直门内有个桦皮厂,桦皮可以用来制作鞍、蹬、弓、刀把儿等器具,满族人祖居东北,对于桦树和桦皮当然是很熟悉的。枪厂、箭厂,则是制作这些武器的场所。打磨厂是打刀磨刀的场所。

    北京城里还有许多以“仓库”命名的胡同,像朝阳门内,就有禄米仓、南门仓、海运仓、南新仓、北新仓、太平仓、兴平仓等胡同。明清时期这些仓库主要存放从江南运来的漕粮。在明末设有九个仓库,可存粮480万石,在清末设有13个仓库,可存粮360万石。清朝覆亡后,这些仓库或者改存其他货物,或者改为医院、学校。

    位于南池子大街路东的北库司胡同、缎库胡同、磁器库南巷以及蜡库胡同、绳子库、灯笼库、帘子库等等都是明清两代皇家的仓库。位于西城区的西什库大街,在明朝设有皇宫内府的甲、乙、丙、丁、戊、承运、广惠、广积、广盈、赃罚十个仓库,因为位于皇城西边,故总称为西什库。这十个仓库分别贮藏武器、药品、丝棉、生绢、生漆、桐油、硫磺、火药等物品。

    北京城内还有冰窖、冰窖厂、冰窖胡同等地名,都是当年冰窖所在地。过去北京人家里和饭馆里没有冰箱,要在三九严冬将河冰凿成方块运到冰窖里贮藏起来,到来年夏天时取出来用。这些冰窖大多属于内宫监掌管。

推荐阅读

寻着徐志摩的脚步 探访古都胡同文化...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1931年11月19日,著名诗人徐志摩因飞机失事而遇难。八十年过去了,他那些脍炙人口的诗篇,依然感动着一代又一代青年。徐志摩的诗歌创作和感情经历,近年来屡...[详细]

长假过后老北京胡同游

2010年2月20日是春节长假后的首个工作日,老北京胡同游仍旧吸引了很多游客和市民。在什刹海沿岸,人们乘坐三轮车游玩观景,享受京城独有的闲暇时光。...[详细]

以形状命名的老北京胡同

北京胡同名称从元朝开始形成起,一直都只是靠人们口头相传,至于用文字写在标牌上挂在胡同口上,只是民国后才有的。在明代就多达几千条,其中内城有900多条,外城300多条。清代发展到1800多条,民国时有1900多条。新中国成立初...[详细]

胡同故事 北京胡同的前世今生

在历史上和现实中,胡同都是城市普通市民生息的场所,胡同与北京文化的形成和存在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相比于代表皇家文化的紫禁城、天坛、颐和园,胡同可以说是北京平民文化的代表。 ...[详细]

北京胡同 历史的守望者

在历史上和现实中,胡同都是城市普通市民生息的场所,胡同与北京文化的形成和存在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相比于代表皇家文化的紫禁城、天坛、颐和园,胡同可以说是北京平民文化的代表。 ...[详细]

那些年北京胡同里的三九天

又是一年北京的三九到了,寒风凛冽吹的人喘不过气,北京真正的冬天来了。然而这些年的冬天却远没有儿时那么冷了,早上的我裹起那一年比一年薄的羽绒服走在去上班的路上,看见人们都行色匆匆赶着路,突然让我回忆起了儿时的冬天...[详细]

北京印象——北京胡同与798厂

第三天我们休息了,上午睡了一个安稳觉后吃饭酒店提供的早点,我便背上我的相机去了北京火车站。由于北京有三个火车站,我去的是北京站,对它整体的建筑没什么特别的影响和其他的地方的火车站没什么区别。我准备去订票可是火...[详细]

北京胡同和四合院

北京的胡同就象密密麻麻的血管遍布在城市的每个角落。北京到底有多少胡同呢?老北京人说:“有名胡同三百六,无名胡同似牛毛。”最近的统计显示,北京的街、巷胡同(即广义上的胡同)超过6000条(个),直接称为胡同的超过1300条。把...[详细]

北京的胡同,北京人挥之不去的记忆!...

北京并不是一个代名词,对于北京人来说,这里是一种归属感。提起北京的胡同、大杂院,那是很多北京人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有很多回忆:北京的胡同里,我总能遇见很多猫。猫的气质,衬托着北京胡同的古旧与安详。它们游荡在北京宁静的...[详细]

30条“新胡同”用上老地名

再过一阵子,市民就会发现,2000年前后消失的“向阳胡同”路名,在西城区闹市口大街一条无名胡同重现;而东城区的风箱胡同、莲子胡同和隆安胡同也“长个儿”了。记者昨日从市规划国土委获悉,上月,本市已经完成第二批446条无名...[详细]

胡同街巷里的那些“营”

校尉是一种军职,在汉代仅次于将军,但到了明清两代,卫士亦称校尉。因此关于校尉营胡同的得名,一直有两种说法:一是缘于胡同曾居住过低级武官,二是当年曾为军事机构所在地。在老北京,叫校尉营的地方共有两处,且明代就已成巷,一处...[详细]

网友游记:闲情雅致 北京胡同一日游...

 虽然从小并没有在胡同生活成长的经验,但这丝毫不影响我对胡同的感情。小的时候每年过春节,都要跟随父母去拜访住在西养马营胡同的“大爷爷”、“大奶奶”。大爷爷是我爷爷的哥哥,他和大奶奶一辈子无儿无女,在西养马营蜗...[详细]

北京胡同的老礼儿

 听人们常说:这北京的四九城是一座古典建筑的博物馆,仔细琢磨,这话不假。您瞧,那古老的紫禁城依旧彪炳着天潢贵胄般的尊贵,连那北海的白塔金顶也富丽堂皇彰显着自己的气魄。在欣赏举世无双建筑艺术的同时,我想还应有更深层...[详细]

安福胡同生出大学问家梁漱溟

 从空中俯瞰北京纵横交错的胡同,很像是中国国家图书馆的大厅。胡同两边那些古老沧桑、内涵深蕴的民宅,如同馆内走廊两边古色古香的书柜。书香北京可不是说说而已,多少历史遗存与历史人物作证,那真正是名副其实。你随意走...[详细]

北京胡同的文化记忆

  800年古都风华,燕京城闾巷交错。如今,人们已经很难说清,究竟是北京孕育了独特的胡同文化,还是胡同成就了厚重的北京文化。2011年1月,《北京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明确提出,北京市将加大政府投入,保...[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