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老北京的大烟馆

2012年02月22日

  老北京城内烟馆林立,可以说是随处可见。众多的大烟馆也可以分出个三六九等。低等的大烟馆室内设备简陋,脏乱不堪,光线昏暗,空气混浊。中档的大烟馆房屋比较像样,有铜床、铁床供烟客躺卧,可以在烟馆内叫酒饭,叫条子(即请妓女)。当年在北京前门外的石头胡同、韩家谭、百顺胡同、陕西巷等处,就有数家这样的烟馆。高级的大烟馆一般来说装潢都很漂亮,里面有雅座、散座。散座是一间大房子,屋里有一铺大炕,烟鬼们并排躺在炕上,有伙计蹲在炕下边给客人烧烟,旁边有个小桌,可以随意叫酒叫菜。大烟馆设有掌柜、帐房、伙计等十几个人。开设大烟馆的大都是地痞、流氓、恶霸,也有一些人是因吸食鸦片成瘾,导致倾家荡产或者是欠下巨额债务,为了尽快还债而经营烟馆的。开设大烟馆的利润很高,但是麻烦也很多,无论谁想开烟馆,都必须与烟馆所在地区的警察、流氓、地痞拉关系找靠山,否则干不了多久就干不下去了。

老北京的大烟馆 - 卤煮 - 過年好

上等烟馆

  北京前门外的八大胡同地区是妓院的集中地区,也是大烟馆林立的地区。有一个名叫骆驼阿四的烟馆老板,他开设烟馆已有很长的时间,他的烟土也很讲究,由于他在煮烟时羼对白兰地酒,使烟客吸毒后感觉特别好,所以凡是八大胡同的嫖客,买烟土都上他这儿来。

  大烟馆里的烟土来自烟土批发商。这些烟商经营的利润很大,与地面上的官府警察的勾结也更加紧密。他们一般都有一个公开的职业作为掩护。例如八大胡同之一的韩家潭对面有个义和坛油盐店,东家外号张大胖子,他开有两家油盐店,在前门外煤市街还开了一家纸铺。表面上他是个守法商人,实际上却是个贩卖烟土的奸商,他雇用一些人负责把烟土送到顾客家里。

  当时北京城里有一些文人雅士,烟瘾极大,但又怕进烟馆吸大烟让别人知道了丢面子,于是张大胖子就雇用了一些报贩子,让他们以送报的名目送烟土上门,将鸦片包在报纸里送给烟客。

  当年还有一个名叫王大森的人,在虎坊桥开了一家医院,名义上是专门戒烟的,实际上却是个卖烟土的地方。在医院的花池子里装的全是烟土,这对于一个戒烟医院来说,真是极大的讽刺。

  烟馆老板对于前来吸鸦片的客人表面上恭恭敬敬,实际上许多烟馆经常掺杂使假欺骗烟客,尤其是对人生地不熟的外地烟客更要狠宰一刀。当烟客有钱时,烟馆老板将其奉为上宾,一旦烟客的钱财被榨干,烟馆老板就会毫不客气地将烟客赶出门去。

老北京的大烟馆 - 卤煮 - 過年好

  吸食鸦片的烟民上至王公贵族、富商政客,下至商贩、工人、农民、市民,各个阶层、各种职业的人都有。吸鸦片甚至成为交际场上必不可少的项目。与别人谈生意、拉关系往往是请对方到大烟馆去,如同请客人赴宴会一般。许多人家里备有烟榻、烟枪、烟灯,请客人享用,如果不摆烟灯,反而会被别人认为是礼数不周,待客不恭。推而广之的结果是许多饭馆、旅馆、妓院、浴池、商店都备有烟枪、烟灯和卧榻供客人随时吸烟之用。

  烟民上瘾之后,绝大多数不能戒烟,犯瘾时眼泪、鼻涕、口水一起流,哈欠不断,浑身瘫软如泥,有气无力,时间一长,就成了烟鬼,面黄肌瘦、形销骨立、精神萎靡、懒惰成性。为了吸食鸦片往往会不择手段,从变卖家产到卖掉妻女、抢劫偷盗,无所不为。

推荐阅读

“黄城”之名啥时能“黄”

皇城”还是“黄城”,不仅初来北京的外地人常常被搞晕,就连快递公司也往往因这一字之差无法投递 [详细]

城南旧事

城南的特色在于老,老而不朽,是历史的沧桑所赋予的一种美。城南的魅力在于有许多老故事,苍老而哀婉的音乐,如斑驳且凄艳的苔痕,装饰了秦砖汉瓦、唐诗宋词的影壁。城南大多为平民聚居区,建筑陈旧,商业繁荣,遗留有浓郁的民俗色彩...[详细]

老北京的茶馆

北京的大茶馆的门面大多为三至五间,里边有六七间的进深,前边设有柜台和大灶,中间有罩棚,后边是过厅,再往后走是后堂,两旁的侧房设有雅座。在柜、灶间有一把大搬壶,高有五六尺,直径三尺,用红铜制成,两旁有壶嘴,悬在屋梁下边,壶中...[详细]

北京内城八旗分布

明朝时的北京设顺天府和大兴、宛平两县,城区分属五城兵马指挥使司,“五城”即中城、东城、西城、南城、北城。中城位于正阳门内,皇城的两边。东城位于崇文门内,街东往北至城墙。西城位于宣武门内,街西往北至城墙。南城位于...[详细]

透过砖头看穷富

 至于老北京富人用砖,则讲究磨砖对缝,就是把砖磨得像镜子那样平……插不进一把刀子。   砖,建筑材料的一种,在今天再普通不过,但在老北京,砖可不是便宜东西,从砖上最能看出一家的穷富。   国人周代已开始用砖,而且是...[详细]

朝外旧事

人在一个地方生活久了就会对那地方产生感情,也能见证那里的变迁,仿佛把感情融在了那里,我对朝外大街就有这种感情。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我们家搬到朝外芳草地西街一幢楼房里,下楼往北一溜达,就是朝外大街,那时候我正在...[详细]

老北京的盒子铺

北京城中熟肉铺也可以称作盒子铺或酱肘子铺,这种熟肉铺里不设座位,顾客买了熟肉之后只能拿回家吃。最负盛名的熟肉铺有前门外的月盛斋、东华门大街上的金华楼、东四牌楼西边的普云楼、护国寺街上的仁和坊、西单牌楼...[详细]

刘心武:半城宫墙半城树

 那年八岁,刚到北京不久,父亲带我去玩,坐的人力车,父亲把我搂坐在他怀中。转过沙滩,接近景山和神武门时,我忽然挣着身子大叫起来:“爸!爸!”车夫惊讶地扭回头,父亲则紧紧地把我搂定,都以为我出了什么事。其实,我只是被眼前呈现出...[详细]

北京的私家园林与士大夫文化

北京地区除了有圆明园、颐和园、北海等几座著名的皇家园林外,还有大量的私家园林,园林的主人大多是贵族、大官僚、民国时期的军阀以及社会知名人士。这些园林多数坐落于北京西郊地区。其中比较著名的有位于现在的北京大...[详细]

福绥境公社大楼里的共产主义“天堂”...

1958年8月,在全国“人民公社好”、“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口号声中,全国各地掀起大办人民公社的高潮。北京城的各个城区分别兴建了带有示范试点性质的新型居民楼。“公社大楼”就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诞生了。虽然很快它...[详细]

被遗忘了的网兜

前些天整理旧橱柜,发现了一个线织的网兜,这个网兜使我回忆起上个世纪,1955年刚参加工作时的情景。 刚从学校出来就参加了工作,还是去山东青岛学习一年,直接去前门火车站报到即乘车前往。头一次出家门,父母帮着打好行...[详细]

搪炉子安烟筒装风斗

 改革开放以来,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就拿取暖做饭来说,过去京城四合院中,家家烧煤球炉子。冬季点炉子,烟熏火燎,有时烟筒倒烟,屋里烟雾弥漫,呛得人眼泪直流,咳嗽不止。到了晚上,还担心煤气中毒,要检查炉挡是否打开,烟筒堵没堵,为...[详细]

北京皇城西南角之谜

在幼小的记忆中,西皇城根南街,是一条行人冷落、车马稀疏的街道。这条街的街西,因礼亲王代善在此居住,王府规模恢弘,曾被称之为王府夹道。代善是努尔哈赤二子,八大铁帽子王之一,12代亲王世袭罔替,与大清朝相始终。   街的东...[详细]

老北京的城墙

 元代的大都城是夯土筑成的,外边没有包彻城砖,所以一下雨就可能因雨水淋蚀造成土城墙的损坏。为了保护城墙,当时采用编好的苇子覆盖城墙,下雨时雨水顺着苇子流到地面,就像下雨天人们穿上蓑衣一样。但是这样的办法也不是十...[详细]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