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漫话达智桥胡同

2012年03月03日

   

达智桥胡同,位于北京宣武门外,东起宣武门外大街,西至金井胡同。
据考证,北京地名凡以桥名街的地方,昔时都有水或河道通过,达智桥当然也不例外。《宸垣识略》在卷十“顺承门(即宣武门)西河”条下记载,明正统五年(1140)天雨连绵,宣武街西河决,漫流成灾,淹没居民。翰林侍讲刘球建议,于城外宣武门桥西,修减水河,以泄城中诸水。经过审议,钦天监正皇甫仲和说,宣武门西旧有凉水河,可疏浚以泄水热。《宸垣识略》按称,上面所说的凉水河究竟在什么地方,已无法辨别所在。又说,“新城(指北京外城)未建进,无地无水,今其故道皆不可考矣。”根据这段记载,再准以地望,达智桥一带或系当年凉水河所经过的地方,这里有桥跨河,后即以桥名街了。又为什么叫“达智”或“炸子”呢?据说是由“鞑子”的谐音雅化而来。据《燕都丛考》一书的序言中说:“……近年来,街市数更,新名林立,如鞑子桥之为达智桥墩……。”张江裁在前国立北平研究院印行的《京师五城坊巷胡同集》书后所写的跋语中,也有同样的想法。另外,有人以为达智桥紧临校场,这里可能曾驾驶证扎过蒙古军队,故名。综观清代各种坊巷籍志,都作“炸子桥”,显然也在避开“鞑子”之贬意。达智桥之称,是民国后才改用的。1965年北京整顿地名时,改称达智桥胡同。
达智桥胡同长200米左右,四米多宽,看来仅仅是一条小巷,但在昔日这里虽说不上“闹市”,却曾有过一度繁荣。就有名的古迹来说,有明代忠烈之士杨继盛(椒山)的故居,名为“松筠庵”,在街的南侧。杨继盛,字仲芳,号椒山,保字容城人,明嘉靖进士,官至兵部选员外。当时正是严嵩专权,杨继盛对严嵩的所作所为深恶痛绝,乃弹劾严嵩十大罪恶。于是,被严嵩诬陷下狱,受尽酷刑,入狱三年终被杀害。临刑前从容赋诗,天下传诵。椒山的夫人张氏,曾上书愿代椒山死,但是这一申请未予通报,在椒山遇难之日,张氏竟于同时自缢。为纪念杨椒山,清乾隆五十二年,就其故居立祠堂。据《京师坊巷志稿》引《啸亭杂录》:“松鹤(应为筠)庵在宣武门外响闸,乾隆丁未胡司寇季堂会诸僚友,醵金立祠,绘公像及同事诸公神位。有古槐一株,忠愍手植。”故居的西南角有亭子,把杨椒山所写的“谏草亭”。现在刻石尚在,但故居已拆为民宅。目前这一故居已被列为市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可期早日加以修葺。
另据记载,清末由康有为主持的有名的“公车上书”的万言表,是在松筠庵内起草的。此外,还有一个传说,清末汪精卫谋刺摄政王未遂,被捕后曾在松庵筠内暂囚。
椒山故居对门有朝庆寺,早废;接待寺,明刹。清光绪年间,“汴人就接待寺建嵩云草堂”。据传,嵩云草堂曾是袁世凯的住宅。嵩即是嵩山,在河南省境内,也称中岳。后草堂改为河南会馆,河南中学(又称嵩云中学)设于此。目前这个草堂的前半部已成民宅,后半部为204中学使用,另建了教室楼房,楼门设在上斜街。
前面说过,这条小巷曾一度繁荣过的另一原因是,清代的北京山庄汉员在内城没有赐第,也不是“值枢廷”的人,一律住在外城,在外城的聚集之处就是宣武门外,即所谓“宣南”,因此,官宦士流云集于此。随之许多有名的餐馆或娱乐场所也多设于此地。据记载,达智桥口内,曾有义盛居饭馆,专营南味菜肴一些南省京官多饮宴于此。这个饭馆曾与当时南半截胡同内有名的广和居相媲美。
今天的达智桥,仅仅是北京一条普通的胡同昔日曾是车水马龙,冠盖云集之处呢!
(文章来源:燕都杂志)
推荐阅读
关键词:达智桥胡同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