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大城之殇

  百度一下

 1
  
  北京城毁了。
    
  一座曾被称作“地球表面上人类最伟大的个体工程”,一座曾被赞述为“世界上无能与比的最杰出城市”的北京毁了,短短几十年间,或是政治狂飙的率性破坏,或是主观狂想的拙劣添造,或是商业口红的恣意涂抹,整个北京城早已“城不将城”了。那曾有的恢宏气度,那曾有的严谨方正,那曾有的飘逸风范,都已消失不见。那方方正正、对称均齐,充满传统意趣的北京城早已死了,如今,只有一段段怀旧的文字、一张张发黄的照片,沉载着我们诸多的感慨、不甘、无奈和留恋。
    
  这座曾是如此伟大的城市,有着气势无比的壮丽格局。泱泱大国气韵,几代皇朝风范,与罗马、伦敦、巴黎、君士坦丁堡、圣彼得堡……诸多世界级的名城古都相比,无论规模气势,无论文化底蕴,无论博物价值,都是举世无匹,足可傲视群雄的。唯一区别是:那些城市是用石头记载具象而立体的历史,我们却只剩下文字抽象的平面记录。俄罗斯有句谚语:“阅读七遍描述圣彼得堡的文字,不如亲眼看一下这座城市。”是呀,用石头和建筑记录的历史,远比书面的文字要生动和鲜活。你看人家的古都,是一座城、一座城地系统保留,呈现的是一曲完整的古典建筑乐章,北京城却被拆得七零八落,只剩下些散乱无章的古建符号。那些城市的古旧,依然呈现动人而和谐的古典之美,而北京城,却是美容过度,被粉饰得不伦不类,毫无美感可言。
    
   因为痛得切,所以忆得浓。还是先让我们再一次回忆这座城市曾有的独特美丽和无尚荣耀吧。这座曾历经金、元、明、清等几朝用心经营的皇都,自然格外讲究。它 “象天法地”,严格按《周礼?考工记》的要求建造,坐北朝南,九经九纬,左祖右社,面朝后市,无论建筑规模,还是科学布局,无论工程水平,还是艺术设计,都是无与伦比的古代城市建筑典范。
    
  作为“最完整最伟大之中古都市”,北京城有着不一样的建筑特质和文化气质。那时的老北京,地阔方圆、周正大气,其整体设计思想,无论城市规划或局部建设,都有一个显著的特点,那就是:宽松、疏阔、大处着墨、纵横挥洒,充分表现出帝都京师独有的那种“大气”。一个皇宫,就有9平方公里之大,便是最不起眼的“四合院”,也疏落有致、颇多空间。正如老舍先生说:“北平的好处不在处处设备得完全,而在它处处有空儿,可以使人自由地喘气;不在有好些美丽的建筑,而在建筑的周围都有空闲的地方,使它们成为美景。”曾经的北京,“透气孔”特别多。景山、北海、什刹海,天坛、地坛、日月坛,陶然亭、紫竹院、龙潭湖、玉渊潭,这么多的公园,足够你遛弯儿、会鸟儿、练功夫、找乐子的,住在这样的城市里,不管怎么着,也不会觉得“憋气”( 如今的北京,到是再无“虚空”之感,填塞得满满当当,拥挤的乱七八糟,然而,北京人的心里却有另一种虚空之感)。
    
  而我以为,北京最大气、最不令人憋气,也最值得怀念的就是那浑朴雄伟的城墙和城楼。北京城的城墙,以清为例,不但呈独特的「凸」字形布局,而且内城墙和外城墙相加,达39.75公里,可算是艺术杰作、国之重宝。它若没拆,可与长城相媲美,一样是举世无双的纪念物和象征物。然而,这样伟大的工程,这样雄伟的建筑奇迹,却被毫不痛惜地拆了。
  
  当初,在那些激进的革命派眼里,城墙是北京成为现代化城市的最大阻碍。他们乐观却盲目,积极却自大,因此不能理性而科学地对待一座城市的改造和建设。他们没有吸收那些可以借鉴的国外大城市规划经验,无视国际上早已认可并遵循的保护旧城的科学理念,更没有慎重考虑北京城的历史传统和文化特色。他们只是痴迷于在现实中“破旧”和幻想中“立新”的过程中寻找心理快感和满足政治虚荣。
    
  他们只是一味地埋怨城墙是封建的象征,并且占了空地,碍了交通。当初,拆除城市的最大理由,就是为修地铁和二环路。如今,看着一环套一环的摊大饼式的北京交通图,看着一座座粗笨水泥制的高架桥,看着设计僵硬的街心花园,都会情不自不禁想起梁思成当初的规划设想,想象城墙上的公园和轻轨是何等美丽和浪漫,想象被雄伟城楼和精致牌楼妆点的北京有多漂亮和壮观。
    
  按梁思成先生核算,总数约1100万吨,以20节18吨车皮组成的列车日运一次,需83年才能运完,废物体积如十一二个景山的城墙灰土,竟被伟大的人民运动在很短的时间内“消除”掉了。我们失去一座伟大城市的外衣,漂亮的四合院里却多了成千上万的旮旯料。据说,拆城墙时,老百姓很积极,也很满意,因为多了许多免费但也算结实的搭窝棚材料,领导也很乐观,很满意,因为根据伟大的指示,破了旧啦,立了新啦,“砸烂了一个旧世界”,建了一个新的世界。
    
  说说城楼吧。当初,北京内城九门都是由箭楼和城门楼构成的双重城楼的巍峨建筑,门楼为三檐双层的巨大楼阁或殿堂,包括外城和皇城的城门城楼、箭楼、角楼等曾多达47个。而如今,还剩下什么呢?最具象征意义和装饰的传统建筑符号,都已消失不见。虽然楼越建越高,越建越多,可北京城却越来越不象北京城。当我们开始后悔,开始觉得传统稀缺,无法给这座城市寻找几个代表性的文化地标做以归拢和梳理时,又想起了已经拆建的巍峨城楼。譬如说,我们又在原址根据原制重建了永定门,可是,历史毕竟无法复制,于是,那一座不尴不尬的仿旧城楼,谈不上建筑美感,更谈不上历史质感,除了造价令人心动外,我们唯有感伤和无言。
    
  想想那些牌坊吧,多好的城市装饰品呀,便是在现代的高楼大厦映衬下,又怎么能是“鸡笼或鸟舍”呢?多几座牌坊,真的就会妨碍交通么?便真是,也可以挪移嘛。现如今的马路上,多的是街心花园,多的是天桥空地,若立几块精致的古牌坊,是一件多么漂亮而美好的事情呀。可惜的是,现如今,牌坊,无论什么样的款式、质地、功能,均已消失,能激起我们想象力的也只有几个抽象的地理名称了。
    
  再说那些寺庙。北京城最伟大的一点就是海纳百川的文化包容精神。譬如说城市必不可少的宗教建筑,当年的北京城里,大大小小的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喇嘛教、天主教、基督教的寺庙殿堂,据1936年时的统计数据,内、外城共有561座(加上散布于郊区的,总计达942座)!世界上哪一个古城还有这样的气度?还有这样的伟大?然而,这些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挺过了千年风雨,经过了历代荣辱,却在短短五十年内“俱往矣”,至1984年,北京公布的文物保护单位中,庙宇寺观也只剩下区区21座 !
    
  城墙拆了,牌坊毁了,庙宇没了,我们没了束缚,没了顾虑,终可以“自由”地胡来了。失去物质和心理双重屏障的北京城,其传统、其文化,开始以惊人的速度消失。失去城墙的方正,我们好象也丢了营建世界的“规矩”,把城市建得乱七八糟,同时又在每个人的心里筑起了厚不无可测的心理城墙。正如李敖先生在北大演讲时忧伤地说:“我见到的北京是一个处处设防的北京。” 没有了“规矩”的北京,开始变得小心眼和势力眼的北京,又如何能大气起来呢?


版权声明
墙根网小说频道刊登的所有小说版权归作者所有,严禁下载和传播,如需要请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所有以商业为目的的转载请先取得作者同意,谢谢。 墙根网小说频道主要刊登以北京生活、历史为题材的长中短小说,欢迎广大写作爱好者在本站刊登,同时也希望广大读者对小说内容指证。
推荐阅读

梁思成与苏联专家北京大论战

1949年10月1日,当新中国的国旗升起迎风飘扬时,南下征战的人民解放军还在大西南地区与国民党的军队作战。尽管到了1950年底以前,大部分残余敌军被消灭了,但是威胁新中国生命的朝鲜战争紧接着又暴发了,为此,中国人民又不得不...[详细]

梁思成与北京城墙

1957年,“反右”运动正如火如荼,而雄伟壮丽的北京城墙也正在被热火朝天地拆除着。到处是毁墙的炮声,每一炮,都像在梁思成的心中炸响。他已经有了无望的感觉,但这位中国建筑业的泰斗还要为保卫北京城墙做最后拼搏。 ...[详细]

大城之殇

一座曾被称作“地球表面上人类最伟大的个体工程”,一座曾被赞述为“世界上无能与比的最杰出城市”的北京毁了,短短几十年间,或是政治狂飙的率性破坏,或是主观狂想的拙劣添造,或是商业口红的恣意涂抹,整个北京城早已“城不将...[详细]

50年前,他对北京的预言竟然全部实现!...

1972年,梁思成于贫病之中撒手人寰。生命弥留之际,他还重复着这样的话:「世界上很多城市都长大了,我们不应该走别人走错的路,早晚有一天你们会看到北京的交通、工业污染、人口等等,会有很大的问题。」...[详细]

北京被迫迁府,印证悔断肠的遗言:五十年后,历史将证明...

如果著名建筑专家梁思成的建议被采纳,北京古城,会成为令中华儿女骄傲的建筑博物馆。而今天,北京只能被迫迁府。“50年后,历史将证明你是错误的,我是对的。”半个世纪后,验证了梁思成对彭真说的话,“古城”北京已面目皆非。...[详细]

关键词:梁思成

玩在北京

吃在北京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