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东茶食胡同 冬日里排队弹棉花

2012年03月11日

东茶食胡同 冬日里排队弹棉花
茶食旅馆
东茶食胡同 冬日里排队弹棉花
新建的都市馨园小区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家从崇文门外大街东侧的上四条胡同,搬到了大街西侧的东茶食胡同。这条胡同东西走向,东口直对崇外大街,西口与薛家湾胡同相连,我家住靠东口的44号院。东茶食胡同和上四条相比有两大优点:一是周围胡同多,出行方便;二是胡同内店铺多,买东西方便。

  在东茶食胡同周围,大大小小的胡同多达十五六条。长胡同如香串胡同,南、北粉浆胡同;短胡同像鸟枪胡同仅有两三户人家;宽的广兴园胡同可以进出翻斗卡车;窄的银丝胡同只能走自行车;高营胡同和高营南、北横巷像个“工”字形一样规整;银丝胡同的东北口在石虎胡同、西南口在南五老胡同、中间弯弯曲曲要拐三四道弯儿。另外还有风箱胡同、牛犄角胡同、苗家胡同、珊瑚胡同等。

  由于胡同多且四通八达,这一片儿的居民出行很方便。往南可从石虎胡同穿行银丝胡同、南五老胡同,经水道子胡同、西园子胡同到达天坛公园;也可以从香串胡同穿过磁器口大街去红桥;往北从广兴园胡同通过南、北粉浆胡同去崇文门菜市场;往西顺北五老胡同经过东、西兴隆街,穿鲜鱼口到前门大街。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崇外地区的交通不像现在这样发达,祈年大街开通是2003年以后的事,两广大街也只是一条仅能错开公交车的窄马路,崇外大街不仅路窄而且往南只通到蒜市口,所以,这些胡同就成了居民日常出行的通衢。

  当年,买柴米油盐都不用出胡同。我们住的东茶食胡同就设有三个粮店、三个副食店,我家对面的广兴园胡同内还有一个煤厂。只是那时买什么都要用票、证,且分片、限时供应。不过,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我们胡同内的弹棉花门市部。

  如今,棉衣、棉被已被羽绒、羊绒等新产品所取代,但在四十多年以前,棉衣、棉被曾经是大多数人冬日御寒的必需品。棉衣、棉被用久后里面的棉花会被压实,保暖性能降低,买新棉花不仅凭票,而且供应量少,那个小小的门市部,就是把旧棉花弹松再用的地方。

  当年,全市范围内弹棉花的网点很少,东茶食胡同内的弹棉花门市部每天要接待很多顾客。我小时候经常能看到有人从很远的地方,用自行车驮着提着大包、小包的旧棉花来这里排队。这个弹棉花门市部面积不大,只是一间简陋的小屋,在胡同中部河泊厂东巷北口东侧,门上挂一块方形牌子,写着营业项目和营业时间。收活的营业员称重量,问规格、开单据,忙而不乱。

  在这里弹棉花价格便宜,弹一床被套几角钱,而且保证质量,不用担心您的好棉花被换成旧棉花。每天收够一定数量,不管外面还有多少人排队,营业员将“活已收满”牌子一挂,关门走人。记得有一年,排队弹棉花的人特别多,我们胡同的居民纷纷反映排不上队。居委会和门市部协商,给排队有困难的居民发弹棉花票,拿着这张票,可以免去排长队之苦,这也算沾了本胡同的“地利”之光吧。

  东茶食胡同是陆陆续续拆迁的:东段于1997年拆迁;中段于2001年拆迁,西段的拆迁开始于2006年。我最近又沿着旧路故地重游,看到原来胡同东段和中段的旧址上已建成了崇文区文化馆新馆、宽阔的祈年大街、漂亮的都市馨园小区等,西段虽然胡同形状还在,但有不少房屋已成残垣断壁。

推荐阅读
关键词:东茶食胡同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