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烧酒胡同 皇室子孙曾经的沉浮之地

2012年03月11日

  已经消逝的烧酒胡同曾经是北京城里一条极不起眼儿的小胡同:浸满岁月沧桑的房子、简朴的院落、油漆剥落的街门,然而在清代,却有十几位皇族子孙在这条胡同居住过。

烧酒胡同 皇室子孙曾经的沉浮之地
烧酒胡同

  北京曾经有过两条烧酒胡同,一条在王府井大街,已于民国时期改名为韶九胡同;另一条位于朝阳门内大街北小街,清朝乾隆年间名为西烧酒胡同,宣统年间更名为烧酒胡同,我曾居住过的就是这条烧酒胡同。2001年拆迁前,烧酒胡同全长三百余米,南起朝阳门内大街,南北走向不足百米向西转弯,变为东西走向,一直通向朝阳门内北小街。

  以前居住在烧酒胡同55号院的时候,我一直以为这里就是清代酿造烧酒的地方,是当时酿酒人生活劳作的场所。去年,也就是烧酒胡同拆迁后的第七个年头,我工作的单位由亚运村迁到了朝阳门,离当年居住过的烧酒胡同只有数步之遥,于是我得以经常到烧酒胡同旧址去怀旧。烧酒胡同当年南北走向的一段,虽然已建成了现代化的居民小区,却保留了烧酒胡同三号院的名称。原来,就在这条并不起眼儿的小胡同里,竟先后有清代的十几位皇族子孙在此居住过。

  第一位是努尔哈赤的第十三个儿子赖慕布,因战功卓著被封为“辅国公”。第二位是恒亲王允祺,康熙皇帝的第五个儿子,于康熙四十八年在烧酒胡同建府,府址就是后来的烧酒胡同三号院所在地。允祺之后,其后人先后五代六个人居住于此,直到嘉庆皇帝当政时,允祺后人的爵位递降为镇国公,无权再在王府居住,只得迁往他处。恒王府改为惇王府,成为嘉庆皇帝第三个儿子--绵恺的府邸。在此期间,还有一位贝勒在烧酒胡同安家,他就是怡亲王允祥的长子--贝勒弘昌,这位贝勒爷性情直率,因对他的叔叔--雍正皇帝继位有看法,一直被怡亲王拘禁在家中,直到怡亲王死后,才得以恢复自由。

  在烧酒胡同居住过的清代皇族子孙中,最具传奇色彩的当数第二代惇亲王--奕谅。奕谅原本是道光皇帝的第五个儿子,据说如果他能早六天出生的话,他在历史上的身份恐怕就不是王爷,而是皇帝了。原来道光皇帝的大儿子奕讳因不好好读书并时常威胁老师,23岁时被道光皇帝一脚踢死,二儿子、三儿子均死于幼年。就在道光帝着急皇位无人继承之时,全嫔、祥妃、静妃三个嫔妃先后怀了身孕,于是道光帝决定把最先出生的阿哥立为皇太子。按生产日期推算,第一个出生的应该就是奕谅,但全嫔偷偷吃了催产药,最终全嫔的儿子,也就是后来的咸丰皇帝,先于奕谅六天出生了。本应该是四爷的奕谅成了老五,又因惇亲王绵恺无子,奕谅在9岁时被道光帝过继给了绵恺,遂住进了烧酒胡同里的惇王府,成为了第二代惇亲王。

  奕谅之后,奕谅的孙子、曾被慈禧定为光绪皇位接班人的“大阿哥”溥儁因义和团事件被驱逐出皇宫后,于光绪二十八年回到烧酒胡同惇王府居住。此后,随着清王朝的灭亡和皇族家道的没落,惇王府也逐渐被王府的后人变卖、典当,烧酒胡同中的这座王府渐渐湮没在了历史的尘埃中。

  烧酒胡同2001年12月拆迁,原来东西走向的一段成为了今天朝阳门北小街12号院的一部分,南北走向的一段虽然仍称之为烧酒胡同3号院,但已没有了一丝胡同的味道。


推荐阅读

烧酒胡同 皇室子孙曾经的沉浮之地

北京曾经有过两条烧酒胡同,一条在王府井大街,已于民国时期改名为韶九胡同;另一条位于朝阳门内大街北小街,清朝乾隆年间名为西烧酒胡同,宣统年间更名为烧酒胡同,我曾居住过的就是这条烧酒胡同。2001年拆迁前,烧酒胡同全长三百...[详细]

烧酒胡同

烧酒胡同:北京至少有两条烧酒胡同,一条在王府井大街,民国时期改名叫韶九胡同,音近字不同了。再一条就是朝阳门内北小街里这条烧酒胡同,音字全没变。   烧酒,顾名思义是当年有烧锅酿酒的地方,年代久远形成了这条胡同。当年...[详细]

关键词:烧酒胡同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