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首页北京文化旧京故事1992北京西直门枪战

1992北京西直门枪战

2013年10月25日

此案被称为42年来“建国第一枪”
1992北京西直门枪战

 从西直门桥向东走大约500米,路北有一家小店,面积约20多平方米,门上方蓝色牌匾上书“桂馨食品店”5个白色的大字,颜色很新,仿佛刚刚挂上去一样。
然而在绿色的门框上有许多地方已经露出了里面木头的本色,掩饰不住地透着些许的陈旧;窗帘低垂,将房间遮得严严实实,门上挂着一个木牌,上书“拆迁”二字,预示了小店的未来。在北京像这样的小店不计其数,然而,13年前,就在这里,一声枪响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

1992年3月11日,董世增(小增)等20多人手持猎枪、刀、石等公开拒捕,枪击、砍砸前来执行抓捕的10名刑警,之后逃之夭夭。结果6名刑警中枪,其中1人重残;3名刑警被棍棒打伤,只有1人轻伤。现场围观的群众上百人。这是建国42年来首都北京发生的首起警匪枪战,也被称作“建国第一枪”。

 1992年3月11日还差15分12点,队里值班室的电话响了:“喂,你们要找的那个王和几个人正在西直门内的同乐饭馆吃饭呢,脚上穿着一双新式黄皮鞋的就是王,你们快来吧。”简短的几句话后,电话被线人挂断了。

1991年6月,王抢劫后逃逸,一直被警方通缉。恰逢大发子的父亲去世,大家办完事到同乐饭馆吃饭。

没有时间多讨论,从驻地到现场开车大概得半个小时,那些人随时都可能吃完离开,当时又是饭点儿,因此,谢永智叫上在“家”的人临时组成了10个人的队伍,带着两支手枪,由副队长老殷带着就去了。

大约12点20分,到了西内大街。为了不过于显眼,将车停在了离同乐饭馆约200米的地方。谢永智和老殷两个人装作行人走进了同乐饭馆。当时屋里有20多人吃饭,人堆中一男子年近三十,上身穿黑皮夹克,脚上是双黄得刺眼的新皮鞋,不用说,正是在逃犯王连平。“出去,出去,今天不对外营业。”老板边说边将他俩推出了饭馆。

当谢永智带着刑警快走到饭馆时,就见老殷站在饭馆外,悄悄地给打手势。顺着他的手指,谢看见在离饭馆不远处的车站站着5个人,其中一个就是王连平。

“上!”老殷一使眼色,扑了上去。

“警察,别动!”随着喊声,5个人被按倒在地。谢正低头准备铐王连平,突然听到有人喊:“那人有枪!”

见到王连平等人被突然摁倒,赵延国边跑边从怀里掏出一只锯短了的五连发猎枪,老殷举枪紧随其后追了过去,就在酱坊大院门口时,赵回身开了一枪,“砰”的一声,老殷的头部被近距离击中,满脸是血地倒了下去,枪从他的手中滑了下去,掉在地上。

侦查员小任跳过去营救老殷。不料这时,从东边十余米处,董世增用五连发猎枪边射击边逼了过来,小任背部、腰部、臀部中了近百颗铅粒,倒下了下去。小张冲上去捡地上的枪,被饭馆里蹿出的持手枪式火猎枪的陆世竑打中右肋和右臂,但他挣扎着捡起了枪。

几处飞来的猎枪子弹爆起了烟雾,冰雹般的铅粒射向刑警们,打在地上直冒烟,也打得刑警们抬不起头趴在地上,子弹更加密集地打了过来,小李右臂中弹骨折,小朱多处中霰弹。

“放不放人?!”赵英涛不知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从路旁抄起根支烟摊的方木,猛击刑警的头,小曹、小焦被打晕了,混乱中于月忠被同伙误伤了胳膊,但他仍举刀猛刺,渐渐的警察松开了手,王连平从地上爬起来拳打脚踢,路世峰用铐着他的手铐不停抡打……

从小胡同里跑来的小梁,缴获了那支手枪式火猎枪,但同时,他的太阳穴处被嵌进了两颗铅粒,但他还坚持寻找开枪的歹徒;臂膀挨了棍子的小葛从受重伤的小张手中接过手枪,忍痛举起了枪向天鸣枪,十几名歹徒纷纷逃离,整个事件大约持续了20分钟。

建国42年来不要说枪击警察,就是公然拒捕的都很少,但西直门枪响后的当晚,一伙人用枪把几个“雷子”撂倒了的消息迅速传遍北京的大街小巷。北京警方震怒了。“要不惜一切代价抓住这伙歹徒。”有关负责人发出了命令。

当天夜里,参加枪击事件的歹徒名单排了出来,抓捕开始。

3月13日上午9时许,侦查员发现赵延国出现在亚运村附近的惠亚饭馆。警方迅速集结力量,11时,当赵走出饭馆坐上出租车离开时,刑警从各处包抄过去,逼停出租车,抓获了赵延国。

随后,朱沈京、陆世峰被抓获,刘宝林向公安机关自首。

王连平、董世增、赵英涛、于月忠在河北清苑县落网。

同年4月30日,最后一名案犯陆世竑被抓获。5月14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10人进行了公开审判。

5月31日,北京市公安局召开表彰大会,“3.11”案中的8名刑警荣立二等功。

搜集整理这篇文章的时候,在我耳边总回响着那句话: ...左手大哥大,右手5连发...

推荐阅读
关键词:西直门枪战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