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东四四条85号文化部大院儿的记忆

文化部大院儿的记忆
文化部大院儿

文化部大院儿的记忆
大院儿古木

  东四四条85号,据说那是吴佩孚的财政总管的私人住宅,解放后改做文化部宿舍。大院门口有两个鼓形的石墩,两扇木制的大门,厚重古朴,斑驳的油漆显示着岁月的沧桑,门上用篆书深深地刻着两行八个大字,直到以后离开时也没弄清写的是什么。沿着高高的台阶,拾级而上,一进大门是一个长长的过道,分别列着两排座椅,足足能坐上20多人,院里的孩子们经常在这里猜谜语、讲故事。最有意思的是大家经常在这里扯着脖子唱歌,“我们走在大路上”,“红珊瑚”,引来胡同里的人驻足观看。

  走过大门道,是一座标准的垂花门,木雕考究近似浮雕。全院共有大小十个院落,有游廊将其连接起来。与传统的几进院落不同,十个院落分布于东西南北不同方向。遇有雨天,不论去哪个院落,只要沿着游廊前行,全身可不沾一滴雨水。“文革”中游廊被居民一段段堵起来,变为各家各户的小厨房,这个功能从此消失了。

  那时,孩子们最喜欢的游戏就是捉迷藏了。在大院中奔跑、躲藏,时刻观察对方的动静。充分利用大院的建筑特点,来起到掩护自己,麻痹“敌人”的作用。随着年龄的增长,懂得欣赏大院的文化内涵。每逢夏夜,万籁俱静之时,朦胧的月色下,高大的屋宇,变成了黑色的剪影。微风吹过,树影婆娑,置身其间,遥想当年古人信步庭院,对月吟诵,自是别有一番情趣。不知不觉间,渐渐领略到了传统文化的魅力。

  那时候大院儿的住户大约分三部分:

  一部分是来自老区的,如延安抗大、鲁艺的。他们大多出身工农,但在革命队伍中接受了文化教育,并从事文化、宣传工作。他们有一定的传统文化底蕴,言谈举止也中规中矩,而且还恪守着“糟糠之妻不下堂”的古训。于是,大院里出现了操着山西、陕北、河北口音的农村妇女。她们有的到文化部下属的工厂做工人,有的索性在家操持家务。如农村读物出版社副社长高野夫的妻子就来自农村,只有小学文化,但他们却相濡以沫、恩爱有加。高伯伯在外著书立说,妻子在家掌握财政大权,总理一切大、小事物。为了在计划外给女儿买一些零食,高伯伯常与女儿密谋策划如何从妻子那里要出一、两元钱,但却常常以失败告终。

  一次妻子回老家探亲,高家便乱了套,不仅一日三餐质量下降,甚至连高伯伯寸步不离的高度近视眼镜也不知放到了何处。高伯伯由衷地感慨道:“家不可一日无主(妇)啊!”

  第二部分是北京市城工部及其他白区的地下工作者,他们本身就是文化人,搞地下工作时的公开身份也是一些文职人员。这些人知识面宽,阅历丰富,很有些文人情趣。有一次,到教普司副司长王伯华叔叔家里去玩,时值天降大雨,王伯伯脱口而出,这才是“多少楼台烟雨中”。王伯伯还爱以家庭琐事为题,挖掘其间的情趣,如以他的妻子马力阿姨为题,写的“马力二、三事”,其中就有“马力极大”、“马力摔镜子”等句子,语言诙谐幽默,读后令人捧腹不已。

  第三部分是解放后参加工作的大学生。他们年轻、热情,比起老干部们在政治上的谨言慎行,显得更坦率、更直接,敢于直言政治运动的利弊得失,是非曲直。

  受老北京文化影响,大院儿的邻里关系和大杂院一样,“近邻胜过远亲”。一家有事,八家支援,只不过稍稍带点职业色彩,至今回忆起来,仍感温馨、有趣。

推荐阅读

老北京的杏仁豆腐

杏仁豆腐,亦称杏酪,是老北京时的冰食佳品。   清人朱彝尊在《食宪鸿秘》中云:“京师甜杏仁,用热水泡,加炉灰一撮,入水,候冷,即捏去皮,用清水漂净。再量入清水,如磨豆腐法带水磨碎,用绢袋榨汁去渣,以汁入锅煮熟,加白糖霜或量加...[详细]

京城九月天

 农历九月,秋风渐起,重阳将至。   旧京在农历九月,有着许多习俗--重阳节(亦称重九)登高、观赏菊花,吃花糕、买腌货,斗鹌鹑,还有道院的九皇会祭祀斗母娘娘等等。现在,除登高、赏菊外,买腌货者已大为减少,吃花糕已不盛行,郊区...[详细]

旧京隆冬冰嬉

旧京时,一入冬季,天寒地冻,风雪交加那古都内外,十里冰封,一片白茫茫的冰雪世界。城内的太液池、什刹海、御河等湖泊河流,城外的长河、通惠河、护城河等,那河水都已冻成的很厚很厚的冰层,不但人可滑行,还可走冰床。...[详细]

老北京两处别样门墩儿

门墩儿的起源与四合院的发展有着紧密的关系,北京门墩儿的发展更离不开金中都、元大都的建造,明清时期更是门墩儿发展的鼎盛时期。一般门墩儿顶部要不无装饰,要不就是狮子狗形式,而门头沟区龙泉镇三家店发现的两个门墩儿却...[详细]

老北京的大冰碗

 老北京有一种叫“大冰碗”的冷食,常作为夏天时在饭庄子的红白事或寿宴时供应。[详细]

伏天四宝

 终于要出伏了!   俗话说,热在三伏。记得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那时候生活水平很低,平民百姓家没有电风扇,电视机、冰箱、空调等,更是大多数人连见都没见过的。一进入伏天,太阳就跟下火一般,烤得人没地方呆没地方躲。如果再...[详细]

扇三角拍洋画

开春,登着街门上房放“屁帘”(自己糊的风筝);立夏,窑台(老北京称谓,陶然亭)湖里去游泳;上秋,捧着蛐蛐罐“架”;入冬,护城河冰封溜冰车。还有一种老北京趣味的童年娱乐游戏,就是扇三角、拍洋画。...[详细]

北京记忆 元旦

 元旦作为一年开始之日,我国历代并不一致。夏代,将岁首定在农历正月初一。殷代,是十二月初一。周代,是十月初一。到汉代,又将正月初一定为岁首,以后历代相沿未改。直到辛亥革命后,我国才改用公历,把1月1日称为 “元旦”、“...[详细]

逮蛐蛐儿

 老北京人不少都玩过蛐蛐儿。那时不富裕,也没有这么多的玩具,蛐蛐儿就成了夏天至秋天最好玩的玩意儿了。不仅小孩子玩,大人也爱玩。要说玩得讲究、玩出点儿名堂的当然还是大人。现在上点儿岁数的,大都有这种经历。...[详细]

民俗祭财神

[db:描述]旧京时在四合院里的佛堂或大杂院人家的屋中都供有财神爷像,一些商铺在年节或开市时也有向财神焚香礼拜祈盼财神保佑发财、吉祥之习俗。民间供奉的财神不止一个,通常有文财神“范蠡”,武财神赵公明、关羽、准财...[详细]

老北京的连阴天

 过去北京有句农谚:“有钱难买五月旱,六月(农历)连阴吃饱饭。”伏天正是作物的生长旺季,雨水足才能保证农作物足吃足喝,茁壮成长。然而频繁的降雨,给城市的生活带来诸多不便。   当年京城老百姓基本都住平房,平房四合院...[详细]

蟠桃宫里三月三

 蟠桃献寿、龙腾狮舞、中幡高跷……已经消失多年的蟠桃宫庙会,最近这几年在花市地区正在逐步得以恢复。这些经过挖掘、整理后的花市地区的传统文化全部由社区居民表演,与现代都市文化相互融合。...[详细]

小扇轻摇

 老北京人居住生活在胡同里。有胡同,才称得上是老北京人地道的“京味儿”生活。胡同幽深,您瞧!三叔二大爷聚集在街口的小酒铺儿里来上二两,外带天南海北的一通“神侃”;老奶奶与老姐儿几个在大椿树下唠着家长里短的闲嗑,手...[详细]

鲜鱼口商铺又见幌子飘

  来到新整修过的鲜鱼口老街,但见各式店幌迎风飘展,牌匾招牌楹联店外悬,恍惚间似如穿越时空,又回到百年前四九城众商业街市里繁荣热闹的景观。漫步在古色古香的鲜鱼口,各式各样的店幌、招牌、牌匾以及抱柱楹联,独具特色,展...[详细]

北京郊外的秋天

秋天来了!   当秋雨像一根根细小的银针扎在脸上,当一缕凉风卷着一片落叶飘然落于眼前,便知道秋天来了。一直就莫名地喜欢秋天,从背着小书包,踏着路旁沾满露珠的杂草去上学的那个清早,直到今天。 ...[详细]

网友评论

城事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