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老北京迷 自建胡同民间档案

2012年08月18日

老北京迷 自建胡同民间档案[墙根网] 老北京迷 自建胡同民间档案[墙根网] 老北京迷 自建胡同民间档案[墙根网]

老北京迷 自建胡同民间档案 老北京网”的“掌柜”张巍

一年四季,只要逢周日,“北京胡同拍记组”的成员就聚集起来,钻进小胡同拍摄
  几年来留下10余万幅相片和4000余万字的文字资料———

  在北京有这么一群年轻人,他们称自己为“北京胡同拍记组”,几年来自发地去拍摄近千条北京胡同并记录胡同里的故事。他们现在已经留下了10余万幅相片和4000余万字的文字资料,其中记录的300多条胡同已经彻底消失。他们中间的很多人为了这份心中的热爱,放弃了工作,被家人骂为“败家子”,经常身无分文,却还是寂寞而执着地行走于胡同之间。

  新闻现场

  每个周日他们都会在北京的近千条胡同里选择一处来集体拍摄

  “拍记组”的一天

  2月19日中午12点,鼓楼东南侧的后鼓楼苑胡同附近,老北京网“掌柜”张巍和“北京胡同拍记组”的其他十几名成员准时会合了。负责召集工作的网友“砖缝里的虫子”拿出一张从考古书籍里复印的交道口街道胡同分布图,在上面标注出了今天的行进路线。这十几位从怀柔、石景山、丰台等地赶来的组员就背着相机出发了。

  他们今天的工作就是拍摄这里的10条胡同,从后鼓楼苑胡同开始直到蓑衣胡同,挨家挨户地一路拍下去,从大门、门墩、门榐、门楣拍到屋顶、砖头、彩画,还有胡同里的人和动物。

  “这已经是我们生活的常态了。”张巍说:“每个周日我们都会在北京的近千条胡同里选择一处来集体拍摄,光去年我们就拍了400多条胡同。除了拍摄相片外,我们回家后还要写拍记。”

  其实,在去年6月之前,拍记组的四十几号人还都各干各的,组长张金起拍摄胡同已经有5年了,组员叶金中也有十年的拍龄了。让他们走到一起的是张巍2000年10月1日创办的老北京网。在这个网站的论坛里,他们发现了原来京城里还有这么多志同道合的人。

  “北京城市变化太快了。”组长张金起说,“我拍了几年,以为自己拍得够多了,可把自己拍过的胡同在地图上用红笔一划,疏疏朗朗的,连十分之一都不到。怎么办呢?只有把所有人的力量结合起来,才有最大的可能来完整记录古都的变迁。”

  于是,这群活跃在论坛里的年轻人就走到了一起。每周日是他们集体活动的日子,在北京的近千条胡同里选择一处进行集体拍摄,对每一处四合院的形制和历史争论着,并记录胡同老人讲述的过去。周日之外的时间就是“抢救性”拍摄了。

  至今,他们已经积攒了北京千余条胡同的10余万幅相片和四千多万字的文字资料,还在去年成功举办了“北京2005胡同摄影展”。

  新闻人物

  “我当时看着它发呆,心想这么美的东西,就这么没了?”

  一扇老窗让厨师变成了胡同迷

  张巍,29岁的北京小伙子,做过厨师、杂志发行人员、广告策划、记者和编辑。2000年,“一念之差”让他创办了老北京网,成为4000多名网友的“掌柜”。

  2000年,东半壁街胡同走进了历史,张巍也走出了只剩下一棵老槐树的四合院。带走的,唯有老屋的那扇红松窗棂,这扇旧窗至今挂在楼房新家里。也正是那扇窗改变了他人生的路。

  “我当时看着它发呆,心想这么美的东西,就这么没了?那一瞬间,我决定要做点儿事儿,为我们的子孙后代留下点什么。”

  那一年他背起相机,走进老胡同、四合院、西厢房……为它们的“有生之年”留下印记;那一年他创建了老北京网,成为一群“老北京迷”的“掌柜”,讲老北京的民俗、故事和胡同里的人。

  早上10点起床,扒拉几口饭,就和几位同道中人奔赴胡同、庙宇、四合院,开始繁忙的拍记工作。晚上回到家中更新网站上的资料,直到凌晨2点。这就是张巍每天的生活。

  张巍说:“我一天至少要拍300-400张照片,最多的时候一天拍过1000多张。回家后看着那么美的四合院,整个人都特兴奋。”

  网站创办后的头三年,张巍还能一边干着写字楼里的工作,一边在业余时间经营着这份爱好。但是,感情投入越来越多,牵挂也越来越多。

  “北京的变化太快,业余时间已经不够用了,当你停下一两天后,就会发现某一处胡同或者四合院可能已经消失了。一次对着废墟,我哭了。我知道这样不行,就辞职了。”

  张巍每个月要花2000元左右,其中包括500元左右的电话费,是接听网友们向他通报“胡同情报”;每天出门拍摄要花几十元,包括交通费和吃饭;剩下的就是上网费和网站托管费。

  对于一分钱收入都没有的张巍来说,这已经是最节省的花费了。但即使这样,他还要经常借钱和去朋友亲戚家蹭饭吃。为了举办“北京2005胡同摄影展”,除了网友捐助了2500元外,剩下的5000元缺口,大部分都是他私人去借的。实在没有办法时,张巍只能向年迈的双亲“伸手”。

  谈起家人时,张巍一向灿烂的笑脸变得凝重起来。他的父母亲都已经退休了,母亲的退休金需要供他家的房子,父亲的退休金原本用来维持生活,现在基本上都花在了他身上,年迈的父亲只能在小区里做电工,每个月挣800元贴补家用。

  张巍辞职前是一本杂志的副主编,现在却成了“不肖子孙”,本该结婚的他,也没钱迎娶自己的新娘。面对家人的斥责,他总是默不作声,或者说句“你们这也是在为了老北京的文物保护事业做贡献”的玩笑话,可心底的歉疚总是萦绕不去。

  在张巍收到的不到10笔捐款里,最大的一笔是500欧元,这源于一件“失窃”案。在一位名叫蒲洁的网友的博客里,记者看到这样的文字:“今天电话里听张巍乐呵呵地轻松描述他新买的数码相机被偷了。我沉重悲哀了一下午,好像被劫持的是自己,宁可被劫的是自己,真的。Sony828,7000多。他义务做了好几年没钱‘掌柜的’,我最清楚这位傻朋友的每一笔收入都来之不易。”

  这500欧元就是一位匿名网友捐出来,给张巍购买摄影器材的钱。

  张巍说:“今年我们打算一个季度办一次胡同摄影展,然后在年底举办600条胡同的网上摄影展,还打算开通英文版。但是资金和技术是瓶颈,服务器空间有限,现在只能放几千张照片。希望有人能从资金和技术方面帮助我们吧。至于我个人,将来希望能做教师。”

来源:墙根网
推荐阅读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