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长城脚下寻找詹天佑故居

2012年08月18日

长城脚下寻找詹天佑故居[墙根网] 长城脚下寻找詹天佑故居[墙根网]

姬家小院外就是长城的城墙 姬家东房还保留着旧时的土炕

长城脚下寻找詹天佑故居[墙根网] 长城脚下寻找詹天佑故居[墙根网]

姬家人说,东屋曾是詹天佑当年的住处 詹天佑旧居素描

夫妻同穴长眠青龙桥 石佛寺村可曾留足迹———

  詹天佑的业绩不仅仅是一条京张铁路。他于1894年首次在我国使用压气沉箱法修筑滦河铁路桥桥墩;他绘制的“京张铁路标准图”是我国第一套铁路工程标准图;他主持了多条铁路的修建;他相继创办了广东中华工程师会以及中华工程师会(后改称“中华工程师学会”),并分别担任首任会长;他还编著了我国第一部英汉铁路工程专业词典……


  他也是一个了不起的爱国者。他曾说:“我国地大物博,而于一路之工,必需借重外人,引以为耻!”在辛亥革命期间,他在广州领导铁路员工坚守工作岗位,保证列车正常运行。1917年张勋复辟,曾封他为“邮传部尚书”,但他坚决抵制、拒绝到任。1919年,帝国主义列强召开远东铁路会议,企图对中国铁路实行“共管”,他带病参加会议,为维护国家主权据理力争……

  詹天佑夫妇合葬青龙桥

  1919年4月,詹天佑在一年前勉强治愈的痢疾又犯了,不得不返回汉口治疗。因病情凶猛,医生已经回天乏力。4月24日,詹天佑在自己58周岁生日的前两天,病逝于武汉,举国痛悼之。

  在青龙桥车站南端,“人”字形线路的交会点,车站一侧,矗立着詹天佑铜像;旁边一座方形碑亭里,是徐世昌撰写碑文的“故交通部技监、汉粤川铁路督办詹君之碑”。铜像后面的山坡上,是詹天佑与其1926年逝世的夫人谭菊珍合葬的墓地。198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铁道部决定在此建造新墓。质朴无华的碑身后面是一个白色大理石半球体,与墓后黑色大理石墓墙形成强烈的对比。

  詹天佑应该住过石佛寺村

  京张铁路的关沟路段自古就是北京著名的风景名胜之地,沿线景色美不胜收,素有“关沟七十二景”之称。仅在三堡附近,便有弹琴峡、十八盘、仙人桥、水关长城等景点。

  1906年9月丰台至南口段竣工,南口至张家口段随之开工。为就近主持工程,詹天佑将总工程司办事处迁至南口,而他自己则经常直接住在工地附近。

  京张铁路全线仅有的4个山洞全集中在关沟路段上,其中最长的是八达岭山洞,施工难度最大的是居庸关山洞,这两处山洞分别位于上下两头;此外还有两处,即石佛寺山洞和五桂头山洞,基本位于关沟段的中间。这两处山洞较短,施工条件也较好,先于八达岭和居庸关山洞竣工,还为后两处工程积累了经验。据说詹天佑有很长一般时间是住在现场附近的石佛寺村指挥施工的。

  时间过去了一个世纪,情况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石佛寺与五桂头两处山洞均被废弃,代之以20世纪60年代修建双线线路时新开的弹琴峡、石佛寺、观世音隧道。石佛寺村已经全无踪影,在原先村子所在的地方,是复建的“八达岭水关”———一个新的旅游景点。铁路一侧,有面积很大的停车场,四周是商店、饭馆、商品摊,游人如织,热闹非凡。

  唯一幸存的老院落据称是詹天佑住所

  石佛寺村整体迁移到水关城门洞后面的山坡上,所有的房子都是新的。詹天佑住过的地方,似乎已经不可能存在了!但出乎意料的是,在水关外城墙下的一处高坡上,居然还隐藏着一个不大的院落。

  院落的主人名叫姬恒。据他说,当年詹天佑指挥京张铁路施工的时候,就在这院子住过。

  这是一个典型的北方农家小院,正房3间,东、西厢房各2间,乌瓦石墙,映衬着山梁上的古长城烽火台。这房子是姬恒爷爷那一代置的,已经有百年历史了,但只有西房翻建过,正房和东房只换过屋瓦、改造过窗户,山石垒就的墙壁则从来没有动过,经历了这么多年的风雨,依然十分坚固。
 据老人说,东房是詹天佑当年在此地施工时借住过的地方,这里离铁路很近,站在墙头边就可以看见不远处那高高的路基。难能可贵的是,屋子里的土炕居然还保留着。当年詹天佑就是住在这陋屋之中,白天往返于工地,晚上回来在昏暗的油灯下审视图纸,夜里就在这土炕上休息。


  詹天佑当初在这里住的时候,与乡亲们的关系很融洽。一天清晨,詹天佑正要去工地,听见正房里传出孩子的哭声,原来是姬恒的大爷刚刚出生。老人们说,好不容易赶上个有学问的读书人在咱家住,还是请他给孩子起个名字吧。詹天佑十分高兴,看见远处山巅云雾缭绕,心有所动,当即说道:“就叫‘云山’吧。”

  当年詹天佑住过的东屋,曾是姬家存放物品的地方。

  村民自家建起“詹天佑故居”现在,姬恒在小院门前的墙上挂出“詹天佑故居”的牌子并配以文字说明,还收集了许多珍贵的历史照片,自费制成展板,把正房和东房变成了内容特殊的展览室。

  有人认为,詹天佑是否真在这里住过,需要仔细考证再下结论。但也有人认为,这应是历史学家的事情,对于普通游客来说,似乎并不重要。石佛寺村本是京张铁路施工队伍驻扎过的地方,而这小院则是石佛寺村唯一存留至今的老屋,仅就这点而言,它的存在也是很有意义的。

来源:墙根网
推荐阅读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