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首页北京文化古都风情天乐园:起死回生的平民戏院

天乐园:起死回生的平民戏院

2013年02月15日

  如今到大栅栏多是奔着老字号的古韵去的。脚踩着取自房山大石窝的青白石板,耳边回荡着铛铛车的铃铛声,与身边灰砖青瓦的老风情建筑擦肩而过,立在全聚德烤鸭店110年历史的老墙边遥想过去的喧嚣,或是走进壹条龙饭庄在当年光绪皇帝用餐时曾经坐过的“龙凳”旁吃上一锅热气腾腾的涮羊肉。

  怀古,无疑是如今前门之行的主旋律。

  但谁又知道,时空倒转,百年前的前门楼子底下,却是茶馆、戏院云集之处,是当时最为摩登前卫的文化娱乐聚集区。西起大栅栏,东抵鲜鱼口,统共不到500米的街道上,扎堆了足足13家茶馆、戏园子,喧哗热闹之势丝毫不逊色于如今的三里屯、什刹海。

  提起京城戏园子,就不得不提蜗居在前门鲜鱼口胡同顶头的一栋灰色小楼、曾经盛极一时的老北京梨园翘楚“天乐园”。乾隆六十年(1795),京人杨米人所写的《都门竹枝词》中有一首诗里曾经提道:“半膘无事撞街头,三五成群逐队游;天乐馆中瞧杂耍,明朝又上广和楼。”其中的“天乐馆”,就是后来的天乐园。这里是昆曲艺术家韩世昌和京剧名旦程砚秋的发迹之地,梅兰芳、程砚秋、马连良等大师长期驻场演出,第一个京剧女子科班“崇雅社”成立于此,毛泽东亲笔题词的“百花齐放、推陈出新”在此发表。作为京剧表演的重要舞台之一,天乐园毫无疑问地见证了百年京剧的整个沉浮过程。1986年,已更名大众剧场的天乐园歇业。8月18日,经过重新设计建造的天乐园,在停业26年后将重新开张。

天乐园:起死回生的平民戏院[墙根网]
天乐园演出旧照

  天乐园嘉庆年已小有名气

  想要追溯天乐园的历史,那还得从四大徽班进京说起。清乾隆五十五年,为了给乾隆皇帝祝寿,四大徽班相继晋京。自此,京城陆续出现了广和楼、广德楼、庆和园、同乐园、庆乐园、三庆园、中和园7大名园。如今,在前门大街上,还依然可以看到复建的广和楼牌坊、中和戏院牌楼。空余牌坊,戏院却早已再无觅处。

  清朝时期,旗人入主京师,圈地、占房,内城只能是旗人居住的地方。为了防止旗人腐化堕落,内城实行的完全是一种军事化管理模式。也就是说,内城只允许居住、办公,不允许有娱乐消遣。清政府怕百姓借戏园子闹事,更是明令禁止在内城开设戏院。汉人则被轰到外城聚居,满、汉自此分内外城而居,内城也因此被称为“满城”。在内城被憋得无聊至极的旗人,想要寻点乐子,就不得不到汉人聚居的外城去。

  前门由于距离紫禁城不过一步之遥,且朝廷六部皆设在前门内两侧,各地官员朝见皇帝或是去六部办事,住在前门附近最为方便。因此,自明中期起,交通便利的前门地区就已是商贾云集,往来货物流通的繁华之地。7大名园也无一例外地全部扎堆选址在前门外。

  在现代人眼中,京剧恐怕是阳春白雪的雅文化代表,如今能听会唱的寥寥无几。但在清末民初时,京剧却还是下里巴人,就如同现今满街播放的流行歌曲般脍炙人口,是普通老百姓最为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茶余饭后人人都能哼唱上几句名章名段。

  天乐园就是在这样一个非常的历史时期建立起来的。三里河旁精忠庙边上的梨园会馆里,一块嘉庆年间的碑刻上,记载的北京当年20家剧场的名字中,天乐园即榜上有名。这说明,起码在嘉庆年间,天乐园就已经叫响了名头。只不过,与从乾隆年间就已风靡京城的7大名园相比,那时候的天乐园显然尚无法跻身一流名园的行列,平时也大多接演一些如莲花落、大鼓书之类的曲艺节目,票价便宜,属于贩夫走卒之流的平民戏园子。

  一场大火天乐园真火了

  栖居在鲜鱼口一角,原本不温不火的天乐园,却因为义和团的一场意外之火,而从此炙手可热,彻底火了。

  1900年,自称与“洋人”不共戴天的义和团,在大栅栏街里的老德记药房内发现了洋药,于是杀红了眼的义和团便一把火点燃了老德记药房。火势迅猛,从廊房头条蔓延至西河沿,从珠宝市烧到了煤市街,最终连前门大街乃至正阳门箭楼都被火光笼罩焚烧。待一天一夜的大火终于平息,大栅栏一侧也已成了一片废墟,前门大街西侧的戏院亦无一幸免。

  广和楼由于栖居前门大街东侧,而万幸逃过一劫。与广和楼一同福星高照的,还有偏居鲜鱼口东头、距大栅栏不过百余米之遥的天乐园。大火之后,被焚毁的其他戏院都在忙着大兴土木、重建重张。趁此之际,完好无损的天乐园四敞大门,承接各个戏班子的演出。一时之间,前来租场子的戏班子简直踏破了天乐园的门槛。一直生活在7大名园光环下的天乐园,自此扬眉吐气,风光无限。

  在义和团大火之前,京城的戏班子并没有固定的演出场所,今儿去这家戏院演出,明儿就可能改奔别家戏院,过着四处走穴串场的日子。戏院则承接不同戏班的演出,即使你每天到同一家戏院买票看戏,看到的也很可能都不重样。按当时京津戏园的行话,一个戏班在多家戏园流动轮演,称做“活转儿”。大火后的一段时间,天乐园实行的就是“活转儿”的演出模式,戏班子每天流动演出,倒也经营得红红火火。

  此时,如日中天的天乐园,吸引了一名伯乐的目光。也正是此伯乐,助天乐园走上了盛极一时的辉煌之路。

  “发亢引声,一座尽惊叹。于是上至贵人达官,下至贩夫走卒,无不啧啧响九霄者。”文中提到的“响云霄”,就是相中了天乐园的这位伯乐。

  “响云霄”是清末梨园风云人物、河北梆子名伶田际云的艺名。10岁学习河北梆子花旦,12岁入京学习京剧,18岁时即以出演《春秋配》、《蝴蝶杯》等剧誉满北京、上海。据传,“戊戌变法”时,他还曾冒着生命危险为康有为、谭嗣同等人传送信件。

  大火一年后,也就是1901年,田际云买下了天乐园,并让自己20岁时便组建的玉成班在天乐园驻场演出,闭门谢绝其他戏班的“活转儿”。

  田际云显然远远不满足于此,自小便学习河北梆子和京剧的他,对两个各具特色的剧种均分外熟悉。看着按照常理一次只能上演一个剧种的舞台,心思活泛又思想创新的田际云转开了念头,谁规定一个舞台一次只能演一个剧种?为什么不试试把京剧和河北梆子放在一个舞台上共同演出呢?

  说干就干,田际云拿刚刚买下的天乐园做起了实验,让京剧演员和河北梆子演员站在同一个舞台上出演对手戏,京剧唱段和河北梆子唱段你来我往,好不热闹。田际云的这种皮黄与河北梆子同台演出的方式,被形象地称为“两下锅”。

  对这种新生事物,难免有人发出质疑,如此“不伦不类”的演出,成何体统?有人会买账吗?几场演出下来,质疑声迅速在天乐园场场爆满的事实面前烟消云散。

  与此同时,众多名角也适时登上了天乐园如日中天的舞台。17岁的梅兰芳,刚刚度过变声期,曾经在天乐园演过3年的戏。梅兰芳红极一时,与当时的京城名角并驾齐驱,掀起了京城的观戏热潮,天乐园自然也跟着沾光。

  昆曲新秀韩世昌也在天乐园唱红,北大校长蔡元培甚至大老远专门跑到天乐园,就为了看一出韩世昌的《思凡》。

  1920年,因健康原因,田际云忍痛将经营得风生水起的天乐园易主,更名为华乐园。“四大名旦”之一的程砚秋,即从这里起家,天乐园也被称为“砚秋剧业的发祥之地”。

  天乐园成于1900年的“庚子之火”,也遗憾地败于1942年日本占领时期的另一场大火。戏园子虽然第二年在烧毁之地重建,却已经是元气大伤,从此一蹶不振。

  1950年更名大众剧场

  天乐园再度崛起,是新中国建立以后。1950年1月23日,天乐园以“大众剧场”的新名字重登历史舞台。

  时隔37年,梅兰芳也再度踏上了17岁时曾经赢得无数掌声的久违舞台。一连4晚,梅兰芳在这里连演《苏三起解》、《奇双会》、《穆柯寨》、《穆天王》和《贵妃醉酒》5出大戏。据那时住在前门地区的老人们回忆,那是1950年的12月,天上飘着鹅毛大雪,但寒冬并没有阻挡住观众们连夜排队买票的热情,队尾一直甩出了鲜鱼口胡同,连前门大街上都站着排队的人流。

  1951年4月3日,大众剧场举行了中国戏曲研究院建院庆典。毛泽东主席为研究院的成立亲笔题词“百花齐放,推陈出新”。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评剧成了北京大街小巷的流行曲。大众剧场的舞台上,又活跃起了新凤霞、小白玉霜、喜彩莲、马泰等评剧名角。

  演绎过多少衣冠粉黛、邪正忠奸、今古传奇的天乐园,依然抵挡不住时光的脚步,被岁月的沉重车轮无情碾过。

  1971年至1986年,风雷京剧团在此演出。26年前,大众剧场结束了最后一场演出,退出了历史舞台。残存的老戏楼依然不服输地挣扎着,开过歌舞厅、台球厅,甚至成为了仓库,外面还被出租给商贩摆摊,售卖杂物和衣服。

  历经200余年的天乐园终于沉寂在历史长河中,暂时告一段落,静静地蛰伏着,期待着再铸昔日的辉煌。
 


推荐阅读

天乐园:起死回生的平民戏院

提起京城戏园子,就不得不提蜗居在前门鲜鱼口胡同顶头的一栋灰色小楼、曾经盛极一时的老北京梨园翘楚“天乐园”。乾隆六十年(1795),京人杨米人所写的《都门竹枝词》中有一首诗里曾经提道:“半膘无事撞街头,三五成群逐队游;...[详细]

一个平民戏院的起死回生

如今到大栅栏多是奔着老字号的古韵去的。脚踩着取自房山大石窝的青白石板,耳边回荡着铛铛车的铃铛声,与身边灰砖青瓦的老风情建筑擦肩而过,立在全聚德烤鸭店110年历史的老墙边遥想过去的喧嚣,或是走进壹条龙饭庄在当年光...[详细]

关键词:天乐园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