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鼓楼往事:“我的家就在,二环路的里边”

2013年02月22日

鼓楼往事:“我的家就在,二环路的里边”[墙根网]

 

  天湛蓝湛蓝的,太阳把钟鼓楼镶了金边儿,住在钟鼓楼后身儿小胡同的老街坊们都说,每天早八晚五,是这里最漂亮的时候。

 

鼓楼往事:“我的家就在,二环路的里边”[墙根网]

 

  鼓楼地区居民计划搬迁,一部分居民将安置在保护区内。

 

鼓楼往事:“我的家就在,二环路的里边”[墙根网]

 

  来到鼓楼门前的人,会为这座建筑的古朴雄浑所打动。

 

鼓楼往事:“我的家就在,二环路的里边”[墙根网]

 

  坐落在鼓楼东南角的钟鼓楼时间博物馆有望明年完工。

 

鼓楼往事:“我的家就在,二环路的里边”[墙根网]

 

  南起鼓楼大街,北至豆腐池胡同,大杂院呈现着京城普通人家的生活气息。

 

鼓楼往事:“我的家就在,二环路的里边”[墙根网]

 

  松四爷是个“经典的”老北京,每天蹬梯子上房养鸽放鸽,乐此不疲。

 

  “我的家就在,二环路的里边,这里的人们,有着那么多的时间。”曾经,从小在钟鼓楼脚下长大的摇滚歌手何勇的这首《钟鼓楼》是无数老北京和喜欢老北京文化的人记忆中最亲切的旋律。

  松四爷是个“经典的”老北京,蹬布鞋,裹白袜,着卷白边儿袖口的黑色大衫,松四爷把自己的车子停靠在鼓楼下的胡同口,车上装载了那个体现八旗弟子全套风貌的鸟笼、彩旗儿、铜铃儿和织锦缎面座椅,从小在鼓楼边儿长大的他依靠自我劳动谋生——拉车逛胡同。如今,松四爷说自己就是个“玩儿家”,每天蹬梯子上房养鸽放鸽,乐此不疲。“我就喜欢每天看它们飞,特自由的感觉。”清脆的鸽哨,是留在老北京记忆深处的美好。旧城改造之前,许多居住在四合院里的老北京人喜欢养鸽子,一条胡同里养鸽子的最少也有三五家,有条件的在前庭的跨院里坐北朝南搭上个鸽子房,没条件的则因陋就简在自家房上搭起个简单的鸽子窝,养鸽子是老北京的几大玩之一。

  “鼓楼胖,钟楼瘦。”在中轴线最北端,屹立着古老的钟鼓楼。鼓楼在前,红墙黄瓦。钟楼在后,灰墙黄瓦。春天一到,绿树逐渐成荫,鼓楼在树丛中露出一角,夕阳西下,格外动人。夏天,居民们在钟鼓楼广场的树荫下支张桌子,打麻将、玩儿扑克、下象棋,晚上就在广场上跳舞。这儿的街区,至今保留着老北京的传统生活方式。2010年,钟鼓楼地区入选美国《时代》周刊“消失前最值得一看的地方”,只有钟鼓楼还完整留存着老北京城的气息。据悉,北京将耗资7.3亿美元,将鼓楼变成“北京时间文化城”。

  “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除非发生某种难以预料的灾变,北京的钟鼓楼将成为社会历史和个人命运的见证而永存。”作家刘心武在著作《钟鼓楼》中写道。“早前搬走的老北京偶尔回姚记炒肝‘怀旧’,一年只能来一两回,平时想吃顿炒肝都难。”身穿白大褂、脚蹬黑布鞋的孟先生自1955年出生在鼓楼旁边的豆腐池胡同,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里。数百年未大动的胡同格局,即将改变。而不变的,是数代生于此、长于此的老北京们,钟鼓楼和老街坊的共同记忆。(王溦 摄影报道)

推荐阅读
关键词:鼓楼往事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