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发生在斋堂镇镇域内的经典战例

2015年08月14日

发生在斋堂镇镇域内的经典战例
发生在斋堂镇镇域内的经典战例
发生在斋堂镇镇域内的经典战例
1沿河城大捷
沿河城大捷:1939年6月,驻镇边城日军桑木师团大岛大队经大村沿永定河边进入沿河城,继犯斋堂镇。华北抗日联军一大队、三大队在青白口西山、塔岭沟、楼儿岭、牛战、沿河城一溜南山堵截日军。并先于日军进驻碣石村,翌日上午九时战斗开始,王亢指挥一大队,凭借工事英勇还击,王亢夺敌射击机枪,三次击毙敌机枪射手;白乙化指挥三大队于塔岭沟用两挺机枪并射击落一架日军飞机,阻敌进犯斋堂。残敌狼狈逃至珠窝据点。此役毙敌过村中队长以下100余人,缴获几十驮辎重和大批武器弹药。
(白乙化生于1912年,1941年2月4日在平北鹿皮关战斗中光荣牺牲。)
对此次沿河城歼灭战沿河城大捷,战后十团二中队指导员刘力生曾即兴赋诗一首:
崛起绥西与冀东,沿河城下逞雄风。
骄虏魂飞刺刀下,保卫平西第一功。
当年《八路军军政杂志》记者邓康在《记白乙化同志》一文中记述了战后采访白乙化的一段文字,非常珍贵,特附于此,文如下:
“你们走了不久,我们就打了个胜仗”,他缓缓地说。
“这连我都觉得是意外”,他似乎是自言自语着,深沉地盯着马鞭子的红穗。
“你猜怎么的?”他兴奋地跳起来:“我眼看着鬼子从沿河城出来就成群往上冲,我们就用手榴弹摔,可是,鬼子往下一退,后面军官一摇旗就又往上冲,一连着干了四回,回回都下去了……最后一回,战士们简直是不到跟前不放枪,那时候,子弹也快完了,这回我就一个反冲锋!” 他急速地说着,手向下面劈下去。
“鬼子垮了,战士们抢着子弹,抬着罐头……”
白同志从他的皮包里掏出桑木师团长颁发给过村中队的奖书,给我们看。
“鬼子们的驮子都预备好了,就是准备晚上到斋堂来宿营的”,他说,“这回,我让他们宿到坟里去了。”
时光荏苒,日月如梭,弹指间七十二年飞逝,英雄故去,物是人非,时过境迁,让我们记住这段历史的记述,深深缅怀那些忠魂英烈吧!
2柏峪台遭遇战
1940年秋的一天清晨,宛平县大队刘玉昆队长率30来名战士征粮回来刚到柏峪,突然从柏峪台传来枪声,刘率部赶到,见60多名日军正在搜捕抗日干部,两名干部已倒在血泊之中。刘所部指战员立即投入战斗,一阵猛打,不明虚实的日军仓促接战,最后向斋堂据点狼狈败退。刘玉崑率领战士像一股狂飙,顺沟一路狂追十几里,击毙3名鬼子多名伪军。
3刘玉昆林子台伏击军官团
林字台位于斋堂与沿河城交界的分水岭楼岭之下,日军修的“军沿线”警备路即从村中穿过,抗战期间,双方大大小小在林字台交战数次。
1942年6月,昌宛县大队根据内线的可靠情报,在林子台巧妙设伏,毙伤日伪军20余人。
1943年春,昌宛县县大队刘玉昆接到沿河城据点内线情报:沿河城来了一大批日本军官,准备明天到斋堂据点。根据内线的可靠情报,刘玉昆召开会议,布置作战方案,进行战前动员,连夜率军赶到林子台设伏,把队伍分散到公路两旁的山上。
第二天拂晓,敌军官分乘两辆卡车从沿河城方向驶来,向斋堂前进,汽车刚刚驶进埋伏圈,事先埋下的地雷炸响了,几股浓烟过后,卡车被炸翻在路边的水沟里。有20人被当场炸死,七、八人被炸伤。没有被炸死的鬼子爬出汽车,躲在路旁负隅顽抗。刘玉昆率领游击队员冲杀出去,一阵厮杀,又有六、七人被游击队击毙。这时斋堂鬼子据点的鬼子,听到林字台方向枪声大作,情知大事不好,赶紧派兵出来接应救援。游击队见好就收,及时撤出了战斗。
此次战斗共毙伤日军军官20余人。 这一仗与电视连续剧《亮剑》中的李云龙歼灭日寇军官团那一役比起来,也毫不逊色不遑多让。
4八路军一袭沿河城
1943年,为解决弹药不足的问题,县大队组织了袭击沿河城护路武装军火库的行动,收获颇丰。行动之前,县敌工部长韩晓照认真做了调查,并与敌据点我方内线取得联系。
3月底4月初的一天深夜,县大队开到沿河城外,经联络,城门上站岗的内线打开城门,带领部队到达预定地点。一个班潜伏在炮楼外,牢牢看住炮楼守敌,不让他们出来增援;突击队在队长谭天来的带领下,来到敌仓库外,搭人梯爬上房顶,跳进院子,冲进屋内,敌人毫无防备,很快被消灭。
消灭敌人后,打开大门,撬开仓库,预备队与突击队一起把仓库内的枪支弹药背上,满怀胜利的喜悦,走出沿河城。可笑的是,突击队在敌人仓库内闹了个天翻地覆,而炮楼内的敌人却毫无动静,不知何故。
这次战斗,县大队无一伤亡,未费一弹,消灭敌军一个班,缴获轻机枪一挺,手枪、步枪十几支,子弹15000多发。不但解决了县大队本身弹药不足的问题,而且还上交军分区一部分。
5八路军二袭沿河城
沿河城警务段是为“讨伐”抗日游击队、掠夺矿产资源和保证铁路运输安全而设立的。警务段内有十多个日本指挥官和四个伪军中队。即被人们称之为“满铁队”的伪军。为掌握敌人动向,自沿河城鬼子据点建立之初,利用敌人要使役(又说博役)的机会,我敌工部等有关部门先后派进去多名半大小子做情报人员,像:师昌敏、王树瑞、李继云等都是。
1943年10月底,区公安员王学强与王树瑞接头,要求王树瑞等先摸清敌人情况,等待部队的大动作。
根据上级这一安排,王树瑞等了解了敌人内部各方面的情况,写成情报转给王学强。
几天后,王树瑞等接到王学强的指令,11月5日晚,要大摆酒肉兵,设法把日军军官灌醉,12时准时打开大门,接应游击队。
内线情报人员王树瑞、师昌敏、李继云等精心做好一切准备,12时,县游击分队长李文华前来接头。在内线人员的带领下,李文华等五人爬上梯子上墙登上日军小队长清水他们打牌的南屋,又从南屋顺墙上东屋。正在这时,不知是谁登下一块瓦,引起敌人警觉。鬼子小松大喊:“谁呀?”回答他的是李队长等扔出去的两枚手榴弹及打出的一梭子弹。屋内灯灭了,鬼子乱了。随后,游击队跳下房,冲进日军所在的南屋,一阵搏斗之后,五名鬼子全部毙命。埋伏在外面的游击队和民兵听到枪声也拥了进来,抬上枪支、弹药和物品迅速撤离。临走之前,王树瑞等将日寇各据点赖以联系的在信鸽房以及库房放了一把大火,熊熊烈焰照亮了黑暗的据点上空。
(这一战斗按照推算应该是1943年10月18日阴历九月二十日夜,看来是有两个版本。)
6八路军三袭沿河城
1943年冬的一天夜里,我军第三次摸进沿河城鬼子据点,误打误撞,意外地将日伪联合会会长王学武活捉,捣毁了伪联合会。
沿河城在民国之后有24个村长副,每年一正二副轮流执政,结果轮了二年就轮不下去了,没有人愿意当。1930年王学武自报奋勇接下村长之职,一干二年,沿河城村风大坏:三官庙、城隍庙、真武庙被人偷拆;城墙、敌台亦开始遭到人为破坏;村里偷的、摸的,嫖娼的、卖淫的,抽大烟的、扎吗啡的,逐步蔓延,搞得乌烟瘴气狗跳鸡飞。当时沿河城属于宛平七区所辖,中共宛平早期党员魏国元经过考试被任命为七区区长,又有中共宛平党的创始人崔显芳从旁襄助,这实际上是在国民党统治下的共产党局部秘密掌权。魏、崔二人听到反映强烈,遂带人众前赴沿河城调查处理,将王罢免,整顿村风,这才扼止住该村下滑之势。
1938年八路军挺进斋堂川,平西抗日根据地初创草成。是年3月,大村保卫团总平兆斌发动“大村事变”,与大村仅一水之堑一山之隔的沿河城的王学武也蠢蠢欲动,积极参与了这场事变,有两件事可以证明:
其一是平兆斌在对其网罗之徒做战前动员时曾透露:“我曾派沿河城的王学武西去侦察过,一直走到紫荆关,叫花子队(指八路军)没有后续部队,打他们没有后顾之忧!”在他蛊惑之下拼凑起2500人的叛军。沿河城西南行至紫荆关有长长三百余里之遥,往返奔波逾六百余里,王学武受平兆斌之派不辞辛苦前往侦察,可见其与平氏过从交往之密,卷入叛乱之深,真可谓反动透顶。
其二是关于抢枪事件。平兆斌煽动前六村(大村、房良、杨村、马家套、向阳口、珠窝)人暴动,但是枪械不够,而沿河城游击队在师永林家存放三百余支枪,由王学山看管。岂不料王学山是个叛徒,他暗中与王学武沆瀣一气狼狈为奸,二人通过向阳口的关系,偷偷将藏枪之地夺枪之法转告平兆斌。平氏果然依计而行,一天夜里率二百余人长途奔袭沿河城,王学山又施苦肉计,让来人将自己绑起,三百余支枪悉被抢走,使平兆斌大村之变如虎添翼。
由上面两例可以看出王学武直接参与了平兆斌的叛乱,从中起了极为险恶的作用。
1940年10月,日寇侵占沿河城,杀人焚屋,修建据点,构筑岗楼,企图长住久屯占领这块军事要地。王学武俯首帖耳专心事敌,立即出任伪联合会会长,成为日寇的鹰犬帮凶,所犯罪行即使竭东海之波为墨,罄南山之竹为笔也难以尽书。
这次摸进鬼子据点的是正牌八路军抗日五支队三总队。三总队的王干事率领一个连乘夜色包围了村子。天寒地冷滴水成冰,夜黑风高伸手不见掌,王干事带领尖刀班绕到东门突入,悄悄摸进村中察院鬼子据点之内。
也算是“人算不如天算”,天理昭彰,恶贯满盈的王学武,打了半宿牌,因为内急,披着军大衣出来撒尿,被刚刚潜入的王干事等八路军战士从后面远远看到,他们本不熟悉情况,正在乱撞瞎摸,见到一个披着鬼子黄色大氅的人出来,以为准是个鬼子大官,这下可算逮了一条大鱼。于是王干事一使眼色,几个战士一个扑虎冲上去。这正规军就是正规军,身手就是不凡,一把就摁了王学武个嘴啃地。
在王学武心里,他认为大日本皇军武运长久,江山一统固若金汤,做梦也没想到会是八路军神兵从天而降,吃了豹子胆,敢摸到鬼子窝里来,他以为是其同伙谁在和他开玩笑、闹着玩儿、恶作剧,一边挣扎,一边说:“别闹,别闹,我是王学武,我是王学武,我给皇军查哨去。”
王干事说:“你是谁?”
王学武说:“我是王学武,我给皇军查哨去。”
“王学武?那就对了。”王干事说,“我们是八路军,抓的就是你。”王学武一下瘫到地上,被战士们三下五除二五花大绑,像拖死猪似地拖出据点,在一个连的八路军押解下,连夜带至离沿河城西北三十里的黄土嘴村。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也算是无巧不成书——八路军抗日五支队三总队的袁队长——他和王干事同时接受任务,率领一个连的兵力去奔袭旧庄窝、幽州,顺利地抓捕了旧庄窝维持会长张广仁、幽州村村长杜木以及两个高丽人。
抗日民主政府索振训书记和五支队三总队的代表王建中主任决定召开公审大会,随即连夜紧急通知下去。天刚蒙蒙亮,附近方圆百里的乡亲们就扶老携幼地陆续赶来了。刘恭烈士的妻子、李永政烈士的妻子,许多受害人的亲属身上带着锥子、剪子、刀子来参加大会,准备为亲人报仇雪恨。公审大会在石羊沟黄土嘴小碴畔举行,群情激奋口号震天。沿河城伪联合会会长王学武、旧庄窝维持会长张广仁被判死刑,立即执行枪决,结束了他们罪恶的一生。会后,将陪绑的幽州村长杜木释放。(王学武材料引自《门头沟革命史》《门头沟文史》第十五辑)
7端掉楼岭炮楼
楼岭那个岗楼在重要交通要道上,位于斋堂与沿河城分水岭的制高点上,位置十分重要,一直有日本和满铁队20多人驻守,这个岗楼的存在,严重影响我八路军游击队的活动,早想把这个钉子拔掉。
1944年8月,在县战斗英雄王文治带领下,在楼岭炮楼四周布下地雷,把敌人围困封锁起来。
一天夜里,伪军(满铁)班长带着四个伪军送信求援,一下踩着地雷炸死仨。求援不得,伪军在饥渴交迫中放声痛哭。
这时,在军分区十六区一部在参谋长刘光弟和队长杜延中带领下,我军悄悄包围了岗楼,开始采取围而不打的方法,想利用政治攻势劝其投降,但喊话不但没起作用,伪军还负隅顽抗,从岗楼内射出罪恶的子弹。
这时只听参谋长刘光弟高喊:“通知炮兵,准备开炮!”
实际上参战部队根本没有大炮,只有用缴获的掷弹筒发射的一种飞雷。我们事先做通了两个日本俘虏的工作,让他们俩用缴获来的日本掷弹筒打岗楼,
只听轰的一声,飞雷在岗楼的一个角上爆炸,右角塌了。这时伪军没有投降,反而以猛烈火力反击。
第二个飞雷发射出后在岗楼的正中间稍偏一点的地方爆炸。
接着刘光第再喊:“杜大队长,是不是再给他一炮,让敌人坐坐飞机?”
这一下敌人害了怕,马上停止了射击。里边的满铁队班长就喊话:“别开炮了,我们投降。”并问:“我们投降后,怎么打发我们?”
杜大队长回答:“只要投降,按八路军的政策,保证你们的人身安全 ,何去何从随你们便。”
伪班长说:“只要八路军给我们碗饭吃就行。”
刘光第说:“那好,你们把枪扔下来,排队走出来。”
伪军们听后,一个个乖乖扔下枪支,排着队走出岗楼。
这一仗只发射了两颗飞雷,没伤一兵一卒就结束了战斗,共俘虏伪军12名,缴获步枪12支,手枪1支,手榴弹两箱。战斗结束后,遂将岗楼摧毁夷为平地。
8逼退沿河城据点
1940年秋建,1944年8月,楼岭战斗结束,七团连续作战包围沿河城据点,持续三天,内外敌人均不敢出击,后部队撤离。
1944冬抗战形势大好,开始了局部反攻。抗日军民重新围困据点内的鬼子,先将水井内填上大石头,不让鬼子喝水,让他干死、渴死。结果没想到鬼子竟将石头起出来了,一计不成,还有二计。我县大队李永华带领民兵摸过栅栏门,干脆将大粪灌入水井之中,让他有水吃不得,彻底断了他的水道。孙振魁、魏元丰、韩林云等党员自11月14日起,天天在敌人岗楼前埋地雷,敌人一有动静就打。敌人做饭没有煤,出来找燃料就有去无回,无可奈何地将岗楼旁一棵参天古槐(红龙庙内的)炸倒,劈开当柴做饭用了。遭我长期围困的驻沿河城日军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惶惶不可终日,度日如年,年底被我老七团侦察连团团围敌碉堡两天两夜。年底日寇在斋堂据点鬼子接应下被迫撤走,收缩败退到斋堂。陷敌之手四年多的沿河城,重新回到了人民手中。
1945年4月1日斋堂东门外王家河滩歼灭战,4月5日~4月9日击败日寇的报复性反攻之后,消灭日寇拔除据点,鬼子彻底滚出了斋堂川七八区。8月15日中午,日本天皇的《停战诏书》正式播发,宣布无条件投降,该死的小日本终于滚回了他们的东瀛四岛。
9光复西斋堂
日寇在东斋堂建立据点,在西斋堂也建有岗楼,所以要想将侵占斋堂日寇赶出去,西斋堂之地必在先杀之列。早在1943年4月,抗日武装即在斋堂城外摆开地雷战:平西武装部爆破训练班学员,在斋堂日伪据点周围埋设地雷,炸死日伪军多人,日军船木大队副大队长坂田、汉奸贾全书、曹福云被炸成重伤,曹不久丧命。1945年初,七团侦察连围攻西斋堂炮楼一天一夜后,20余名伪军成为惊弓之鸟,仓惶弃堡逃奔东斋堂,被日伪盘踞4年之久的西斋堂终于重新回归人民。
10王家河滩歼灭战。
王家河滩位于斋堂村东约500米。1945年八路军七团就是在这个地方发动了一场对盘踞斋堂的日伪军的歼灭战,也是解放斋堂川的最后一战。
1945年4月1日,八路军侦查获悉,东斋堂据点增加了车辆和兵力,西斋堂伪军撤至东斋堂。八路军七团团长王茂决定,趁敌撤退之机予以痛击。当晚七团以一连埋伏村东王家河滩,三连进入西斋堂,占领敌据点,二连为预备队。
1945年4月2日晨,驻东斋堂据点100余名日军、40多名伪军,在镇村中队长带领下,成三路总队向东窜去。敌人到达村东河滩时,等候已久的一连三排机枪夹杂小炮打响,10多个日军随着枪声倒在河滩里。一连的一个班,从敌左前方冲到敌军面前,三连冲进东斋堂村,消灭伪军后插向敌军背后,其中一个排插向清水河南侧,迂回敌人侧翼,二连亦随三连前进。日军中队长镇村见前有拦截,后有追兵,无路可走,于是分成两部,在王家河滩展开抵抗。七团逐渐缩小包围圈,敌人被压在河槽的土坎下。战斗中,日军中队长镇村被七团神枪手击毙。
王家河滩历时两个小时,毙伤日伪军70余人,其中有日军中队长和两名小队长,缴获炮一门,机枪一挺,“三八”枪百余支、望远镜一架及大批军用物资。我军伤5人、牺牲3人。
斋堂之敌东逃之后,胡林、军响、青白口、傅家台等处敌军也随之撤退,斋堂川得以解放。(左图为埋伏在王家河滩的八路军指战员)
王家滩一役后,日伪军在大台集结喘息甫定,便纠集2000人对斋堂进行报复扫荡。七团王团长得悉情报后,连夜率团到大三里口布下伏击圈,旋即打响大三里口阻击战,给敌以重创,他们只好带着死尸伤员原路退回,从此日军再未敢进入斋堂川半步。
推荐阅读

北京十大古镇 首次集体“画像”

日前,北京十个具有代表性的历史古镇图志丛书《北京古镇图志》出版,《北京古镇图志》涉及的十个古镇包括:密云县的不老屯镇、古北口镇,海淀镇,昌平区的南口镇、沙河镇,房山区的良乡镇、琉璃河镇,延庆县的永宁镇,门头沟区的斋堂...[详细]

国际山地徒步大会 下月在斋堂镇举办...

9月23日至24日,北京现代杯首届国际山地徒步大会将在门头沟区斋堂镇举办。届时,来自世界二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徒步运动爱好者及驻京外籍人士、北京市民约一万余人,将在奇峰秀水间共同徒步行走。即日起至9月5日,徒步运动爱...[详细]

发生在斋堂镇镇域内的经典战例

沿河城大捷:1939年6月,驻镇边城日军桑木师团大岛大队经大村沿永定河边进入沿河城,继犯斋堂镇。华北抗日联军一大队、三大队在青白口西山、塔岭沟、楼儿岭、牛战、沿河城一溜南山堵截日军。并先于日军进驻碣石村,翌日上午...[详细]

北京斋堂镇 享受山里的早晨

 要说北京的山,不能不提门头沟。灵山、百花山、髽髻山、妙峰山等等,都是郊游的好去处。从苹果园开车一个多小时,就可到达门头沟斋堂镇,再到黄岭西村,不过十分钟车程。爨柏景区是诸多著名导演青睐的自然影视外拍基地,也是书...[详细]

“五一”小长假不出京去哪玩儿?四大主题线路都给您...

“五一”小长假你准备去哪儿玩耍?如果打算游在北京,京郊这些地儿景美人少,最值得来逛! 市旅游委昨日推出了“畅游京郊——5.1春游季”四大主题线路,主要包括了“休闲步道-鲜氧之旅”、 “特色村镇-欢乐之旅”、“精品民宿-...[详细]

关键词:斋堂镇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