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朱德被赶出中南海,限24小时之内离开北京

2015年12月20日

朱德被赶出中南海
康克清与朱德
 
朱德夫妇被批斗
 自从“文化大革命”开始,他就常住市郊的别墅里。他和以前一样,对中南海的事情不太深究,对会议桌以外的事情就更不打听了。尽管他每年要多次下基层,倾听群众的声音,但对中央内部核心机密却知之甚少,他也不打听,不传说。“文化大革命”小组成立后,他似乎更加沉默寡言,更加“孤陋寡闻”了。然而老帅的心一天也没有沉默过,面对纷乱的局势,他陷入了深深的困惑之中……他不理解!不理解党内斗争为什么要用“打倒”这个激烈的字眼?他多次将这种不理解在各种会议上提出来。然而他的困惑在这特殊政治环境里无疑是一组不和谐的音符,对于燃烧起的熊熊烈火也无疑是杯水车薪。
 
和“中央文革小组”唱对台戏的结果,只能是把自己往老虎嘴里送。没多久,在林彪、陈伯达等人的授意下,由“文革小组”成员戚本禹挂帅,贴出了第一张打倒朱德的大字报,很快,“大军阀、大野心家、黑司令、轰出中南海、批倒批臭……”的标语布满北京街头。一天上午,他突然接到康克清的电话,说是大字报贴到了中南海里边。朱德连忙赶回中南海,汽车才进中南海西门,就远远看见白花花的大字报贴得到处都是,把老帅的心揪了起来……这是中国政治中心啊!哪儿乱都不能乱到中南海里啊!
 
尽管门外的大字报还在不断更新,红色叉叉还在延续,房子里面的朱德依然平静地生活和工作。早晨散步时,他常驻足在批判自己的大字报前仔细阅读,读到胡说八道离谱处,还会发出笑声。看来大字报不足以将这个老帅扳倒,“文化大革命”小组决定斗争形式升级,一场批斗朱德的大会在首都体育场紧锣密鼓准备着……
 
父女在传达室见面
 中南海里有人贴朱德大字报的事情传到了他女儿朱敏的耳朵里,这位在北京师范大学当教师的知识分子,只觉得急火攻心。朱敏立即骑自行车去中南海看望父亲。朱敏到西门后,和以往一样掏出进入中南海西门的证件,递给站岗的卫兵。卫兵看了一眼说,证件已经失效,不能进去。朱敏走到旁边的传达室给父亲打个电话。朱德在电话里听说女儿不能进中南海,许久没有说话,好一会才说:“不让进来,就不要进来了,我们没有什么,你们不要担心。要相信党中央,相信毛主席,这种状况会结束的。你在传达室等一会,我让你妈妈去门口……等以后能进来,再回家来,好吗?”朱德没有料到,自从女儿这次不能进中南海,也就意味着家人再也没有进中南海看他的权力了。他所说的“等以后”,竟然一等就是四年,直到1971年林彪摔死,“疏散”在遥远南国的朱德再次重返北京,才和女儿团聚。
 
过了一会,康克清急冲冲地来到传达室,和朱敏谈了父亲的近况,听说父亲除了沉闷外,其他都说得过去。朱敏这才放下心来。但是不能和父亲见面,心里觉得堵得慌。后来批斗朱德的大会在毛泽东“亲自干预”下才偃旗息鼓,草草收场。正像朱德预料的那样,主席是了解他的。到了1967年的下半年,元帅府的骨肉分离闹剧愈演愈烈,最后连康克清也有家难归了,她不能再在家陪伴朱德,被全国妇联造反派组织拉去批斗游街,吃住都在全国妇联的大院里。
 
父亲的信化为烟烬 
自从朱德开始被红卫兵大字报打上红色叉叉后,朱敏一家在北京师范大学的日子一天比一天紧张。果然没有几天,朱敏便在家中开始“迎接”频繁“光临”的红卫兵小将们,洗耳恭听他们的“教育”,看着他们挥动纤细的膀臂,口口声声要她交代父亲反毛主席的罪行。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朱敏和丈夫刘铮就一人一句讲述父亲如何教育他们的实例。红卫兵对这样的“交代”自然不能满意,他们凶狠狠地说,如果继续给你父亲脸上贴金,我们就要采取革命行动——抄家!抄家?朱敏心里一震。第一个想到的是父亲写给她的信。朱德一共给女儿写了十多封信,大部分是朱敏从德国集中营死里逃生重返莫斯科后,父亲写来的。“家书抵万金”。这叠信朱敏整整保存了20年,有时经常拿出来看看,静静地重温那些逝去的往事,是件多么愉快的事情。
 
朱德的信几乎都是教育女儿如何努力学习,如何学好本领回国报效祖国。可是就这样革命的信件,谁也不敢让它们落入那些居心叵测人的手里,如果当作炸弹投向危难中的父亲,朱敏是一辈子不能原谅自己的。一天半夜,趁孩子们熟睡了,朱敏一个人偷偷起来,取出父亲的信,狠了狠心,点燃煤炉,将信的一角对准蓝色的火苗,顷刻间,20年的岁月化作一片片轻飘飞扬的黑色灰烬……朱敏一边烧信,一边落泪。直到今天,朱敏手里惟一的父亲亲笔信,还是从中央文献研究室找来的。
 
信件烧了,心病依然没有减轻,处境也没有因此好转。经过车轮般的精神折磨和人身攻击,朱敏渐渐明白,不管怎样交代,都不会合造反派的口味的。朱敏只好想法找父亲的“罪行”。比如爱看川剧,这是喜欢封建帝王将相的表现。比如爱爬山,这是资产阶级的享受主义,再比如爱养兰花是小资产阶情调,等等。造反派虽然没有得到朱德反对毛泽东的材料,但是有这些也行啊!朱敏夫妇终于获得了点自由,可是他们依然不能回中南海的家。她们每次去中南海,只能在传达室和父亲或者是康克清妈妈见面,简单交谈几句。
 
可是在1970年刚刚来临时,连传达室这处惟一温暖的地方也失去了亲情的温度。
 
林彪“紧急命令”
 白纸黑字,教育了几代人的党史和军史,一夜之间颠倒成黑纸白字,说什么南昌起义失败后,是林彪把保存下来的部队带上了井冈山和毛泽东会师的。原来课本上有一篇课文《朱德的扁担》也改名换姓,变成了《林彪的扁担》。朱敏和她的孩子们将这些看到的和听到的事,悄悄讲给朱德听。朱德听完后,也不作声。有时见孩子愤慨的样子,反过来教育他们:“历史终究是历史,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
 
1969年10月17日,林彪突然抛出了一个“关于加强战备,防止敌人突然袭击的紧急指示”,全军立即随着“副统帅”的惊惶失措,进入了紧急战备状态。朱德接到这个紧急指示后,对康克清说:“这里面有鬼呵。现在毫无战争迹象,战争又不是小孩子打架,凭空就能打起来的,打仗之前会有很多预兆和迹象。”朱德这话说完没两小时,一个紧急电话打到朱德的办公室,叫朱德24小时之内离开北京,疏散到广东。这比当年朱德在德国留学,遭德国当局驱逐离境的时间还要紧迫。朱德接完电话,哭笑不得,谁人听说过战争在即,却让身经百战的将帅们远离战争指挥中心?
 
朱德看着还没有从批斗中完全解脱出来的妻子,说:“这次你和我一起走,一来我有人照应,再说我不放心将你一个人留在北京。以后他们会对你怎么样,很难保证。”可是没有全国妇联军代表点头,康克清这位全国妇联副主席是没有自由行动的权力的。朱德果断地给周恩来打电话,事到如今,只有总理能帮助他了。周恩来当即同意朱德带妻子同行的请求,并且说全国妇联方面由他去做工作。危难之中,是周恩来及时伸出援助之手,避免了朱德孤身一人流落他乡的悲剧。
 
朱德走得非常急促,连孩子们都不知道。就这样,83岁高龄的元帅被林彪一号紧急命令送到了遥远的广东。抵达广州后,朱德被送到了广州郊区从化疗养院。规定他们不准随便进入市区,散步范围不能超过疗养院桥头的警戒线。和朱德一起疏散的还有许多老帅,陈毅到石家庄,聂荣臻到邯郸,徐向前到开封,叶剑英到湖南,还有那些一起被打成“二月逆流黑干将”的谭震林、李富春等十多人也被“疏散”,统统限期离开了北京。北京上空的正气稀薄了。1970年8月,中共中央九届二中全会在庐山召开。朱德和分散在天南地北的老帅们相逢在庐山,老帅们已经一年没有回中南海,既不清楚中央内部的事情,也不知道毛泽东此时此刻的内心活动,以为这次会议和以往一样,又是一次“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决然没有想到此次会议将成为历史又一个转折点。
 
这之前,朱德被通知回北京,原因是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要开会讨论宪法,委员长不到场主持这会是没法开的。所以朱德有幸比其他老帅先一步回北京。这次朱德回京就再不肯进中南海住,而是在万寿路总参的一处房子里住了下来,和女儿、孙子们才有了团聚的日子,直到朱德1976年离世,他再没有进中南海居住。
推荐阅读
关键词:朱德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