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京城旧事—靴子胡同的故事

2016年01月23日

京城旧事—靴子胡同的故事[墙根网]
没听说北京有靴子胡同,却有个靴子胡同的故事。
儿时每到闷热夏天晚上,父亲总是在院里支个行军床,我每天都睡在行军床上,早晨醒在室内,是父亲半夜把我抱入屋里。
趟在行军床上,听了不少乘凉老太太们的夜话。她们不介意我这个小屁孩儿,说话比较放开,大概觉得我还不懂事。她们的故事大多都是男女情爱,其中不少还是闹鬼的,几乎每个故事中都有大姑娘怀孕的情节。其中印象最深的就是这“靴子胡同的故事”。
京城旧事—靴子胡同的故事[墙根网]
说是北京有一大户人家,一天父母发现自己闺女的肚子大了。父母着急,忙问女儿那男人是谁。女儿说那人常在晚上来自己房间,人长得很帅,就是有点黑。母亲告诉女儿,等他下次再来时问问他家住哪儿。父母都很开通,觉得如对方人家合适,及早把女儿嫁过去,免得招来闲话。
一天女儿告诉母亲,昨晚那人又来了,他说他家住北京的“靴子胡同”。于是父母急忙派人打听北京的靴子胡同。可是寻遍整个北京城也没打听到“靴子胡同”在哪儿,父母越发着急。
一天父亲在房顶清理杂物,发现不知谁扔到房顶一只大靴。父亲拎起这靴,立即一只一尺多长的大蜈蚣从靴内蹿出。父亲猛然醒悟,高呼“他妈的,原来是你!”父亲用脚猛跺蜈蚣,不料那蜈蚣体大身壮,迅速窜到房下。父亲急令家丁堵杀,最后众人用铁锹把它拍死。几乎同时,有差人禀报,女儿生了。父亲忙问生了什么?差人说一窝蜈蚣!
每逢想起这故事,牙根就发凉。多年后才平淡下来。但自从入住约旦河西岸犹太定居点后,又强烈地勾想起来。那里山上的蜈蚣有半尺多长,看着真有点吓人。每逢看到,都用石头把它们砸死,不由得脱口而出“他妈的,绝不能再让你们去祸害良家少女!”
俺儿时的性启蒙教育就是由这帮龙须沟下游的老太太们给予的。她们赤贫,但她们的精神生活并不贫穷。她们没有文化,但她们嘴下的故事不比蒲松龄的《聊斋》逊色。我常想,大户人家温文尔雅的淑女们在夏晚乘凉时都谈些什么?说不定也谈这“靴子胡同的故事”。
京城旧事—靴子胡同的故事[墙根网]
讲这故事的老太太一直是我们的邻居,人称“霍老太太” ,她命运凄惨。日本投降后,丈夫突然失踪,她和她女儿靠做针线维持生计。好不容易熬到女儿结婚,觉得这回日子该好过了。不料女婿对她态度极坏,还经常打她。一气之下嫁人,嫁给了霍老头子。霍老头子是位“打鼓的”。北京人都知道这“打鼓的”可不是戏班里的司鼓,而是沿街“喝破烂的”(收破烂的)。老两口日子十分艰难。人们曾质问霍老太太的女儿为什么不帮母亲,女儿回答很干脆“要是帮我妈,起码有一半让那野老头子享用了,没法帮。”霍老头子自己也有两个儿子,对父亲的态度与之类似。霍老头子没有退休金,一直靠捡破烂为生。霍老太太常向人们讲述据说是她亲眼见的故事,她说有一次她看到一辆小卧车突然叫住一个路边行人,行人不认识车上的人,然后那行人上车、就走了。显然,这是她一直在幻想有一天他原来的丈夫突然出现在眼前,用小卧车把她接走。
京城旧事—靴子胡同的故事[墙根网]
70年代中的一天,霍老太太说“小生子(我的小名),帮我安安烟筒!”。每到入冬家家都要安烟筒。安烟筒的活不复杂,就是把烟筒立起后,用细铁丝把它固定到墙壁上。我发现其中一个烟筒弯头不能再用了,老太太说没关系,用纸糊上就行。我担心煤气中毒,立即到外边花七毛钱买了新的。老太太笑眯眯地看着我说“小生子,你必有大福!”
这大福,直到今天我一直还在等。
离京多年后的1994年我第一次返京。不见霍老太太,人们说她已走了好几年了。我急忙问“是不是有一天开来一辆小汽车有人把她接走了?……”
(文字作者:范雨臣  画:冯柯)
推荐阅读
关键词:靴子胡同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