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老北京商家的“礼儿”

2016年02月26日

老北京商家的“礼儿”[墙根网]
老北京人做事儿不失礼儿,老北京商家似乎更不失礼儿。平时礼貌待客,待到了春节或中秋节等传统节日,那商家对顾客的礼儿就体现得更充分。记得我童年时期,每逢春节,那沿街的大小商店或铺子,都会适度地装饰一下,使铺面儿有节日的喜庆气氛。这时候有买主登门,无论伙计还是掌柜,都会抱拳行礼,逢客便说“过年好”或“过节好”。多少客人多少礼儿,凸显礼多人不怪。记得一年春节我陪一个小伙伴儿去胡同里小铺买鞭炮,那开铺子的老两口一看见我们进门儿,就笑着说:“小朋友,过年好呀,买点儿什么呀?”使我们这些小孩子感到非常亲切。逢店铺附近住家家里有红白喜事时,店铺主人只要闻讯,也会主动随礼儿,当然对于那些经常来买东西的客人,这礼儿更不能拉下。我记忆中,那店家的礼儿倒也就地取材,记得我们旁门的一家住户给儿子娶媳妇儿时,对门肉铺的掌柜用荷叶包了一块猪肉,看样子有5斤左右,荷叶包用绳儿系着,那包上还覆盖一张红纸。俗话说“礼儿轻人情重”,掌柜这一举动不仅使办喜事儿的本家,就是其邻居们也很感动。您说,这样的掌柜还愁没买主吗!
老北京商家的“礼儿”[墙根网]
这里要特别介绍一位“喝浆大爷”。“喝浆大爷”,是我们胡同东口对面儿一家早点铺的掌柜,老两口开着一间门脸儿,两间铺面儿房的早点铺。每天早晨经营炸油条、炸油饼、炸糖饼、芝麻烧饼、豆浆等早点;中午和晚上主要也以烧饼夹肉、馒头、花卷、咸鸡蛋等,按现在讲,就是所谓“快餐型”食品为主。这老两口为人善良、说话和气、货真价实、童叟无欺。我母亲第一次带我去这里吃早点,是因为看中这里每天凌晨新磨的鲜豆浆,因为这豆浆据说对刚断奶不久的孩子有营养。记得那天刚走进铺子们,那位女掌柜马上迎上来和我母亲打招呼,当我母亲说明每天让我来这里喝豆浆时,女掌柜高兴地说:“好好,我一见面儿就喜欢这个大胖小子,长得多爱人呀!”说着话,这女掌柜走进里屋拿出一个煮鸡蛋,说这是她刚煮熟吃早点的,非把这鸡蛋给我吃。我母亲一再谢绝,女掌柜不高兴了,说我母亲瞧不起她。于是我母亲只得让我接过鸡蛋,并说“谢谢大妈”,从此我每天早晨进店,便称呼女掌柜为“大妈”,那位男掌柜呢,我自然称他“大爷”。由于每天都来喝鲜豆浆,所以我后来竟把“大爷”前面加两个字“喝浆”,即变成了“喝浆大爷”。其实应该称“豆浆大爷”,但我当时是个小孩子,只知道到这里喝浆,于是顺口把“喝浆”和“大爷”两个词天真地组合一起,以后便一直称“喝浆大爷”,对于那位女掌柜,依然称“大妈”。要说这老两口真疼人,不管是我母亲带我来这里,还是以后我长大了自己来这里,老两口对我都那么热情、体贴。豆浆里面放白糖,热烧饼夹鸡蛋等,都让我吃足吃好。有时候我把豆浆滴在衣服上,大妈就用毛巾给我擦干净,在这里吃早点感觉和在家吃饭一样。
老北京商家的“礼儿”[墙根网]
在“喝浆大爷”的店里,我目睹了老两口礼貌待客的情况。他们真是不以衣帽取人,对每个客人进门都热情打招呼。我们胡同丙3号院有一个蹬三轮车为生的40岁的单身汉。胡同里的孩子称他“周大爷”。周大爷是个淳朴、爽朗的男子汉,至于为什么单身,我们这些小孩子根本不懂。周大爷经常来吃早点,有时候中午或晚上拉车经过这家铺子,也顺便吃午饭或晚饭。我听见“喝浆大爷”称呼他“周大哥”,而且每次都对他关心备至。对其他客人也如此。就说这位周大哥吧,他身强体壮、饭量大,干的又是重体力的拉车活儿,自己又不会做饭,所以吃喝基本都在“喝浆大爷”这个小店。我多次看见周大爷来吃早点时,那位“喝浆大爷”或大妈,都把烧饼从中刨开,在里面夹上热油条或油饼,这样吃起来有滋有味儿,还节省时间。周大爷吃早点时,面前总放着一大海碗热豆浆,那量足有1升多。目的是让周大爷吃饱喝足。我每次听见周大爷向这两口子道谢,感谢对他的照顾时,那“喝浆大爷”却反过来向周大爷道谢,感谢他照顾了这小店的买卖。这种互相尊敬、互相礼貌的行为,也反映在“喝浆大爷”和其他客人之间。礼儿多、人和、货真价实,大概就是这些小店得以生存的重要原因吧。
老北京商家的“礼儿”[墙根网]
有一件事儿,给小小的我留下深刻印象。即一次我正在“喝浆大爷”小店买烧饼,因为这天晚饭我家有一道菜是“摊鸡蛋”,那“九斤黄”鸡下的蛋,炒熟非常香,夹在热芝麻烧饼里更香。我正在买烧饼,看见对面“酒缸”(酒馆俗称)里走过来一个中年汉子,他大概喝酒喝高了,嘴里喷着酒气,过来买芝麻烧饼。明明刚出炉的烧饼,他非说是凉的,而且喝斥“喝浆大爷”说“你这买卖还想不想做”。大爷一边赔笑,一边说:“这位大哥,您大概喝高了,正好这有刚沏的龙井茶,您先来碗醒醒酒!”说着把这个汉子扶在座位上,给他上了一杯茶。然后又给他重新拿了两个热烧饼(其实先给他的烧饼并不凉),最后又把他扶进对面“酒缸”。这过程也被正在吃晚餐的那汉子的一个朋友看见了,估计是和那个汉子说了,而这汉子当时确实喝得迷迷糊糊。结果,第二天一早儿,那汉子就到“喝浆大爷”这儿道歉,一再说“对不起”。“喝浆大爷”笑着说:“您礼儿多了,没什么,我也有喝高的时候,别在意!”后来这汉子经常来这里买吃食或吃早点。试想,面对这汉子无理取闹,把热烧饼非说成凉的,大爷要是和他争吵,无疑占满理,可这汉子当时确实喝酒喝高了,如果大爷不以礼相待,而是和他对着吵,那么就没有后来这汉子频繁光顾小店的结果了!
老北京商家的“礼儿”[墙根网]
老北京商家的礼儿,老北京人与人之间的礼儿,构成了和谐的社会风气,也成了老北京社会的和谐气氛。回忆起老北京人,特别是那邻里之间的人们从每天早晨见面儿互相说“您起来啦”;到午后或晚上见面儿互问“您吃啦吗”,等等。这些曾被一些人斥为“虚伪”的、“庸俗”的繁琐礼节,其实正是现在缺少的东西!上世纪80年代初,我在东单菜市场看到这样一幕,不妨写出来大家共“赏”。
老北京商家的“礼儿”[墙根网]
人物是一个男顾客和三个年轻的女售货员,那时候售货员扎堆儿聊天怠慢顾客是常见现象,于是我看到以下一幕:男顾客(简称“男”):同志,请问这肉馅多钱1斤?(对方无人回答,继续说说笑笑)同志,这肉馅多钱1斤呀?(又连问数声,对方仍没人搭理)嘿!孙子(读zei),问你丫挺的嘞,肉馅多钱1斤?
三位女售货员(简称“女”,几乎同时回答):你骂谁呀?
男:我他妈的骂你们王八蛋,叫你们“同志”怎么叫多少声都听不见,怎么一骂你们,你们都听见啦?可见你们就是一群王八蛋、贱骨头!
女:你、你……
结果,三个女售货员干张嘴说不出话,您说这怨那位男顾客吗?当然,那男顾客的行为也够野蛮的,不应效仿。但是这三个女售货员给围观群众的印象确实是“给礼儿不受敬”的贱骨头!
这样的事例我当时遇见多次,可见当时这老北京商家的礼儿已经不时兴了。以后,这老北京“礼儿”就基本不见了。至于现在一些商家有没有“礼儿”各位根据自己经历去琢磨,我不多说了。我只举一个似乎是商家但又不是“商家”是如何推销商品的例子作为文章的结尾吧。那是一位所谓的女“名人”刚试图“走红”的时候。一天,我下班刚走出地铁站出口,就被两个女学生(大概是这位“名人”的学生吧,可能是大学生)在我身边一左一右地拉住我胳膊,二人同时说“先生,买一本儿吧,这是我们‘于老师’写的书,写得可好啦”。我连声说“不买”,可这两个女学生拉着我不放,非让我买。我非常反感,最后有些严厉地说:“有你们这样卖书的吗?拉拉扯扯地成什么样子,不买就是不买,你们不要强迫我买!”这两个学生这才放手。您说这还讲“礼儿”吗?我不知道这是不是那位“名人”老师授意她们这样推销书的,如果是,我觉得这“名人”应该自我反省!如果不是,我真琢磨不透,这两个女学生这样做究竟为什么!应该特别指出的是,就在这个地铁站出口处周围,还有十几个年轻的女学生也是这样推销书。这就是“名人”及其子弟的经商“礼儿”吗?这就是我们现在的大学生吗?我愕然啦!因为这牵扯到经商的“礼儿”,所以不妨举这个例子来说明问题。
(转自新浪博客:老骥伏枥)
推荐阅读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