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磨剪子咧哎!老北京那九腔十八调的叫卖声

2016年03月07日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磨剪子咧哎!老北京那九腔十八调的叫卖声[墙根网]
  曾几何时,在老北京的胡同里每天都会传出叫卖声,从早到晚。那个时候觉得那个声音在早上出现会很烦,把自己从睡梦中吵醒,但是现在再想听到吆喝声已是不易。回想起那个穿透历史伴随我们童年的声音,调儿婉转,声音悠长而洪亮,十分的令人怀念还有些感伤,老北京人的童年好似已同那吆喝声一起飘走。
磨剪子咧哎!老北京那九腔十八调的叫卖声[墙根网]
  中国有很多地方都是有叫卖声的,但是老北京的叫卖有着鲜明特色,儿化音多、拖音长、语言幽默、一气呵成,各种物品都有自己独特的叫卖语言和语调,形式各异,可谓是老北京的一种语言文化。
磨剪子咧哎!老北京那九腔十八调的叫卖声[墙根网]
  当时走在街上的商贩们,无论是挎篮的、肩挑的,还是推车的,在吆喝时,总是以一只手捂着耳朵,形容物品的词语那是相当的丰富,而且因为语音连贯、押韵,听着感觉像小曲儿似的。
磨剪子咧哎!老北京那九腔十八调的叫卖声[墙根网]
  “磨剪子咧哎 戗菜刀。”
  相必这句吆喝声大家都非常的熟悉,吆喝声中经常带着哎~、喂~,使叫卖声听的连贯、亲切。
  “咧 包儿咧 咧 包儿得了热地咧,一个劲咧,这包儿热的咧,发面的包儿要热咧。”
  “卖药糖哎,谁还买我的药糖哎,桔子还有香蕉、山药、人丹,买的买,稍的稍,卖药糖的又来了,吃了嘛的味儿呀,有了嘛的味儿呀,桔子薄荷冒凉气儿,吐酸水儿呀,打饱嗝,吃了我的药糖都管事儿,小子儿不卖,大子儿一块。”
磨剪子咧哎!老北京那九腔十八调的叫卖声[墙根网]
  这些吆喝声听着幽默风趣。其实,每个叫卖都是有规矩又要有艺术性的,不能瞎喊。在大的院门前吆喝,要拖长声,既要让三四层院子里住户听到,又要透出优雅,不能乱喊一同招人烦;在闹市上叫卖,讲究音短、甜脆、响亮富有趣味,让人听起来就想买。
  下面就展示一些有趣又含有文化底蕴的叫卖:
  “哎!酸梅汤桂花味,玉泉山的水、东直门的冰,喝到嘴里头凉飕飕,给的又多来,汤儿好喝。”
  “油又清来面又白,仍到锅里边漂了起来,越炸越炸赛过烧鹅来,好大个的那是油炸鬼哎。”
  “一号这个钢针板儿上剁,武松打虎景阳坡呀,十三这个太保李存孝,赵子龙大战长坂坡呀,曹孟德带领人马八十三万降董卓呀,张翼德一声喊,喝退大河。”
  “冰激凌来雪花酪,好吃多给就拉拉主道!叫你尝来你就尝,白糖桂花就往里边攘!叫你喝来你就喝,白糖桂花就往里边搁!”
  “这斗大的西瓜,船大的块来,远瞧瓤儿啦近瞧块来,沙着你的口儿甜来,这两个大来。”
磨剪子咧哎!老北京那九腔十八调的叫卖声[墙根网]
  “我的西瓜赛砂糖!真正是旱秧脆沙瓢。一子儿一块不是谎,你们要不信请尝尝!你们吃啊!”
  除了单纯靠嗓子外,老北京叫卖往往配响器,不同行业响器不同,比如卖炭的摇货郎鼓;卖酱油醋的敲大木梆子;卖豌豆黄的敲铜锣;卖日用什物的敲葫芦瓢;卖铁壶的敲壶底;磨剪刀的摇晃连在一起的五片铁叶…
  但是随着城市的发展,广告丰富多彩,人们都从网上进行购物,游商日渐消失,叫卖声也在北京很少能够听到了。
  老北京叫卖声这种纯粹的北京民间市井风情,正在悄然消失。对于老人来说,这是一段清晰而又悠远的记忆;对于年轻人来说,这是回顾一个城市的历史。一声声的吆喝,可以使我们身处繁华都市,聆听到这座古老城市最动人的心跳。
推荐阅读
关键词:老北京叫卖声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