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京城第一家女澡堂在哪?

2016年04月20日

在老北京的胡同里面,总会隐藏着一些关于并不久远的古代的秘事,您知道吗?就在离大栅栏那一片繁华不远的八大胡同旁边竟然隐藏着咱们京城的一家女浴室,旧时去公共浴室洗澡可是男人的特权,那么这座女浴室又有着什么秘密呢?
京城第一家女澡堂在哪?
浴堂,对于当时的妇女来说,都是禁地,无论是有钱人家的太太、小姐,还是没钱人家的妇女,都不允许到大街上的澡堂子里洗澡。因此,当时大街上的澡堂子里,只有男浴室,没有女浴室。那过去的妇女是怎么洗澡的呢?老北京的第一家女澡堂又是何人所开?今天,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大栅栏西南方位的铁树斜街上,听到了这个北京第一家女澡堂的故事。过了快一百年了,京城第一家女澡堂还默默地矗立在北京繁华的大街上,位于铁树斜街路边,现名为铁树旅馆。
京城第一家女澡堂在哪?
润身女浴所选址在妓院林立的八大胡同附近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谁?
京城第一家女澡堂,名为“润身女浴所”,现在看来这是一个很前卫的名字,就像如今的养身会所一样。润身女浴所的创办者是八大胡同中的一位名妓,名叫金秀卿。在当时,金秀卿可是一位因选秀而走红的小名人,京城里家喻户晓。当时,一家无聊的小报纸办了一个“选美”活动,每次都要评选出四位状元,分别是文学、口才、容貌和弹唱四个项目中的第一名。
金秀卿就是当时的口才状元,一旦中了“选美”状元,这家主办报社就要请一帮鼓乐手,抬着大匾额,给获奖者送去,在当时影响巨大,因此,状元们的名气也都很高。金秀卿是个很聪明的人,她非常健谈,而且也非常会处理社会关系,和当时的一些官僚老爷们说起话来是口若悬河,非常讨人喜欢。
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金秀卿嫁给了一位姓胡的琴师,成家立业后,为了维持生活,金秀卿开始动脑筋了。利用她以前和官僚政客们的关系,她买通了当时的政府官员,于是在李铁拐斜街上开了“润身女浴所”。润身女浴所之所以会选在李铁拐斜街,是因为这里离妓院林立的八大胡同非常近,同时这里的会馆、饭店也很多,因此,市场很大,群众基础良好。
妓女们接完了客人,都希望到一个卫生设施比较好的地方,冲个澡,清洁一下,放松一下,所以“润身女浴所”给她们提供了一个绝好的去处。附近公馆里的阔太太和小姐们也都喜欢玩儿新奇的,为了享受与家庭里简单洗洗擦擦不同的洗澡模式,她们经常会光顾“润身女浴所”,有时候还会带朋友来。
金秀卿不但是个应酬高手,而且也是“管理大师”。为了能够迎合那些太太、小姐们的口味,金秀卿还特意从巴黎进口了大量化妆品,还有土耳其蒸气浴。解放之后,国家开始实行公私合营的经营模式,金秀卿却一直独自经营着“润身女浴所”。
京城第一家女澡堂在哪?
北京最早的男澡堂在1660年就有了,而女澡堂是在254年后才出现的
旧时妇女如何洗澡按理说,洗澡就像穿衣、吃饭一样,是生活中非常自然的一部分,而且不可或缺。讲究卫生,保持身体健康是每个人的都明白的道理,尤其是女士,都很喜欢干净。那么,为什么过去只有男澡堂、却没有女澡堂呢?为什么不允许妇女到公共澡堂子里洗澡?
事实上,这都是封建社会“男尊女卑”的思想导致的。在残酷的封建礼制束缚下,妇女们只能变成“宅女”,很少出门。而且,平日里大都是笑不露齿,小脚被层层包裹着,说话也都小心翼翼。每个女人都必须遵从“三从四德”,地位非常地下。
当时的男人们可以泡澡堂子,下馆子喝酒,到前门八大胡同找小姐,而女人们却是地地道道的家庭奴仆,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很少在街头露面。正因为此,到公共澡堂子里,在众人面前裸露自己的身体,这样的做法在当时的男人看来简直大逆不道。正因为此,北京最早的男澡堂在1660年就开业了,而女澡堂却是在254年之后才出现的。
既然不能去公共澡堂洗澡,那么妇女朋友们又是如何清洗身体的呢?一般人家的妇女都是用小盆子接一些热水,用毛巾沾着,清洗身体;很少有人用大盆子装满水,清洗全身的。正因为此,很多妇女一辈子都没有正儿八经地洗过一次澡,很多妇女因为脏,身上都起了虱子。
尽管“润身女浴所”开业了,但采取的也不是大浴场的形式,而是每个人一个洗澡间,由此看来,许多女人在同一场合中共浴在当时是不可能实现的。在日军侵略中国期间,北京居然还出现了一家男女共浴的“永顺澡堂”。这家澡堂主要满足日本人男女共浴的习惯,通常的顾客大多为日本女人,也有一些中国妓女。
到了1935年,北京一共有123家浴室,女浴池8家,较为著名的有“润身女浴所”、护国寺的“德义馨”、清华池女号等。尽管如此,受封建思想的影响,到女澡堂洗澡的女子还是非常少。
第一家女澡堂
“铁树旅馆”的二层小楼。小楼的外墙呈浅红色,很多地方的砖头已经剥落,经过长时间岁月的洗礼,整栋楼看上去有些倾斜。进入小楼后,是一个小过厅,里面摆着几张小沙发,供客人休息,来客登记处也在这里。
再进两道门,两侧全都是客房。在这里我见到了这家旅馆的值班员。据值班员说,这里就是北京第一家女澡堂,从前名叫“润身女浴所”。
解放之后改名为“三八浴池”,后来又更名为“清江浴池”。上个世纪末,这里的一楼被作为机电器厂,二楼是清江旅馆,直到2002年,才再次更名为“铁树旅馆”。
京城第一家女澡堂的外形还和从前一样,只是因为要做旅馆,所以内部的格局被完全改变了。现在唯一剩下的东西,就是挂在墙上的镜子,这是第一家女澡堂开业的时候装上去的。镜子呈长方形,约一尺多宽,二尺多长,镶着木头框子,因为时间太长了,木框上已经蒙上了厚厚的灰尘,镜子的表面也是模糊不清。
在镜面恍惚的光线中,我悄然间明白,过去的一切已经在这里淡去了,只剩下残存的点滴记忆和历史淡淡的痕迹。在今天看来,京城第一家女澡堂有着特殊的意义,在当时,它标志着封建的枷锁正在被慢慢地打开,女权解放在一个普普通通的澡堂子里,萌芽了。事实上,正是这个澡堂子,给“男尊女卑”的腐朽思想以当头棒喝,而当时,没有人明白!
推荐阅读
关键词:京城女澡堂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