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老北京地名消失这些年

2016年04月28日

老北京地名消失这些年[墙根网]
校场口胡同南的一处废墟
老北京地名消失这些年[墙根网]    bددv+춺'Wjݪ?݊bWjݪ?v+݊]+vدv+چ文化名片之一的胡同,承载了这座城市的曾经,包容了一代代人的柴米油盐,孕育了专属于北京的文化。当城市之光升起,照进胡同的刹那,摩天大楼和商业街荡平了一片又一片老院落。那些历史意义和文化传承,在现代化城市的建设中,轻如石块落地时震起的尘土,混沌一团,转瞬即逝。
小细管胡同被围仅留名牌
在东城区魏家胡同,从胡同东口向西不出百米便会看到南侧一个被封堵上的巷口。矮栏杆将这里圈成一个封闭的区域,里面堆放着一些杂物,外侧停着几辆机动车。旁边墙上挂着红底白字的标识牌,“小细管胡同”,表明这条已经不能通行的路原本是条胡同。
对于小细管胡同从什么时候起不再通行,生活在魏家胡同的住户们说不出具体时间。跟周边其他胡同相比,小细管胡同恰如其名,又细又短,曾经连通了魏家胡同和南边的什锦花园胡同。在一幅印制于1908年的实测地图上,绘制者清末长白山人常琦虽未对其进行名称标注,却也清晰记录了其位置和走向。那时,什锦花园胡同叫做“什景花园”。
一名魏家胡同的老住户对小细管胡同的未来并不看好。“估计以后这段路要被彻底堵上了,路都没了,胡同名儿还能一直留着?我看费劲。现在算不错了,还挂着牌子。”
不少稀有胡同名已经消失
在西城区菜市口附近,不少胡同的名字正渐渐变得模糊起来,处在消失的边缘。
比如铁门胡同。原本的铁门胡同北起西草厂街,南至骡马市大街。有资料称其“因有圈虎的铁栅栏得名”,“明朝开始称其名”,当年处决戊戌六君子即在此。而现在,铁门胡同早已被一栋办公大楼拦腰截断,不能南北贯通已多年。北部仅存的几个院落里,本地户早因拆迁而搬走,院门大多大敞四开,仅有少数租户。与此一路之隔的西边,一刮风,校场口胡同因南侧拆迁废墟而烟尘四起。
今年60多岁的“土著”老李站在路口跟街坊聊天。他面前正对着一条狭窄小巷“海滨胡同”。“都没啦!”老李说,“南边都拆平了,胡同历史再长,一拆,照样没。”
海滨胡同东侧,仅隔一道砖墙,那里是曾经的澡堂。由此再往南是一片拆迁废墟,有的地方用围挡圈住。老李抬手往南边指,“那边以前有个辘轳棒胡同,也是小胡同,拆迁也拆没了。”老李信誓旦旦地说,北京只有两条胡同以“辘轳棒”命名,“还有一条叫‘铁辘轳棒’,不知道还有没有了。”100多年前,这条已经消失的辘轳棒胡同叫做“辘轳胡同”。
老院落被居民区商业楼取代
西绒线胡同以南是和平门社区。曾经,这里自北向南有西旧帘子胡同、西新帘子胡同,十几年前的一次拆迁,这两条胡同不复存在。取代它们的是居民楼以及周边陆续建起的商业用楼。
已经在这里居住了60多年的林女士,至今仍保留着拆迁前拍摄的老照片,更多的街坊“连张老房子的照片都没留”。
从出生至今,林女士仅在住周转房的那几年搬离过这里。“胡同北边挨着街的位置,以前有名人住的院子”。当时,普通人家住的房子也有颇具特色的,“还有一栋德国小楼”。
而这一切,随着拆迁的到来,消失了。
林女士觉得可惜,“当时有不少非常典型、完整的老院落、老建筑”。她更珍惜的是老胡同里的记忆,“虽然现在住上了楼房,但以前生活的地方没了,还是很可惜。像新壁街,至少名字保留了,西新帘子胡同、西旧帘子胡同连地名都没了。”
在如今的地图上,依稀能够寻得一些痕迹:北新华街东侧,从北至南依次有两条胡同,分别是东旧帘子胡同、东新帘子胡同。它们曾与西旧帘子胡同、西新帘子胡同相通,更早的时候,它们的名字前面没有东、西二字,仅是“旧帘子胡同”和“新帘子胡同”,就如东、西绒线胡同曾经是一条“绒线胡同”。
换名后胡同减少500多条
胡同的消失,并非近一二十年才开始,而有些胡同也并非真的消失,而是逐渐更换了名字。
有史料记载,民国以后,新文化运动兴起,在大规模的雅化地名活动中,不少原本命名有些粗俗不雅的胡同被更换了发音近似、用字更文雅的新名,如裤腿胡同改叫库堆胡同,小脚胡同改叫晓教胡同,狗尾巴胡同改叫高义伯胡同,棺材胡同改叫光彩胡同。
这一时期,有300多条胡同改了名字,其中有不少沿用至今。1934年之后,胡同名称开始被写在标牌上,挂在胡同口。
1965年,北京开展了街巷胡同地名整顿工作,区分了一些重名的胡同。此次整顿,保留一条为原名,其他或者改称别的名字,或者用东、西、南、北、大、小等加以区分。有一些胡同名称中的寺、庙被去掉。同时,一些小胡同被合并到大的街巷胡同之中。经此,胡同数量减少了500多条。
“大吉片儿”被成片拆除
地标性建筑拔地而起,往往意味着原址胡同的成片消失。
比如,1958年,长安街向东修建,东、西观音寺胡同被拆除。如今的西单商圈,西单路口北侧原本有白庙胡同、藤牌营等胡同以及一些小巷,另有库资胡同、宗帽四条、保安胡同等小胡同被拆除。
开发建设金融街时,有资料记载,该地区有51条胡同被拆除。
“大吉片儿”的成片拆除,更像是北京胡同记忆里的一大痛点。东起粉房琉璃街,西到菜市口大街,南起南横东街,北至骡马市大街,大小胡同街巷30多条,院落300余个——这片区域因着南、北大吉巷而被称为“大吉片儿”,原宣武区腹地,形成于明代中叶,有数据称此地曾有会馆78家。而宣南文化的核心便是会馆以及在此基础上形成的士子文化。
2005年1月,《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04—2020年)》获批,其中明确提出对北京旧城要进行“整体保护”,“停止大拆大建”,“坚持小规模渐进式有机更新”。
“拆了可惜 其实应该保护”
老胡同和城市建设,在不少老北京人眼中,这是一对存在已久的“矛盾”,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
祖上四代居住在校场口胡同里的王老太太,更多的时候盼着拆迁,因为一家人一直挤在逼仄的小平房里,她甚至担心儿媳会因房子不够住而跟儿子闹离婚。跟留存老院落、老街巷相比,她更愿意选择舒适的生活环境。而校场口“土著”老李每当说起胡同和老院子,总会连声说“没办法”,透着无奈。“拆了可惜,其实应该保护。”
“解决居住、建设问题,不代表要全都拆掉。”站在曾经的西新帘子胡同位置上,林女士指着南边一处围起来的院落,“为什么有代表性的院落就不能保护起来?”
春天,老胡同里的槐花开得正好,风吹起,一片馨香。这份气息,弥漫在每一条已经消失、将来可能消失的胡同里。 记者 习楠
推荐阅读

京华地名贯“和瑞”

  近年,故宫太和殿大修。京华葺古多矣,惟此空前修复古老“和瑞”之气之举,令我久久萦怀!   北京建城3000余载,都800余年,文化蕴涵举世无匹。纵贯古今、遍布宫闱市井的许多地名,赫然充盈“和瑞”之气,即其最突出、鲜明的...[详细]

关键词:老北京地名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