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北京宣武艺园并不是在善果寺遗址上建成

2018年03月05日

民国年间的地图,善果寺仍在,其东全浙义地为现宣武艺园处。
前段时间,笔者一直被人们误把宣武艺园当作善果寺遗址这个问题所困扰。在宣武艺园北门导游牌上曾经这样写道:“宣武艺园是在善果寺遗址上建立”。笔者后来几经交涉,这个说法终于更正过来了。
为什么这个错误说法会流传这么广?这个疑问并没有随着导游牌的更正而解决。
最近,无意间翻看上世纪六十年代侯仁之老先生指导编制的《明清北京城图》,竟然在这里找到了可能的答案。在这份《明清北京城图》图例中有这样的描述:“善果寺,明代宣北坊(位于)长营街西;今地宣武公园。”
这份《明清北京城图》的来历大致是这样的:1953年大规模城市建设中,在善果寺附近(除了善国寺周围没有其他明显参照物)建了一座公园,这座公园后被编入1957年出版的《北京游览手册》,称善果寺公园;1959年重版《北京游览手册》也沿用这个说法;1963年新版《北京游览手册》时,将善果寺公园改称为宣武公园。1965年编制完成的《明清北京城图》,有意无意引用了《北京游览手册》的说法,在介绍善果寺遗址时,他们认为既然宣武公园曾经叫善果寺公园,那么善果寺遗址肯定就在宣武公园里。于是这种说法就写入《明清北京城图》的图例中了。
这一说法被后人广泛引用。北京市社会科学研究所1981年编辑出版的《北京胡同丛谈》(作者尔泗)中提到,“以庙宇所在地命名的胡同”时,“善果寺(公园)”赫然在列。后来,“善果寺遗址就在宣武公园”的说法就上了导游牌。这个说法也一直流传开来。殊不知,这个说法是错误的。《明清北京城图》中对于善果寺遗址的错误说法,或许就是人们一直把宣武艺园当做善果寺遗址的源头。
为何这个说法是错的呢?首先,在宣武艺园正门外的倒八字照壁上,镶嵌着的牌子写着紫金寺故址。再翻看有关介绍善果寺的历史书籍,是这样介绍的:善果寺之西有明朝太监坟茔,之东则是紫金寺。反过来说,紫金寺之西是善果寺。紫金寺没了,成了宣武艺园的遗址,但善果寺当时还在,并没只剩遗址。
为什么说善果寺当时还在呢?因为笔者的小学就是在善果寺小学(改建而成)里念完的。民国时期,善果寺曾是逝者停灵之处,后办半日制学校,1949年后,这里也是学校。笔者的小学阶段是从1961年至1966年,其中有两年升不了学,后至1968年才毕业。当时上学得穿过宣武艺园(当时还不叫这名)而过,爬上公园西南面一个大土坡,穿过几座僧人圆寂塔,进善果寺小学后门(只为上下学定时开),这足以证明宣武艺园并不是建在善果寺遗址上的。
宣武艺园为何放着紫金寺故址不提,而非要拿善果寺来说事呢?不得而知。也可能跟其前世沿革有关。前面说了,宣武艺园是在宣武公园基础上改建的,而宣武公园追溯起来,其前身是1957年《北京游览手册》记载的“善果寺公园”。当时为什么叫“善果寺公园”呢?应该是西侧毗邻善果寺,故以此为参照命名吧。园址当时是一大片乱坟岗子,确实没有其他明显参照物可鉴命名。
其实,对当时小孩子们来说,善果寺公园并不常用,没有谁把“善果寺公园”这个名称挂在嘴边。我们常叫它大花园(相对于善果寺小学西侧的小花园而言),也叫它五星公园,因半弧形大门上有一个大五星(时代流行),平常更多叫花园。
因此,后来在看到宣武艺园门口的“导游词”的错误时,笔者不仅告知周围的朋友,还向西城园林局反映。
后来,笔者接到西城区园林局公园管理科一位黄女士的电话,他们通过走访园林史志方面的老人和专家后,证实导游词确实错了,并准备立即修改。
如今,宣武艺园的导游词也改了过来,改为“宣武艺园最初建园于1953年,因毗邻善果寺曾称善果寺公园”,这种说法就准确多了,宣武艺园的前世今生也得以正名,以后就不会以讹传讹了。
推荐阅读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