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皇上给太监行礼,慈禧客串编剧,老北京票友圈这些梗儿没几人知道

2018年08月02日

从同治初年到建国前的七八十年当中,京剧票房不可细数,而涌现出的顶级的名票也有几十人。京剧票友始终陪伴着京剧的兴衰,广大票友是滋养京剧梨园的沃土,是京剧不可缺少的基本队伍,远远超过如今“粉丝”的价值。在这段历史时期,老北京票友圈中不仅有豪门名流,更有满清贵胄,一个个均是出身不凡……
作者:张永和

皇上给太监行礼,慈禧客串编剧,老北京票友圈这些梗儿没几人知道[墙根网]
同治爱唱戏 光绪好打鼓   慈禧太后曾亲自当编剧
清朝咸丰皇帝(奕詝)后期特别酷爱“乱弹”(即二簧),临死前二天还坚持在承德行宫如意洲“一片云”戏台欣赏二簧戏,可谓是京戏的“钢丝”。他对于京剧的酷爱感染了他的宠妃叶赫那拉氏,也就是后来的慈禧太后,使之也成为清宫内的大“票友”。光绪七年(1783年),慈禧太后独掌大权以后,便逐渐把民间知名京剧名伶和乐队人员(宫内叫“随手”)叫到宫里,充任民籍教习或民籍学生,也就是老百姓俗称的“内廷供奉”,让他们为她开锣唱戏。每逢她的千秋寿日,更是一连数日唤最有造诣的伶人,排出最硬整的文武好戏为她祝寿。同治初年,京剧红伶杨月楼因遭诬陷而在上海吃寃枉官司,恰逢慈禧太后要庆祝四十岁生日而大赦天下,杨月楼竟侥幸得到了特赦。
慈禧太后不但看京戏成癖,还想自己做编剧。光绪二十四年至二十六年(1898-1900),她决定把宫内写“杨家将”的连台本戏《昭代箫韶》改编成京剧演出,并自己担任主编剧。尽管改编照搬了原剧本的结构,但是原剧以昆弋腔演出,其唱词格式为长短句式,必须要改成京剧规格的七字句或十字句。太后自然不畏困难,径直将唱词写了出来,可她的文化水平有限,又不太懂得京剧唱词的辙口和四声,写好了词却不能创造出相应的唱腔,于是,慈禧就让在宫内任民籍教习的青衣名伶陈德霖来设计唱腔。据陈氏后裔透露,慈禧太后写的唱词并不合规制,想要创造出悦耳的唱腔,就只能“倒字”,也就是不按标准来发四声。陈老夫子既对“倒字”有所顾虑,又不敢跟太后提出改词的建议,左右为难之际,只得去请教同在宫内当差的名伶谭鑫培。老谭眼珠一转,说道:“您就别管‘倒字’不‘倒字’啦!腔好听是第一!”一语惊醒梦中人,陈德霖便不管字的声调,只按好听的腔调来设计,后来慈禧对这新腔非常满意,大赏陈德霖,还逢人便夸自己唱词写得好。
慈禧太后继承了丈夫的遗志,在宫内又先后培育出二个顶级票友--同治帝与光绪帝。同治皇帝载淳自幼不喜读书,只喜听戏,据丁汝芹《清代内廷演戏史话》记载,载淳十来岁的时候便学唱戏玩,后来长大了便当京剧票友,特别爱“票”武生戏,据说能扎上“大靠”扮《黄鹤楼》里的赵云。有一回,同治帝跟会唱戏的小太监组成的“本家班”一同演出,由太监伶人中的佼佼佼者印刘(即刘得印)扮演刘备。同治帝扮着“赵云”上场,一见刘备便念道:“参见主公!”并行了个礼。这一行礼可不得了,吓得“刘备”爬伏在地,连连叩头赔罪道:“奴才不敢!奴才万死!奴才万死犹轻!”这一下同治帝可恼了:“这是唱戏!你要这么搅戏!这戏还怎么唱?”此外,据说同治帝还能唱短打武生戏《白水滩》,扮武生十一郎。载淳唱戏的故事自然不见于正史,只在一些清宫琐话的书有所记载,聊作一听。
皇上给太监行礼,慈禧客串编剧,老北京票友圈这些梗儿没几人知道[墙根网]
京剧武场乐器 板鼓
再说光绪帝载湉,他倒是不爱粉墨登场,却尤其喜爱京剧乐队,尤其是武场中的板鼓。戏剧史家王芷章在其《清代伶宫传》名鼓师沈立成(沈大)条目下记载:“光绪亲政后,万几之睱,最嗜击鼓,即召立成入内,亲从受业,十余年如一日,尔时帝居瀛台之日多……不时唤诸乐工往……皆使彼等,先候于殿内,铺以红氈,半坐跪其上,帝至,即可开始击打。”据此记载,可知光绪帝不仅亲自打鼓,还有名师授艺,勤奋练习十余年不间断,所以颇有造诣。另外,《清代伶官传》又在大锣名家杨乃庆条目下记道:“帝于政事馀闲,则辄手自击鼓,以为戏乐!惟击鼓,必须用大小锣为助,方成节奏。长庆击按轻松,声响而逸,帝之打鼓,借此益彰其美!”由此可见,光绪帝载湉真是由衷喜爱“敲锣打鼓”了。
皇上给太监行礼,慈禧客串编剧,老北京票友圈这些梗儿没几人知道[墙根网]
袁克文、程继先 《奇双会》剧照
同仁堂的“玩票”传统   大查柜唱腔绝似程长庚
清代帝王好京戏,官员自也不例外。清代官员中的首席“票友”当推兵部主事孙春山,人称“孙十爷”,那真是嗜戏如命,而且善于编创旦角的新腔。据说,四喜班的班主梅巧伶常常在散戏后向孙十爷请教。而稍后又有一福建籍票友林季鸿,也极擅于创造旦角新腔。梅兰芳大师在其《舞台生活四十年》中,便提到他演唱的《玉堂春》,是其伯父名琴师梅雨田吸收了票友林季鸿创造的西皮板式的新腔,才一炮而红的,其声势超过当年三庆班名伶胡喜禄演唱的这出名剧。
大栅栏同仁堂乐家老铺的查柜周子衡也是一位响当当的名票友,学京剧鼻祖程长庚惟妙惟肖,连程大老板本人都心悦诚服。有一次三庆班举行堂会,当时十几岁的陈德霖明明听到程长庚在台上唱戏,胆子大了,一个人在后台连说带比划,突然后脖梗上挨了轻轻一巴掌,回头一看竟是程老板,可把陈德霖吓傻了。程老板只轻轻说了句:“找个地方好好听戏去”,说完就走了,并不曾责罚德霖。原來,当时台上唱戏就是大查柜周子衡,其唱腔足以乱真,足见这个票友有多厉害。学程长庚的名伶汪桂芬、王凤卿都曾虚心地向这位名票请教,余胜荪更拜其为老师。说起来,同仁堂老乐家都是京剧迷,后辈之中名票辈出,如乐元可、乐松生等,都是技艺不凡。
皇上给太监行礼,慈禧客串编剧,老北京票友圈这些梗儿没几人知道[墙根网]
袁克文
风流“四公子”   技艺逼平名伶 一人可饰五角
袁世凯的二公子袁克文,又名袁寒云,诗书画皆是极品,尤其爱好京剧与昆曲。他在昆剧中演丑行别有风范,竟能于丑中见雅,而昆曲小生更好。袁克文与程长庚的孙子程继先交好,两个人曾一起唱《奇双会》,袁二公子屈尊扮配角巡按李保童,程继先扮演县令赵宠。袁寒云虽然饰演配角,但他扮演的保童雍荣大气,颇符合这一人物的身份。两个人珠联璧合,留下一幅珍贵的戏装合影。再说说“红豆馆主”溥侗,素有“票界大王”美誉,自幼在王府受过许多名伶指教,本人又肯下功夫学,所以京剧的各个行当都能来,且都是上品。溥侗演《群英会》,里边的周瑜、蒋干、鲁肃、诸葛亮、黄盖五个主角,他都能扮,上台就唱,而且都十分地道。天赋高、名师多,溥侗引来许多内行的名艺术家向他问艺求教。
皇上给太监行礼,慈禧客串编剧,老北京票友圈这些梗儿没几人知道[墙根网]
张伯驹
最后再说说张伯驹。这位公子哥爱收藏极品书画胜过爱自已生命,也十分喜好京剧,最爱余派老生艺术,终生追求未曾停歇。他与余叔岩半师半友,交谊深厚,学了不少余派的真技艺。1937年正月,正逢张伯驹四十岁生日,老家河南又不幸发大水,张伯驹的好友为给他祝寿兼赈济家乡灾民,便在北京隆福寺东口路北的福全馆大饭庄演唱《失空斩》,主角诸葛亮自然由寿星张伯驹扮演,其他的配角可了不得:余叔岩扮演王平,这个角色余当年只陪他师父谭鑫培唱过一次,唱做念打诸般技艺皆是他老师亲自实授给他的;此外,杨小楼反串马谡,王凤卿扮赵云,程继先演马岱,余下角色也都是名艺术家扮演,这不仅在票房中是难得一遇的豪华阵容,在任何戏院的正常营业演出都不曾有过。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笔者在吉林省京剧院供职时,曾亲聆过张伯驹先生彩唱全本《打渔杀家》,无论唱腔,念白及身段,真都是地道的余派!
 
推荐阅读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